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蹦跶的二狮

【双花】生死与共 3

前面:1-2

----------

张佳乐死死地盯着那个人,一步一步慢慢地走了过去,离他还有十五步,十步,五步……好像每跨出一步他身上就有一根骨头瞬间长满了刺,扎得他内里血肉模糊。走到那人的面前张佳乐就觉得就已耗尽了全身的力气。

 

孙哲平黑色的大衣敞开着,里面露出了霸图疗养中心的淡蓝色的病号服。而他的目光却略带诧异地停留在了张佳乐胸前队服上的标记。

 

——对不起啊大孙,我最后……还是任性了呢。

 

张佳乐沿着他的目光,低眼瞥了一眼自己胸前的队徽,一脸平静乖顺的模样。可忽然他眼角一沉,杀气在刹那被释放,对上孙哲平的胸口飞起就是一拳头。

 

“孙哲平——你他妈的——混蛋!”咬牙切齿的愤怒。

 

这个反应显然是出乎了孙哲平意料,实打实地吃了第一拳全部的力量,闷哼一身后退几步。这几年张佳乐的格斗技术着实进步了不少,再加上来了霸图以后跟着韩文清学了几个月的拳法,再厉害的人都别想几招之内制住他。可是张佳乐接下来的一顿拳打脚踢却又一下子变得毫无章法可言,简直是怎么顺手怎么来,虽然手上力道分毫不减。孙哲平没有还手,只是左闪右避地躲开了大部分伤害。他就这样让张佳乐发泄了半天,但是对方全然没有停手的意思。

 

张佳乐不知道,孙哲平一身的伤还没好全,被雨一淋再加上他这么一折腾,从骨头到皮肤一路隐隐作痛。

 

“够了啊。”孙哲平转头吐了烟蒂,嘶哑的声音透着不可言喻的疲惫。他趁着张佳乐一个晃神,把他按上了疗养院的围墙。张佳乐感受到孙哲平的手痉挛般地掐着他的肩膀,而自己只穿着单衣的背脊紧贴着冰凉而粗糙的混凝土。雨水顺着他长长的睫毛滑下,眼前的画面随之模糊了一瞬,再渐渐清晰。

 

孙哲平离他很近,那是一张自己再熟悉不过的脸。似乎瘦了一点。眼底薄薄一层青黑显得人有些憔悴,而漆黑的眼眸里闪射出的依然是张佳乐记忆里的锋利,像一把带着三分狷狂的刀刃,深深得刺进了他灵魂里最柔软的那个地方。

 

他颤抖地张开双臂,紧紧抱住了那具在冰冷的雨水下依然炽热的身体,把脸埋进了对方的脖颈,像是一个受尽了委屈,终于找到依靠了的孩子。他贪婪得呼吸着那身只属于孙哲平的味道,混杂着药物的苦涩和隐约的血腥味。一边是雨水落下单调平静而没有生命的旋律,而另一边是心脏有力的跳动,听得张佳乐血脉喷张。

 

——大孙,我是不是又做梦了?

 

孙哲平拿下巴抵住他的肩头,胡渣刺得张佳乐有点难受。肩上的喉头颤抖,那个低沉而沙哑的声音说:“张佳乐,好久不见。”

 

“嗯。”张佳乐一张脸笑得比哭还难看。

 

他们就保持着这个姿势不知站了多久,仿佛一放手彼此就会消失在朦胧的雨帘里。

终于,孙哲平先推开了张佳乐,粗糙的手指从他的额角摩挲到脸颊,仔细地端详着眼前的这张脸。张佳乐离他是那么近,近得可以看清睫毛的疏密;那么清晰,清晰得可以看见他眼眸里映出的自己。还是这双明亮有神的大眼睛呵……孙哲平想,那是他在被捕下药备受折磨时脑海里唯一的清明,在身负重伤徒步穿过穷山恶水时胸膛里坚持跳动的力量。被压抑太久了的感情一旦排山倒海地冲破关卡,就如一把开火连发的机枪,瞬间把他强撑着的理智打得千疮百孔。原来,以为什么都放得下的自己,是那么疯狂地想念他。

 

