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蹦跶的二狮

【喻黄/基三】无所遁形 3

前文:无所遁形 0, 12

-------------------------------------

“所以你噼里啪啦地和我说了半天就是觉得索克萨尔也是我们学校的?”徐景熙长叹一口气,鄙视地看了黄少天一眼,“这多正常啊,你随便冲进一个宿舍都能看到在渣基三的。至于这么激动么!”

 

而此时的黄少天却和打了鸡血一样地在学校课程数据库里搜起了生化课,并成功找到了那个由某老教授带的班。他点开同学列表,两百个人的大课看得他眼花缭乱,但是班上不外乎就是化学,生科和临床三个专业。

 

徐景熙一脸无语,“废这么大劲累不累啊,直接去问人家是不是G大的不就成了?”

 

黄少天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那样才没劲呢要是我知道他是G大的,但是他不知道我也在G大这种敌在明我在暗的感觉特别特别爽你懂不懂啊?就好像明教潜行背刺的那种感觉!”

 

“卧槽多大仇啊咋就变敌人了?”

 

“我只是形容一下那种感觉!感觉你懂吗?”

 

“不懂。”徐景熙站了起来,“不陪你发神经了,走啦,回头帮你问问我生科的朋友。”

 

那天晚上,打完攻防的黄少天M了刚出本的索克萨尔。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喂,我说你是南方人吧?

[索克萨尔]悄悄地对你说:我口音这么明显吗?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不不不不不,你普通话说得可标准了。就是北方人都像大眼儿那样儿儿儿儿儿儿的听着就觉得特别烦儿!!

[索克萨尔]悄悄地对你说:^^北方人也不说烦儿的吧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艾玛管它说不说反正你就是听上去不一样啊所以你其实就是南方人吧南方人吧很南很南很南的南方人吧?

[索克萨尔]悄悄地对你说:大概……没有很南吧?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你识唔识广白话?

[索克萨尔]悄悄地对你说:我识嘎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那你是什么专业的!!! #欣喜

[索克萨尔]悄悄地对你说:^^你这是在查户口?

 

黄少天还没有回答,一条黄色的公告刷过世界,而自己帮会的图标上也勾出了一圈红色:

 

驿马快报:【微草】帮会已向【蓝雨】帮会发起为期1小时的宣战,双方帮会成员在争夺区决一雌雄,究竟谁更技高一筹,我们拭目以待。

 

[世界][夜雨声烦]:窝诶艹艹艹艹艹你们怎么又开帮战了??眼儿我们不是已经有了共同的敌人兴欣了嘛说好的要做彼此的天使呢o_O?说好的齐心协力打死君莫笑呢o_O?这是闹哪样啊我可是很忙的没空陪你玩啊·_O?!

[世界][王不留行]:其实一开始说要开帮战的时候……

[世界][车前子]:我是拒绝的。

[世界][防风]:但是……

[世界][木恩]:就是……

[世界][使君子]:那个……

[世界][飞刀剑]:蓝雨狗快来战乱长安受死吧,敢T人不敢接帮战?怂不怂?

[世界][流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你就是那个被T的藏剑!

[世界][复制党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你就是那个被T的藏剑!

[世界][复制党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你就是那个被T的藏剑!

……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这尼玛是什么情况啊!

[索克萨尔]悄悄地对你说:#吓要不要山河?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要要要要要!

[索克萨尔]悄悄地对你说:^^ 好可惜。其实我要下了。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卧槽卧槽你其实是换号帮微草打帮战去了吧!

[索克萨尔]悄悄地对你说:#欣喜没那么无聊。晚安。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喂等等所以你到底是学什么专业的啊!!

对方不在线。

 

于是黄少天糊里糊涂地去打了帮战,糊里糊涂地转了几个风车。打帮战的时候,他终于在YY听明白发生了什么。

 

原来周六晚上攻防的时候,蓝溪阁按照惯例开了几个风车团。流云上线的时候已经晚了,却嚷嚷着一定要进一团。那个时候一团20只黄鸡5个大奶已经小药buff满上开打了,团长蓝桥春雪有些为难。

 

就在这个时候,两个奶妈在团队里起了争执。那时微草的二少飞刀剑残血,秀秀糊了他一脸风袖,可还没看到风袖buff呢就被一个60%减伤的春泥给覆盖了。五层春泥坚挺不到1秒,然后藏剑扑街。飞刀剑挺不开心地在团队里吐槽了一句奶妈都看着点啊,秀秀就不高兴了,跳出来喷起了花花,毕竟当时团队里只有一个离经。

 

