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蹦跶的二狮

【喻黄】承诺

第五赛季中期,孙哲平因手伤不能参赛,繁花血景最终没能以最绚烂的姿态绽放在联盟总决赛的舞台上。百花战队败于那年锋芒毕露的微草,第二次拿了亚军。已经放暑假了的黄少天一边听着决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一边心不在焉地刷着微博。

 

孙哲平退役了,这个是很多人都早已料到的结果。

 

原本就开启丧心病狂模式的记者们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候放过看上去已然奄奄一息的百花。“请问孙哲平的离开对百花将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失去了繁花血景的百花又会有什么样的战术改变?”

 

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黄少天抬起头瞄了一眼电视。

 

“孙队的离开对百花来说确实是极大的损失,”面无表情的张佳乐收敛了发布会上一贯的活泼好动,一字一句,掷地有声,“但是百花会延续他的意志,拿下明年的冠军。至于战术改变,我们赛场上见。”

 

几乎是以强硬的态度说完这句话的张佳乐握紧了拳头,眼眶微红。

 

真的已经是队长的样子了呢——忽然想起两年前,那个拿手做出枪的样子,对着镜头笑得阳光灿烂的少年,黄少天就觉得心里堵得慌。忽然他脑子里冒出了一个很不好的念头——如果手受伤的是喻队怎么办?喻队不是整天都偷偷地和疯了一样地在练手速吗?且不说效果似乎没有但是会不会出问题啊?如果被迫离开的是喻文州,他黄少天又该怎么办?这个想法一下子让他觉得汗毛倒竖,脊椎发凉。

 

如果喻队走了,如果自己变成了蓝雨队长,如果再也没有剑和诅咒……

 

那夜雨声烦就再也不想说话了吧。

 

越想越烦躁,黄少天趴在电脑椅上用脚蹭着地面从休息厅一路蹭进了训练室,硬是磨到了喻文州身边。喻文州本来在写第五赛季的年度总结,见黄少天一脸垂头丧气的样子,便摘下了耳机,微笑着准备迎接即将出现的一大波文字泡。

 

破天荒的,黄少天什么也没说,上来就是抓起了喻文州的左手,看了看,放下,又抓起了他的右手,再轻轻地戳了戳。

 

“少天?”喻文州不解,只觉得黄少天此时的表情像极了在菜市场选猪蹄的母亲。

 

然后黄少天苦着脸抬起了头,“队长,你手最近还好吧?不会忽然没感觉吧?你没有偷偷地又加训练手速吧?听说操作过度可是会肌腱断裂的那个很麻烦的要开刀动手术的想想就觉得很疼啊其实我想问的就是你手还好吧还好吧还好吧?”

 

喻文州愣了一下,哑然失笑,这家伙肯定是被孙哲平退役这事吓到了,“少天,谢谢关心。我手很好。”

 

“哦……”黄少天趴在电脑桌上,不死心地继续盯着喻文州白净的手,思考着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不过话说,队长你手已经这么残了,要是受伤了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吧?不至于要退役的吧?”

 

“……”喻文州觉得这个问题过于专业不好回答,苦着脸吐槽一句,“你这是多希望我手受伤啊……”

 

“不不不不是的队长!”黄少天立马跳了起来,严肃地说,“我一点都不希望你的手受伤咱们还要一起打死叶秋横扫联盟拿下蓝雨第一个冠军呢虽然说张佳乐那个家伙也实在是倒霉了一点但是同情归同情冠军可不能让给他……诶提到张佳乐我就觉得难受……话说队长这几天我看微博刷繁花血景刷得眼睛都要瞎掉了那话咋说来着啊队长你等着我找出来给你看……”

 

黄少天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翻了翻,拿到喻文州面前,“为啥他俩就这么火啊不就是打得闪瞎眼吗都说秀死快古人诚不欺我,哎你看这这这,‘如果我是落花狼藉,你愿意做我的百花缭乱嘛?’艾玛这都什么鬼……话说回来……”黄少天忽然不怀好意地笑了,一秒钟切换模式,无比深情地看向喻文州,可怜巴巴地问道:“队长如果我是落花狼藉,你愿意做我的百花缭乱嘛?”

 

喻文州微微一笑,不快不慢不带感情地吐出了三个字:“不愿意。”

 

“啊——队长你好无情啊——”黄少天拖长了尾音一声哀嚎。

 

“我不希望你我,只是繁花血景那般昙花一现。”喻文州敛起了笑容,真诚地对上了黄少天的眼睛,随后摊开右掌,“剑锋所指——”

 

“诅咒如影随形!”黄少天重重地把左手拍了上去,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下个赛季——”

 

“蓝雨的冠军。”喻文州颔首,冷静而又温柔地许诺,两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那是我此一生所许下最真诚的承诺。”很多年以后在喻文州的退役新闻发布会上,蓝雨多年的队长一如既往地微笑着如是说。眼里全是温柔。


-END-

一个短梗-w-


 
评论(11)
热度(27)
文盲写手|渣渣翻译|安静地做一只Fassy的迷妹
© 一只蹦跶的二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