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蹦跶的二狮

【喻黄/基三】无所遁形 4

前文:无所遁形 0, 12, 3

-----------------------------------

黄少天有一种被人偷窥了的感觉。他感觉有人在看着自己。黄某人不自然地转了转头,宿舍里一哥们正躺在床上给女朋友打电话,另外两哥们凑一块正专心地看着球赛。他的目光回到了屏幕左下角的那个对话框,“黄少天同学”五个字在那一行紫色的密聊频道里格外刺眼,然而让他毛骨悚然的是画面,索克萨尔正看着自己。

 

他知道,索克萨尔看到的不是夜雨声烦,而是黄少天。那是从屏幕那头通过光纤传递来的目光。透过了那个金光闪闪的二少,透过了他身后所背的那把重剑,七分平和三分挑衅地,目光如电,直直地盯着电脑桌前的自己。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尼玛你是谁你是谁你是谁你是谁你是谁你是谁啊??????
[索克萨尔]悄悄地对你说:#吓我叫喻文州。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哥们我不认识你!!我一个姓鱼的都不认识!!

[索克萨尔]悄悄地对你说:我姓喻。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打错不行嘛????

[索克萨尔]悄悄地对你说:不行。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你怎么知道我是黄少天的?难道我已经这么出名了吗!!我只是想安安静静地做一只美丽的小黄鸡你也不放过?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真诚呢啊?!

[索克萨尔]悄悄地对你说:你在G大其实挺出名的^_^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原来我的美名已经跨院远扬了啊!!!

[索克萨尔]悄悄地对你说:#吓久仰法学院第一话唠大名啊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咳咳你知道我但我不知道你是一件很奇怪的事你不觉得吗?

[索克萨尔]悄悄地对你说:不觉得^_^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可是我们已经是绑定33队友了啊!既然大家都是G大的你又这么崇拜我我就勉为其难地给你一个面见名人的机会吧我们什么时候一起吃个饭?

[索克萨尔]悄悄地对你说:#吓这么爽快。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嗯。不用谢。要准备签名吗?

[索克萨尔]悄悄地对你说:^_^不用了吧。

[索克萨尔]悄悄地对你说:那明天中午十二点医学院科研C座3楼电梯口见?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离你那近不公平 #鄙视

[索克萨尔]悄悄地对你说:我那离小吃街近啊。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好!

 

在键盘上狂爆手速的黄少天,一边还不忘疯了一样地给徐景熙发短信。徐同学从感叹号的数量以及黄少的语无伦次感受到了他此刻内心的……不平静。最后他觉得拇指有点抽筋,干脆一个电话打了过去。可是黄少天接起电话的时候已经尘埃落定了。黄二叽十分沉痛地告诉徐奶爸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两已经约上了。

 

某人瞠目结舌:“约……约啥?”

 

“面基啊!!啊啊啊啊景熙你不觉得这种人很变态嘛一直知道我是谁还装陌生人蹦跶在我身边一看就知道图谋不轨啊啊啊!!”

 

“虽然说是有点奇怪但是你说他能图啥啊,”徐景熙咂咂嘴,“劫财还是劫色我看你都没有。而且最后一点,这还不是你自己往别人嘴里送的。”

 

“对了他说他叫喻文州,你认识吗?面基之前我要好好人肉他。”黄少天悻悻。

 

“哦,喻文州啊!”徐景熙忽然激动了起来,“奖学金获奖名单上我老是看到这个名字!还有还有我那个生科的同学和我说他是个手残来着,他们第一次抽静脉血,他硬是把一个一米八的北方糙汉扎哭了哈哈哈哈!”

 

“卧槽这么叼是嘛?他约了医学院科研楼什么的,我总有一种自己要变成小白鼠了的感觉……”然后他又絮絮叨叨地和徐景熙扯了半天,但是自己的思绪却渐渐明朗。

 

认识索克萨尔的契机就是那个莫名其妙“23333”的悬赏,所以黄少天觉得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不知道在挖矿还是在看风景还是对数鸡毛情有独钟的索克萨尔同学走过路过,挥一挥衣袖,带走一个人头。可是这是一个不爱看风景的气纯,在藏剑山庄,拿了他巨额的悬赏。碰巧还是一个认识他的气纯?说这是碰巧黄少天自己都不信。

 

第二种可能,从悬赏开始到后来的一起打副本,他们的这场相遇是早就被预谋好了的。黄少天细思恐极,感觉喻同学好像在下很大一盘旗。黄少天咽了一口唾沫,心想他倒想看看,如此费尽心机的一个人是为了什么。

 

在G大呆了三年,黄少天其实从来没有去过医学院那边。绕了老半天才找到了科研C座,走进大厅扑鼻而来的就是一股浓重的福尔马林味。

 

到三楼的时候他看了看手机,离约好的时间还有五分钟。黄少天正打算去溜一圈,抬头却看到指示牌上面写着一行大字“3F传染病诊治国家重点实验室”,然后再往下看,“通往人体博物馆”后面还有一个箭头。黄少天的眼角跳了跳,决定自己还是……站在原地等人来比较妥当。

 

五分钟在和徐景熙的吐槽中过得特别快,徐景熙用自己所剩不多的节操保证如果黄少被做成了标本他以后肯定每天去参观。忽然,手机上的时间跳到了12:00点整,黄少天觉得心中那匹美丽的草泥马又闹腾了起来。

 