可是奶花却一口咬定那不是自己给的春泥,然后两个奶妈就在频道里吵了起来,从奶妈的意识喷到了三奶谁是亲女儿,于是团队里唰唰唰地又死了一半人。就在这个时候,蓝桥春雪十分机智地踢了那个藏剑来安抚两位奶妈大人,再顺理成章地加了流云进团。然后就是微草来势汹汹的叫板了。

 

在帮战结束之后,黄少天徒弟流云和飞刀剑又卯上了,两只金光闪闪的黄鸡从复活点一路打到茶馆,再从茶馆打回复活点。微草蓝雨的奶妈们一个又一个技能往他两身上扔,最后谁也没能打死谁。于是两个小家伙不开心了,一起神行去了主城擂台。

 

黄少天和王不留行各自感叹着年轻就是精力充沛,也回头干自己的事去了。

 

[灵魂语者]悄悄地对你说: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嘛?

你悄悄地对[灵魂语者]说:他很有可能就是G市的!!

[灵魂语者]悄悄地对你说:#鄙视你加油。

你悄悄地对[灵魂语者]说:但是他好像不肯多说哈哈看我建个小号当他徒弟套话去我简直太机智了你酷爱夸我夸我夸我!

[灵魂语者]悄悄地对你说:#鄙视一个游戏都被你玩成什么样了!

 

于是乎那天晚上,一个叫流木的纯阳萝莉诞生了。她穿着蓝白色的小短裙,还有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黄少天双开刷本一口气把她拉扯到了27级,等着第二天拜师索克萨尔。

 

第二天晚上,夜雨声烦在定位索克萨尔以后,就双开着流木找人拉去战乱长安,蹦蹦跳跳地“偶遇”未来的师父去了。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欣喜道长!

[索克萨尔]悄悄地对你说:?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欣喜我昨日夜观天象,觉得道长五行缺我……哦不!五行缺徒弟!

[索克萨尔]悄悄地对你说:^^你是?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欣喜这里路过的小白咩萝,好想要一个湿乎乎!道长你好帅啊~\(≧▽≦)/~

 

看到索克萨尔的目标切到了自己身上,黄少天心里开始打起了小鼓。为了装成一个地道的小白,他特意去查看了攻略贴【如何辨别真假小白徒弟】。所以,流木这只咩萝切着紫霞心法,却穿着天策上衣和奶秀胖次,奇穴干干净净一个没点。为了避免被怀疑,他的夜雨声烦也没下线,现在正在扬州门口挂机。

 

索克萨尔也没多说话,就直接点了流木收徒。

 

天衣无缝自己简直太机智了!黄少天心里得意得飞起。

 

然后索克萨尔顺手交易了他5000金一组双倍四组纳元丹,黄少天心情复杂地看着交易窗口,最后还是点了拒绝。心情复杂是因为当年他带徒弟的时候,流云90级了他才象征性地带他刷了刷70级的天子峰。至于拒绝嘛……小白当然会觉得这种东西很贵重啦!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欣喜射射湿乎乎,但是这些东西好贵的!

[索克萨尔]悄悄地对你说:啊,不贵。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就是觉得不好意思啦>3<

[索克萨尔]悄悄地对你说:^^好吧,那我没什么能给你的啦。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湿乎乎可以陪我聊天啊!

[索克萨尔]悄悄地对你说:好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湿乎乎你是什么专业的呀?

 

然后索克萨尔长时间的没有回复,黄少天有点紧张。他是刚好切出去了嘛?

 

流木蹦蹦跳跳地绕着索克萨尔转了几圈,然后在他身上插了一个气场,可是索克萨尔还是没有反应。黄少天心想要糟,切回大号一看,果然看到一条密聊。

 

[索克萨尔]悄悄地对你说:真是服了你了。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我去我去我去我去我去我去我去啊啊啊啊

[索克萨尔]悄悄地对你说:^^怎么不叫湿乎乎了?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你你你你你是怎么发现的?你仔细看了么?我装备混搭没点奇穴你看到没有啊那是多么纯正的一朵小白咩萝啊!这还能被发现简直不科学你开挂了吧!!

[索克萨尔]悄悄地对你说:哪有20多级小白跑战乱长安找师父的……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你说的听上去好像很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索克萨尔]悄悄地对你说:我是学临床的,满意了吗,黄少天同学?

 

黄少天忽然觉得头皮发麻,胸中一万只草泥马呼啸而过。

 

 

-TBC-

Reference:

“那个被哈哈哈了一年的黄鸡”梗来自剑网三贴吧。

因为那个被哈哈的黄鸡的头像是某个植物大战僵尸里的某植物,不知道为什么就联想到了飞刀剑。

为什么每次写文都会混进去一点奇怪的东西呢


 
评论(21)
热度(36)
文盲写手|渣渣翻译|安静地做一只Fassy的迷妹
© 一只蹦跶的二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