那一瞬间,孙哲平几乎控制不住自己,想对着他的嘴唇咬下去。张佳乐冰冷的双手缓缓爬上了他的脖颈,眼睛里凝着一层薄薄的水雾,而里面流转的是藏在冰层下的烈火。张佳乐觉得口干舌燥,而千言万语数不清的疑问涌到唇边只是凝成一句颤抖的“太好了。”

 

——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哪儿那么容易死,”孙哲平轻笑。

 

这个时候对面路灯旁忽得传来一声轻响,只见一个小摄像头改变了方向。张佳乐一眼对上镜头,手臂一僵,慌忙一把推开孙哲平,侧身走出几步。依然是暧昧的距离,但张佳乐先前眸里的流光溢彩忽得全消失了,生生添了几分疏离。孙哲平舔了舔嘴唇,目光毫无顾忌地扫过他半开的领口。

 

张佳乐尴尬,小声转移话题:“你回来多久了?”

 

孙哲平嘴角勾起一个隐约的弧度不说话,好笑地看着张佳乐小心翼翼,谨慎僵硬的模样。张佳乐瞪了他一眼,孙哲平这才慢悠悠地掰起了手指,“算算啊……快三个星期了吧,但前两天才来的霸图。”

 

“回来这么久了也不联系我。”张佳乐嘟哝,一脸失望。

 

孙哲平扯了扯身上的病号服讽刺道:“各种监控啊,囚犯待遇。”

 

“各种监控还给你溜出来了?”张佳乐挑眉指了指围墙上每隔几米就安置了的红外监控和摄像头。红色的小光点在雨中闪动着威胁的冷光。

 

“我出来抽根烟,”孙哲平一脸痛心疾首的表情,“病房区的烟雾报警器太他妈的烦了,出门抽被发现了还要被逮着骂。”他手向前一指:“从这路灯过去四步有个摄像盲点,你等着,哥给你示范翻墙。”

 

“靠,摸得比我还清楚。”

 

“看好了啊,”孙哲平从裤兜里掏出了一支笔一样的东西,向墙头照了照,红外感应线清清楚楚地在雨中显露了出来。

 

张佳乐笑:“检查不给力啊,这东西都不没收!”

 

“那群小丫头片子以为是支笔呗。”孙哲平后退,小跑两步忽得跳起,撑上墙头,轻巧地翻身避开了所有红外。隔着一堵墙传来了的声音有些沉闷:“张佳乐中校,我看您要不还是走正门吧?”

 

“我操,”张佳乐左右看了看没人,骂了一声也跟着翻了过去。这种难度,和玩儿似的。

 

“我说你给老韩提个醒儿,”孙哲平转着手里的红外检测笔,“这水平,还不如不设了。”

 

“你以为这破医院有多机密啊?”张佳乐没好气,“再说我去提了你还怎么抽烟,啊?”

 

孙哲平短促地笑了,然后不再说话,脚步声轻得几乎听不见。张佳乐跟着他向住院楼走去,那里一片灯火昏黄。张佳乐忽然想起很久以前,他们两也是这样一起穿梭在静默的雨夜里,感受着彼此的呼吸与温度。

 

孙哲平为了避开大厅里的人和护士站,带着张佳乐从逃生专用楼梯走了上去,结果还是在三楼走廊上不幸撞见了他那个区的护士。因为晚上查房没看到人而暴跳如雷的小姑娘挥舞着手中夹板冲了上来。还没等人开口,张佳乐就一本正经地开始胡说八道:“刚队长开会,他们让我把送他回来。”

 

护士看着两个浑身湿透了的人满腹狐疑,但是瞥了一眼张佳乐肩上的军衔,没好气地嘟哝着怎么这么不照顾病号伞都不撑一把,气鼓鼓地走了——人都被抓去开会了,还需要她来例检么?!

 

“撒谎还敢扯上老韩,”孙哲平憋着笑,压低声音道:“我看霸图的管教也不过如此。”

 

“我才不怕他。”张佳乐咧嘴,雪白的小虎牙一闪而过。那带着三分小得意的神态像极了一只耀武扬威的小野猫。

 

“哟,可以啊张佳乐。”孙哲平笑着推开了门,“敢当人面说这话不?”

