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蹦跶的二狮

【刘卢刘】嘿,刘小别前辈!

之卢瀚文的微草大冒险。

刘卢刘无差,偶尔喻黄出没。蓝雨大法好,合力艹微草。

-------------------------------------------------------------

1.

第九赛季全明星,蓝雨在B市的第二天。

 

黄少天被喻文州摇醒的时候发现自己旅馆房间的门开着,而床边围着战队的一群人。不明所以的他活动了一下脖子,睡眼朦胧有气无力地开口:“你们这是干……嘛……啊……能不能不要和送终一样围着我谢谢本剑圣还很年轻这样不吉利……”

 

“少天,”喻文州果断地让他闭了嘴,“你知道瀚文去哪了嘛?”

 

“啊?”黄少天觉得自己头上冒着的文字泡里面一定全是问号,“我咋知道?”

 

卢瀚文的室友李远愤愤不平地看着黄少天:“他和我说你要带他去B市动物园看羊驼,所以一大早我就放他走了。”

 

然后黄少天一下子清醒了:“卧槽卧槽卧槽?啥?我什么时候答应他去看羊驼了冤枉啊本剑圣看上去有这么无聊吗——等等,B市动物园有羊驼?”剑圣同学忽然两眼放光地坐了起来。

 

徐景熙温柔地指出:“黄少,重点错了。”

 

“他和我说的是要去看在北京的表哥,”喻文州给卢瀚文打去了第五个电话,“但不接手机。”

 

“卧槽哈哈哈队长你也有被骗到的时候啊哈哈我小瞧那个小鬼了,”黄少天乐了,每次他骗队长都会被一眼拆穿,早就已经放弃挣扎了。

 

“你的重点又错了好吗!”徐景熙拿起一个枕头糊了黄少天一脸。

 

“多大点事啊!B市现在治安多好,还能被拐了不成?”黄少天顺势抱住枕头,一脸不以为然,“叛逆期的小孩子嘛,偷偷摸摸的快乐你们不懂。”他伸了一个懒腰,拿过喻文州的手机放到一边,又打了一个哈欠道:“队长你就别操心啦,瀚文懂分寸,下午就回来了你等着吧。”

 

喻文州看黄少天的目光多了几分意味深长。

 

“想当年我也不老是一个人偷偷溜出去,你还半夜出来找过我哈哈队长你还记得嘛?”黄少天掀开被子起身,拍了拍喻文州的肩,和大家摆了摆手,“散了散了,没事的。”

 

想到那时候的黄少天,喻文州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但是他默不作声地甩开了黄少天的爪子,在队员们依然迷茫的目光里微笑着附和了一声:“那就散了吧。”

 

等大家都走了以后喻文州立马收敛了笑容,眼色凝重地转向黄少天,某剑客忽然觉得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已经变成了索克萨尔,还是正在吟唱死亡之门的索克萨尔。

 

“呵呵呵呵队长我记得你说过那家什么招待所的新疆菜特别好吃要不中午咱去那里……?”黄少天觉得自己还有机会打断一下。

 

“你怎么可以放卢瀚文一个人出去?万一出事怎么办?”喻文州皱了皱眉头。卢瀚文正式加入战队那天,他父母和队长的千叮万嘱由在耳边。喻文州走前还特意问过,卢瀚文在北京真的有一个远方表哥,所以起初他并未生疑。

 

黄少天马上缴械投降,用力眨了眨眼睛以表无辜:“队长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喻文州拿起手机在黄少天脸前摇了摇,“中午之前不回电话,你自己看着办。”

 

后来电话确实有人回了,当然,那是后话了。只是打电话的不是卢瀚文,而是王杰希。微草队长几近咬牙切齿地在电话那边努力平静地说:“喻队,请麻烦来微草俱乐部一趟把你们的小朋友领走。”

 

2.