走廊里传来了脚步声,从远到近,黄少天走到走廊口探出了一个脑袋,迎面撞上了一个又矮又胖的秃顶中年男子。他身穿西装打着领结,臂下夹着一个黑皮公文包,对黄少天局促不安又有点小激动的目光报以温柔一笑。于是黄同学瞬间石化,清了清嗓子假装对身边的垃圾桶上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就在他仔细研究着医学院的垃圾桶和法学院的有什么区别的时候,身后有人求证似得喊了一声他的名字。黄少天触了电一样僵硬地转过身。

 

来人比黄少天高了一点点,细碎的刘海微微过了眉毛,黑色的短发看起来十分精神。他穿着一身白大褂,胸前的口袋里斜斜得插着一支记号笔。那人三两下脱下了手上紫色的胶皮手套,往生化危害的垃圾桶里一丢,向黄少天伸出了手,微微一笑:“喻文州,索克萨尔。”

 

“你……你好!”他上前有些不安地和人握了握手,只觉得自己冰凉的手指礼节性地碰了一下对方暖和的掌心。

 

忽然喻文州脸上闪过了一瞬奇怪的表情,但下一秒又变成了安定人心的微笑。他轻声说道:“对不起,我刚忘洗手了。”于是黄少天的不安感又上升了一个等级。

 

于是两人一起去了一趟洗手间,喻文州还顺便把白大褂扔进了回收桶。他面带歉色地一笑:“不好意思有点匆忙。我刚跑上PCR,现在去吃饭嘛?”

 

嗯好啊。黄少天听见自己说。喻文州的声音听起来和YY里到是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差别,黄少天心想这也不是自己第一次和网友面基,怎么就感觉这么奇怪呢!

 

“吃吃吃,话说PCR是什么啊?”黄少天脸上堆满了对学术的好奇,虽然问完这个问题他就后悔了。

 

“PCR是PolymeraseChain Reaction的缩写,也叫聚合酶链式反应,用来放大DNA片段用的。”喻文州笑眯眯地给出了教科书式的回答。然后两个人的对话就陷入了长久且尴尬的沉默。

 

喻文州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黄少天似乎对PCR很感兴趣。所以脑子一抽一句话就蹦出了口:“你知道PCR为什么要跑25个循环么?”

 

“哈?”黄少天笑得一脸迷茫。

 

“因为多跑几个循环的话,饭都吃完了它还没跑完……少跑几个循环的话饭还没吃完它就跑完了!”喻文州说完这个冷笑话以后觉得自己简直和傻逼一样。

 

但是黄少天认真严肃地分析了这句话的结构,然后提出了一个自以为很聪明的疑问:“所以你是在说我们要控制好吃饭时间,一定要等它刚好跑完再回来吗?”

 

“不是……”

 

然后对话再一次陷入了长久且尴尬的沉默。

 

两人去了学校后面那条小吃街,人称“堕落街”,各种各样的小吃应有尽有。其中最受欢迎的莫过于魏琛操着浓厚G市口音开的“重庆正宗麻辣烫”。不过大部分时间他都窝在店里接网游代练的活。

 

“老板,你看我带谁来了。”喻文州进店就笑着说,把外套搁在了椅子上。

 

“魏~~老~~~大~~~~!”然后黄少天就扑了上去。

 

有了大家都认识的魏琛,两个小家伙的话匣子终于打开了。从剑三聊到学校,再从各自的系主任喷到了兴欣的君莫笑。后来黄少天才知道,夜雨声烦是自己这件事还是魏琛告诉喻文州的,但是具体是谁发起的悬赏他也就没有过问。

 

一顿简简单单的麻辣烫硬是被吃了快一个半小时,喻文州看了看表抱歉地说自己要回去做实验了,黄少天表示自己打算再坐一会,毕竟很久没来了再陪陪魏老大。

 

“今晚还33不?”喻文州刚起身,黄少天仰头问道。

 

“打呀。”

 

“要不去网吧一块打吧,景熙也去。哦景熙也在G大,”黄少天咧嘴一笑。喻文州从来不爱去网吧,总觉得那种地方空气闷,烟味大,还容易被盗号,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看着黄少天眼角飞扬的笑意,眸里细碎的阳光,就下意识地点头答应了。

 

“晚上七点半XX网吧?”

 

“好。”

 

黄少天特别神气地向他摆了摆手:“此生不悔入剑三,只求一艹君莫笑!”

 

喻文州匆匆地回到了实验室,把PCR结果拷到了自己的电脑上。他的余光无意扫过一个文件夹,“全国大学生演讲比赛”。嘴角扬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他轻轻地点开了那个文件夹,里面整整齐齐列着从大一到大三,黄少天参赛的每一段视频。

 

那个讲台上穿着西装的大男孩,落落大方,眉宇间一股少年指点江山的豪气,和今天见到的人很不一样呢。不过那一脸阳光的聒噪,也很可爱啊,喻文州在心里和自己偷偷地说。

 

-TBC-

 

我来道个歉。最开始这个故事只是一个鸡血的脑洞,并没有想好大纲就开始撸了。没有想好人物的性格也没有找好剧情的定位,反正现在感觉写得好崩,十分感谢还在看的你。OTZ

 

不过崩了我也不要坑TAT (咬手帕

 

我总是想着他们俩的第一次相遇。

在那么多的平行宇宙里,千千万万次,遇见你。


 
评论(8)
热度(24)
文盲写手|渣渣翻译|安静地做一只Fassy的迷妹
© 一只蹦跶的二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