 

张佳乐吐了吐舌头,跟他走了进去:“医院的事都是张新杰在管,韩队不会知道的。”

 

房间很宽敞也很干净。雪白的被子整整齐齐地平铺在床上,边上立着各种各样的检测仪。屏幕都黑着,五颜六色的接触感应线垂了一地。一股淡淡的医用酒精味儿闻得张佳乐背脊发凉,每次他闻到这种味道就会觉得浑身上下的伤疤都在一抽一抽地疼。

 

“待遇明明不错啊。”他扫了一圈。

 

“天天和心理组喝茶,烦。”孙哲平指了指床头一刀文件,“一群背教科书长大的白痴,好像那些东西我没背过似的!”

 

张佳乐笑出了声,这种东西他当年也是一起背过的。他晃到案前摇了摇热水壶,满的,于是转头问:“要不我们也来喝杯茶?”

 

“他们这里只有茶包。”孙哲平拉开抽屉,里面只有一盒没拆封的立顿,张佳乐一看瞬间失去兴趣。

 

“那我们就喝热水吧!”

 

孙哲平指了指时间:“我说中校大人,您这是打算在我这儿过夜了?”再过半小时病房就熄灯了。

 

张佳乐眨了眨眼:“不行啊?”

 

孙哲平一脸“怎么病房都不放过”的表情转身,凑到张佳乐耳旁呵了口气,眼里闪过一丝调笑,轻声说道:“知道你饥渴,但还是等我伤好全了再说吧?”

 

然后张佳乐像一颗手雷一样地炸了开来,把人狠狠推开,脸颊浮起几丝微红:“孙哲平你想哪里去了!”

 

始作俑者轻佻地拍了拍他的脸:“咋这么多年了你这皮儿也不见厚啊?”

 

“孙、哲、平!”张佳乐一把扣住了他的手腕,力道大得孙哲平只觉得茎突生疼。

 

“你回来我很开心,”他一字一顿地说,“真的。”

 

“但你别——”他停了停,又把那句“别来招我”咽了下去,“你别以为——什么都还和以前一样。”

 

孙哲平愣了愣,张佳乐的眼里涌动着失落,不安,还有很多更多的,他一时看不懂的情绪。于是张佳乐松手,转身,离开。门轻轻得被合上。

 

张佳乐这种小炮仗型傲娇欠调教的性格他早就习惯了,要是以前,他想都不用想也知道张佳乐过几分钟就会自己回来,可是现在……孙哲平稍微活动了一下筋骨,懒洋洋地躺回病床上。他百无聊赖地瞪着雪白的天花板,烟雾探测器一闪一闪地亮着绿光,他忽然觉得这个房间里的日光灯,是不是有些太冷了?冷得一点生气都没有。

 

闹钟上红色的指示灯跳到了9:30PM,房间里的灯一下子灭了。孙哲平在黑暗中缓缓闭上双眼,心底泛起了一丝莫名的苦涩——终是没能等来门再被人推开的声音。这三年多,好像什么都没有变,又好像什么都变了。

 

以前每天五小时就能活蹦乱跳的孙哲平在这次回来以后就特别嗜睡。灯一拉黑就觉得困意上涌,思绪轻飘飘地散开,整个人好像踩在团团的棉花里一样。就在这个时候,他颈部脊椎忽得传来一阵刺痛。针刺的感觉沿着脊骨向上攀爬,整个大脑就好像被对半劈开了一样。他咬紧了牙关,绷紧了全身的肌肉在床上无声地弓起了背。

 

——我日,又来了。

 

孙哲平在心里暗骂了一声。这种疼痛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快就变成了太阳穴上方的酥麻,仿佛有千万只小虫子在同时爬动。长出了一口气,然后他在寂静的病房里听到了嘈杂刺耳的电流音,里面隐约夹杂着齿轮的转动和机械的摩擦。

 

孙哲平手忙脚乱地从床头翻出笔纸,潦草地记下了一些什么。


-TBC-

为了谈个恋爱搞这么多铺垫也是蛮拼的

 
评论(6)
热度(43)
文盲写手|渣渣翻译|安静地做一只Fassy的迷妹
© 一只蹦跶的二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