卢瀚文没有接到队长的电话纯属一个意外,因为他的手机那时候真的不在他身边。喻文州打来电话的时候,卢瀚文的手机在他的包里,而他的包碰巧……离他有那么一点远。因为他的包已经被他扔微草俱乐部铁围栏的另一边去了。

 

这可是让卢瀚文理直气壮爬墙的借口。他在心里默念了一遍昨天黄少天教他的那句话:“忽然天地色变一阵狂风吹过我的包脱离我的控制飞了起来并且穿过了微草的围栏掉到了另外一边没办法我只能翻墙进去捡我的包了这种命中注定的事情你说我怎么能拒绝呢?”

 

“说的时候一定要一本正经。”黄少天特意叮嘱了一下蓝雨小剑客。

 

把那句话念熟了以后,卢瀚文看准街上人少的时候麻利地翻了过去。和很多剑客的玩法一样,他翻墙的技术也是黄少天手把手教的,水平杠杠的。其实不是他不想走正门,只是他刚走进传达室就被看门的老头认出是昨天新秀挑战赛对他们微草刘小别叫板的小鬼,二话不说拿出一张塑封好的告示贴在了传达室的玻璃窗上:蓝雨和狗不准入内。然后是他们蓝雨的队徽,上面被打了一个红色的大叉叉

 

所以悲伤的卢瀚文只能实施计划二——翻墙了。

 

全明星在周末所以没有固定训练,但是大部分战队成员都住在俱乐部里,就和大学似的。卢瀚文找到刘小别的时候他正在和训练营的同学打指导赛玩。一声热情的“刘小别前辈”吓得电脑屏幕前的某人耳机都掉了。

 

“卧槽!你来干嘛!”刘小别把键盘往桌子里面一推,猛地拉开椅子站了起来。嗯,比小鬼高一个头,很有安全感。

 

“我来找前辈玩啊!”卢瀚文咧嘴一笑,“昨天没打过瘾,刚好白天没事就来微草看看!”

 

敢情微草也变成你们的旅游景点了啊,还是免费的啊?!刘小别觉得自己好像找到了今早起来眼皮直跳……的原因了。“你们全队都来了?”

 

“没,就我一个!”卢瀚文扬了扬下巴一脸自豪,“给我张卡呗,我们再来一场!”

 

“……我更好奇你是怎么进来的。”

 

“嘿嘿,黄少教我的特殊技巧,不告诉你。”卢瀚文得意地扫了扫四周,已经开始自行搜索账号卡了。训练室里的其他人都偷偷地往这里瞥,卢瀚文他们自然都是认识的……可是……可是……这里是微草训练室啊!

 

“英杰——”于是刘小别求助地看向了自己的好朋友,决定把这个烫手的山芋扔给他们微草的未来。王杰希不在的时候,大家其实都挺听高英杰的。而此时高英杰张了张嘴,又把“小卢这样不大好还是请回去吧”吞了回去。说到底,高英杰还是不忍心让那个笑得热情洋溢的少年失望。

 

“反正小卢大家都认识。场上对手场下队友,既然是找别哥你,总该尽点地主之谊吧。”最后高英杰微微一笑,如是说。

 

——靠,友情呢?队友爱呢?说好的微草未来呢?又把这个蓝雨的山芋丢回来了啊!!

 

刘小别嘴角抽了一抽,随后打着哈哈一把抓住卢瀚文的后领,大步流星地走出了训练室:“我说卢瀚文,切磋呢,什么时候都可以。你大老远地来微草,我先带你参观一下啊……”

 

“哦!”虽然之前确实也没参观过微草,但对卢瀚文来说,微草还真没啥好看的。蓝雨作为一支豪门俱乐部里自然各种设施齐全,微草有的他们都有,更何况蓝雨的食堂水平据说还是联盟最高的。刘小别心不甘情不愿没精打采地做着介绍,而卢瀚文跟在他身后心不在焉地看着听着。

 

“这里是技术部,”刘小别往身边一指,迈着脚步继续向前走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但是他走远了才发现卢瀚文并没有跟上来。

 

“我靠你在干什么!”刘小别回头一看只见卢瀚文偷偷地把窗户移开了一条缝,伸手就要去挑里面垂下的窗帘。刘小别三步并作两步跑回去拉住了他的手:“还有没有职业素养?!技术部是不给参观的!”

