一只蹦跶的二狮

【双花-剑三Paro】 一千零一夜话白鹭

>>  剑网三paro:气花-紫霞孙X花间乐

>>  你的豆拿去@青棠欢,炒的不好不要在意,不甜不要钱

“For you, a thousand times over.”

——摘自《TheKite Run…对不起我只想装个比》

1. 

看张佳乐直播的人都知道他有一个气纯小号,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号和几年前服里很出名的一位道长“落花狼藉”有着一样的捏脸和外观——

 

什么?你以为是纯阳标配老白发、老校服、背部挂件“夜话白鹭”和死了一百个情缘的眼神?

 

不,不存在的。

 

毕竟孙某人励志做华山上映着朝霞的落雪,长安城引领时尚的先锋,扭着羊屁股也要骚得清醒脱俗。

 

角色选择页面上那个叫“浅花迷人”的成男捏了一张轮廓俊美的刀疤大叔脸,嘴里骚包地叼着一朵玫瑰,头顶荷叶原谅帽,一身阿三腿毛装,还背着紫色幺蛾子翅膀。张佳乐每次拉近镜头的时候直播间里都会刷过满屏的“护眼弹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乐乐又开始直播刷夜话白鹭啦”。

 

当然,毫无悬念地,十几分钟之后,“浅花迷人”又在满屏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里两手空空地下线了。

 

“感谢‘青棠……’,呃,”这个ID有些长,张佳乐顿了顿,看着直播间又重新念了一遍,“感谢‘青棠太太今天更新了吗’小天使送的皮皮虾。今天的直播就到这里啦,大家晚安,早点休息。”

 

然后张佳乐就在满屏的“下个CD见”里关掉了直播,电脑上的时钟整点归零,恰逢BGM里的女声清扬婉转地唱过一句:

 

[……时光走得太快岁月倥偬

我们也都走上各自人生

可是在心里还有那么一个名字

藏得最深,谁要都不肯……]

 

平淡的曲调在张佳乐心底扫了个小圈儿,扬起一阵突如其来、毫无防备的温柔。它夹杂着星星点点莫名的酸楚,最终化成了张佳乐嘴角一道无声的弧度。

 

孙哲平出国A了已经快三年了,而自己刷夜话白鹭也快三年了。当失望变成了一种习惯,当脸黑变成了直播的卖点、圈粉的标签,张佳乐觉得自己倒是在一个又一个被黑掉的CD中找到了一点仪式感。

 

一种,纪念“求而不得”的仪式感。

比如他刷不出的挂件。

比如他摸不到的奇遇。

比如他掉线错失的大师赛。

比如他永远A在了论剑峰的道长。

 

2. 

在成为熊猫主播之前,张佳乐还不是那个霸图战队轻功骚到飞起的花哥,而是一个ID为[百花缭乱@长安城]的妖花萝。那时候还没有大师赛,张佳乐也还没有沉迷JJC,日常爱好是穿着御化奶装从野外红名堆里搔首弄姿地跑过,一直坚挺地跑到浩气复活点。

 

那天张佳乐又引了一屁股的恶人跑过马嵬驿,一不小心轻功晚了被醉月,而唯一的解控还在CD,张佳乐心道不好要翻车。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发来了组队申请,张佳乐也来不及看,随手点了接受,然后一个山河就稳稳当当地落在了他的脚下。

 

站在无敌里他惊喜地看到队友起手就五韬八了对面的奶妈,一波带走。局势顿时逆转,浩气气纯带奶轻松搞定对方四个没有治疗的DPS。

 

清走了恶人红名,半夏花萝和幺蛾子腿毛道长一起在刚才下过山河的地方打起了坐。道长头上飘来一行白字:“嘿,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打个排名?”

 

张佳乐打量了一眼眼前画风清奇的纯阳,忍不住回了一句:“丑拒。你都没有夜话白鹭。”但身体还是非常诚实地右键加了好友。

 

两人打22过了你山河来我聂云,你八卦时我厥阴的磨合期,战绩渐渐好看了起来。起初张佳乐还切着离经,但很快两人就疯狂迷恋上了“只要我不暴毙我就让你暴毙”的感觉,菜刀队打的风生水起,“繁花血景”直接拿下了那个赛季22第二的雕像。

 

3.