 

“哎就看一眼嘛,就一眼!”卢瀚文不死心地继续想挑开那层窗帘。刘小别冷笑一声,拽着卢瀚文就往别处走。卢瀚文拖住他的手拼了命地往反方向较劲,大喊:“小气鬼!一眼能看到什么啊!说不定里面的人偷偷摸摸地在看奇怪的动作片呢!”

 

“只有你们蓝雨的才爱看那种动作片吧我说!!”

 

“胡说!黄少说所有人都爱看就是没人会承认的!”

 

就在两个人在技术部窗前拉拉扯扯打打闹闹的时候,帘子“哗”得一下被拉开了。

 

“怎么回事?”一个高个子的男人移开窗户,严厉地扫了两人一眼,“刘小别?”

 

3.

“队……长好!”刘小别尴尬。

 

卢瀚文一抬头就撞上了一对大小不一的眼睛,狠狠得被吓了一跳。他咽了口唾沫果断跑到了刘小别身后,对那人做了一个鬼脸。

 

“……”王杰希沉默地看了卢瀚文半晌,卢瀚文忽然觉得自己有点虚。直到刘小别把他从自己身后拉出来,狠狠地使了一个眼色。

 

“队……队长好……”卢瀚文结结巴巴地重复了一句,然后被刘小别敲了一下脑袋:“靠,人不是你队长!你队长是个手残,那敢情多好认啊!”

 

“哼,你们还是手残的手下败将呢!”卢瀚文本是不爱喷垃圾话的,但是事关喻队颜面,他毫不畏惧地在微草队长面前狠狠瞪了刘小别一眼。

 

“哟呵,口气不小啊,第六赛季的时候‘荣耀’的‘耀’字小鬼你会写了嘛?”

 

卢瀚文龇牙咧嘴地正打算回击,被王杰希一句“都闭嘴”给堵上了。王杰希向他点了点头:“你剑客玩得很不错,来微草是找谁嘛?”

 

卢瀚文一个劲地点头,指了指身边的人,撇嘴说:“来找前辈玩。”然后王杰希严厉的目光又投向了刘小别。刘小别一个劲地摆头摆手,“队长,这事儿我真——不知道。我刚在非常敬业地在打指导赛,这这这家伙就从显示器后面冒出来了,真的不信你去问——”

 

“喻队知道么?”王杰希打断了刘小别,心里也是已然明白了大半。卢瀚文心虚地摇了摇头。

 

“难怪。我想喻文州也不至于都不和我说一声。”王杰希笑了笑,“那小别你稍微带你朋友参观一下,然后就出去玩儿吧。”言下之意是别让蓝雨的小鬼在俱乐部里呆久了。

 

喂——咋就成朋友了啊!不对啊,有啥好玩儿的啊!我一点都不想和这个小鬼出去玩儿啊!

 

刘小别的内心声泪俱下。

 

“诶?前辈!在改你的追魂诶!”眼尖的卢瀚文忽然瞥到技术部一台电脑上是装备编辑器的页面,上面赫然是飞刀剑的银武追魂!5%的机率对攻击命中目标产生一个连击伤害的武器效果!黄少天有段时间成天和人念叨这个特效,带领小伙伴们一起对微草技术部上下全都比了一遍中指。

 

“哗”得一声,窗帘被狠狠得拉上了。王杰希郁闷得从裤袋里摸出了手机,拨通了喻文州的电话。帘子的那边传来了王杰希非常不开心的声音:“喻队,请麻烦来微草俱乐部一趟把你们的小朋友领走。”

 

刘小别幸灾乐祸地捅了捅卢瀚文,一脸“嘿小鬼要完蛋了吧我看你还怎么蹦跶”的表情。卢瀚文认命地撇了撇嘴。这个时候王杰希打开帘子把手机递了出来:“喻队有话和你说。”

 

卢瀚文有点失望地接过电话,不过他的失望完全来自于他能看到的那台电脑页面已经切出了装备编辑器,偷看不了了。刘小别原本等着卢瀚文被狠狠教训一顿,但是隐约从电话那边传出的声音听起来并没有什么火气,似乎……还……挺开心?

 

“队长队长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我没事!以后我一定先和你说。”

“队长不用麻烦你过来啦,刘小别前辈说他会送我回去的!”卢瀚文对着手机说得好像和真的一样。刘小别刚想挣扎一声“老子啥时候答应要送你回去了”就被卢瀚文一掌捂住了嘴。

“我没有故意偷看啊不小心看到的!不小心啦!嘿嘿!”

“没干别的就是微草俱乐部很一般啊根本就没我们蓝雨气派。”卢瀚文在两道冷冰冰的目光中坦然说道。

“好的我会的嗯黄少说的没错呀王队眼睛一大一小的好吓人哦微草肯定没有强迫症……”

“嗯队长拜拜,一会见!”

 

然后卢瀚文就挂了电话,一脸阳光灿烂地将手机塞回了一脸阴沉的王杰希手里,非常礼貌地鞠了一躬:“对不起,给王队添麻烦了,我现在就回去!”王杰希挑了挑眉,大一点的眼睛变得更大了,心里盘算着是不是应该向老板提出给传达室的老头扣工资。

 

“刘小别前辈,我们走吧!”卢瀚文笑眯眯地拍了拍刘小别的肩膀。

 

——卧槽还真他妈的变成真的了啊。

刘小别长叹了一口气,和王杰希打了个招呼就抓着卢瀚文走了。王杰希心里已然在给卢瀚文的头上画了一个红圈,这怕是微草未来十年的一个劲敌啊。

 

刘小别套上了一件黑色的风衣就出去了,在暖气屋里都里三层外三层裹成了一个球的卢瀚文表示十分不解。在刘小别一脸“愚蠢的南方人”的表情下,卢瀚文跟着他大摇大摆地从微草正门走了出去。经过传达室的时候,他还不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里面那个老大爷比了一个中指。刘小别走得快没看到,出门就往右边拐了,卢瀚文急忙追上:“刘小别前辈,走错方向啦!我住的酒店在那边!”说着他向身后指了指。

 

“你不是来找我玩儿的么?”刘小别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我带你出去吃东西。”

 

“诶?”幸福来得太突然,卢瀚文一时没反应过来。

 

“哇!前辈你太好啦!”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刘小别就被一个跳起来的拥抱偷袭成功了。他手脚并用地推开了一身毛茸茸的卢瀚文,看了看表说:“去给你队长打电话,说三点前我给你送回来。”

 

“好的前辈!没问题前辈!”卢瀚文忙不迭地从包里摸出那个早就被他忘到九霄云外去了的手机,看着上面一长串未接来电和未读信息,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两个人转了两路地铁打算去南锣,卢瀚文蹦蹦跳跳得一会三段斩一会幻影无形剑,引得路人纷纷侧目。刘小别双手插在裤兜里,带着耳机目光放空使劲往相反的方向瞥,假装不认识身边这个有多动症的小家伙。

 

一路上卢瀚文拽着刘小别问东问西的,微草剑客觉得自己简直遇到了少年版的黄少天。

 

蓝雨真是……就连话唠……都找好了接班人啊。刘小别仰天长叹。

 

这个时候卢瀚文凑了过来,指着地铁轨道两旁迅速闪过的微草海报悄悄地在他耳边问:“为什么王不留行的眼睛没有一大一小啊?”

 

“都多大孩子了,长点儿心吧!”刘小别弹了弹卢瀚文的额头,谁知道小家伙这还来劲了。“十四!十四!十四岁!”他松开扶杆,双手比着一和四在刘小别眼前舞来舞去。就在这个时候地铁进战忽然减速,他就一头栽进了站他面前的刘小别怀里。

 

“艾玛小祖宗我求您别闹了,摔出个啥事儿还说我欺负你呢。”刘小别稳住卢瀚文,亲手把小朋友的爪子按在了扶杆上。“不欺负,不欺负!”卢瀚文呵呵傻笑,“刘小别前辈对我可好了。”

 

4.