后来,孙哲平出国了。

 

JJC排10场能掉个5场,张佳乐1V2能力见长,而孙哲平却越打越暴躁。平时两人不打JJC的时候喜欢跑论剑峰顶去插旗,而在孙哲平顶着300延迟喝了第一百零一杯茶之后,道长垂下了手里的剑,再没有什么动作。

 

花萝蹦蹦跳跳地上前给人刷了一朵春泥,对方仍然没有什么反应。

 

半天,三声私聊提示音接着响起:

[落花狼藉]密聊你说:操,太JB卡了。

[落花狼藉]密聊你说:不玩了。

[落花狼藉]密聊你说:晚安,小花萝。

 

张佳乐算是清楚孙哲平脾气的,他知道那不是整天把A挂嘴边的人,而这种人一旦真的开了口,大概下线以后就再也不会看到他们ID亮起来了。

 

所以,第一次,他忘了反驳自己不是小花萝,第一次爆着手速如同黄少天附体噼里啪啦打了一堆话。什么卡也可以玩啊,什么游戏又不是只有排名我们可以PVX,PVBB,PV宠物啊……但是回复他的只有一行小小的黄字:对方不在线。

 

张佳乐修长的手指瞬间僵硬在了键盘之上,他感受到了一种忽如其来的恐慌,就好像论剑峰顶夹杂着细雪的寒风,从屏幕里狠狠地砸到了他的身上。

 

而那句随意的晚安,也成了孙哲平在A掉之前和张佳乐说的最后一句话。

 

4.

当然,那都是很久以前了。

 

再后来,体服开了竞技场自由组队模式,各家大佬纷纷直播花样上段,张佳乐一边大号装死,一边去体服弄了个气纯号散排JJC玩,ID“一叶不之羞”。反正此时此刻,也不知道哪个大佬正顶着“熊猫百花缭乱”的ID在表演十八手奶花的暴毙一百零八式。

 

气纯是一个散排比较心酸的职业,遇到外功不好配合,遇到内功没有交流也很容易控制技能交重。张佳乐从起初的新鲜感十足到宝宝心好累再到我有一句MMP我一定要讲只花了短短一个小时。哪怕偶尔散排到气纯花间这个他最顺手的配置,经常看着队友无脑后跳不交乱洒就没了,更有甚者南风都按不出来。

 

“最后一把了,再散排我就剁手。” 张佳乐一边对天发誓一边又点击33“个人排队”。

 

很好,叽霸鸽对上气花秀,但是花间同志的暴毙流配装以及奶秀的一身御化让张佳乐开始觉得事情要糟。不过花萝穿着一身半夏还背着绿色的大葫芦,很有张佳乐当年风范,于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却发现小花萝不瞅对面一直在看着他。 

 

奶秀小姐姐之前奶内功队可能奶出了一点心理阴影,不停地在战场频道让大家规避伤害,不要顶她减伤云云。不过她的话还没说完,小花萝就一骑绝尘地冲了出去,活像一只开了御奔突的哈士奇,顿时甩开懵逼的奶妈四五十尺。

 

花萝上去一个跳马扶摇,空中绿光一闪,张佳乐连忙聂云跟上,生太极都没来得及下只为了及时帮队友补一个二手五韬八。

 

这种简单粗暴的打法,张佳乐已经很久没有遇到了。

 

花间落在了山河里,乱洒已经爆完了,等奶秀扣着脚冲上来的时候,敌方奶歌已然暴毙。张佳乐只觉得浑身燃烧起一种久违的激动,千思万绪在脑海里凝成一句,这才是气花。


传送出去的时候,插件提醒张佳乐之前散排的队友焦点就在他的身边。 


体服老长安JJC门口,幺蛾子道长挤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走到那个一身半夏的小花萝面前,而花萝的目标恰好也是他,张佳乐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幺蛾子道长往头顶打出一行白字:“嘿,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打个排名?”

 

很快,他得到了一句近聊回复:“丑拒。你都没有夜话白鹭。”

 

不一会儿,花萝又补了一句:“不要以为我不看直播,你个黑人都刷了快两百个CD了。”

 

满世界都是在喊组排JJC的,表白之前散排大佬的,怒喷暴毙队友的……而张佳乐看着眼前ID为“再睡一夏”的花间,觉得整个世界好像都安静了。

 

那天晚上,张佳乐在微博上发了一条仅好友可见的截图。图上一个丑到人神共愤的幺蛾子道长,和一个绿葫芦半夏花萝,一起站在老长安皇城的屋顶,在夕阳的余晖下放了一个万家灯火,而配字则是短短一句话——“谁说我摸不出奇遇?[Doge]”

 

【END】

也不知道为什么三次元心情丧到炸,我竟然就乖乖滚去填坑了……

再来几封拒信我填完坑指日可待

 


 
评论(2)
热度(18)
文盲写手|渣渣翻译|安静地做一只Fassy的迷妹
© 一只蹦跶的二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