或许是周某的缘故,步行街那里人流拥挤,摩肩接踵。卢瀚文虽然最近备受瞩目,到底在B市蓝雨的粉丝还是很少的,而刘小别在那个时候也没有很出名,所以两个人一路平安无事。刘小别就是有点担心别和卢瀚文走散了,还好小鬼橘黄色的毛帽子在人群里特显眼。

 

南锣鼓巷步行街五花八门的什么样的店都有,从堆满了各种各样熊猫玩偶的精品店到北京土特产,从“小X的店”这种文艺范到门前丢满了竹签的烧烤摊,卢瀚文左顾右盼,一时想不好要去哪里。然后不知不觉间,他在一个插满了冰糖葫芦,冰糖草莓,冰糖苹果和西红柿等等的摊位前停下了脚步。

 

“我要吃那个!”话音未落卢瀚文就从口袋里抽出一张十块交给了老板娘,“前辈你要吗?”

 

刘小别哼了一声,一脸不屑。

 

老板娘收了钱,笑眯眯地让卢瀚文自己选。卢瀚文一双大眼睛转啊转,最终目光停留在了架子的最高处。最上面有串冰糖葫芦,每一颗山楂都鲜红饱满,半透明的糖皮亮晶晶的。几滴在掉落之前就在空中凝固了的糖水,在山楂下面挂了下来。卢瀚文踮起脚尖——唔,够不到。卢瀚文换了个位置,踮起脚尖,却被刘小别按了下去。刘同学带着二十公分的优越感,轻轻一抬手,顺着卢瀚文的目光取下了最上边的那串冰糖葫芦递给了他。

 

一口咬下去,山楂的香味与酸甜同时在唇齿之间绽放。昨天还在抱怨B市冬天又冷又干的卢瀚文现在觉得打在脸上的风都变舒服了。冰糖皮被咬碎的时候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卢瀚文嚼着山楂一个劲地点头,含糊不清地和刘小别说:“好吃好吃好好吃!”

 

“前辈你也尝一点啊!”他举起冰糖葫芦贴上了刘小别的嘴。

 

刘小别很嫌弃地扭开了头:“不,我不爱吃这哄小孩儿的玩意儿!”

 

“吃一颗嘛!真的超级好吃!”卢瀚文拿着冰糖葫芦戳起了刘小别的脸,某人觉得凉冰冰又黏糊糊的糖皮贴在脸上好难受。最后刘小别还是在差点被竹签捅进鼻孔以后认输了,受刑一样地叼走了一颗山楂。

 

剩下的几颗山楂被卢瀚文啃得小心翼翼,每一颗都细嚼慢咽的,最后还恋恋不舍地舔了舔竹签。冰糖渣比较黏糊,舔完竹签以后的卢瀚文嘴边粘着各种糖渣。刘小别看了看他这没出息的样子只觉得好笑,从包里摸出一包纸巾:“小鬼,过来。”

 

“站正了啊不许动。”他拿纸巾擦了擦卢瀚文嘴角,脸上写满了嫌弃。卢瀚文笑嘻嘻地嘟哝了一句谢谢前辈,忽然有点不好意思了起来。不过很快那点不好意思就被不远处的鱿鱼串打死了,卢瀚文一口气又吃成了一个大花脸

 

一月的严寒必须阻挡不了吃货的脚步,走完整条街之后刘小别手里已然抓满了食物,老酸奶啊臭豆腐啊烤串啊章鱼小丸子等等。当然,都是帮卢瀚文拿的。

 

“喂,死小鬼你走快点儿啊,和你们队长说好三点前把你送回去的。”刘小别不耐烦地转身,却看到了身后的卢瀚文的脸大半都埋在了白色的棉花糖里,只剩下一双圆圆的眼睛,调皮地向他眨了一眨。

 

刘小别叹了一口气,一边嘴里骂骂咧咧,一边心想——这个惹人烦的小鬼,其实也还是蛮可爱的嘛。

 

-END- 

 

【卢瀚文的微草大冒险】这个故事结束了,【嘿,刘小别前辈!】可能不定期会有掉落。


告诉Po主,甜嘛!(你滚

 

我感觉自己每篇同人都在黑大眼。我其实是粉真的。

 


 
评论(11)
热度(199)
文盲写手|渣渣翻译|安静地做一只Fassy的迷妹
© 一只蹦跶的二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