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蹦跶的二狮

【双花】生死与共 4

前文:1-23

------------------

其实张佳乐没走,他就站在门口。然后他靠着墙缓缓地坐在了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双手抱着膝盖,把脑袋深深埋了进去。他想,自己大概是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一下今天过大的信息量。张新杰给的文件,叶修放的视频,还有孙哲平那张极力隐藏着自己感情的脸,在他脑海里交错闪现。

 

这次的“事件X计划”其实开始于几年前。一次叶修去中科院开会,顺便拜访了肖时钦。碰巧肖时钦他们实验室刚进了一台最新款的扫描隧道显微镜[1],肖同志忍不住得瑟,拉着叶修一起去看高科技。和仪器一起寄来的还有几张样本,上面用氙原子排出了各式各样的图案。那精度啊定位啊什么的叶修是看不大懂,只是抠着鼻子指着一张图说这真他妈的像一张二维码,没准扫扫有惊喜。肖时钦仔细一看,心说还真有几分像。于是心血来潮地把图像处理了一下,结果真扫出来了个东西来。看格式像是一封信,通篇乱码。最奇怪的是,落款是一位去世多年了的神经科学教授。他在中国的时候就非常出名,晚年移居美国,在哈佛任教。于是两个人对这封信一下子来了兴趣,便以三套有韩星签名的电视剧海报为筹码,请了楚云秀来破译。一个星期以后结果出来了,楚云秀说密码的编译并不复杂,但是内容诡异至极。这竟然是一封来自大洋彼岸的求救信。信内透露了美国如今最大的生化公司BioForce(生命源力)[2]的一个名为“事件X”的计划。

 

从这个故事的无厘头程度来看,张佳乐一开始险些觉得所有人都在耍他。但是事件X的内容却是十分详尽。

 

由于美国卫生部对人体临床实验有着极为苛刻的审核,同样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对新药冗长的调研时间亦早已不能满足生命科学高速的发展,BioForce在很多年前就开始在发展中国家的分公司做起了未经批准的人体实验。他们曾经在巴基斯坦打着做义务体检的旗号收集血液样本,使用基因测序来寻找本拉登的血亲。他们也曾在非洲人身上研发疫苗,还在很多年前导致了一场伊波拉病毒泄漏。而他们的下一项神经药品的研发,将实验市场锁定在了人口众多,而精神疾病极度不被重视的中国。写信求救的中国教授被迫参与了研发,现已被BioForce的子公司NeuroForce(神经源力)囚禁。

 

在联盟请了多方卧底特工跟踪调查了以后,信中部分信息已被证实,比如那个对外早已去世多年的中国科学家,确实还隐姓埋名地在NeuroForce工作。而在美国BioForce 一家独大,垄断了不少科研仪器的市场,所以没有人愿意为了捕风捉影而没有实据的事情与之大动干戈。

 

然后就是大孙的事了……想到孙哲平,张佳乐心里又是一阵不舒服。原来自己与曾经最亲密的人之间,硬是被联盟劈开了这么深的一条鸿沟。张佳乐觉得自己非常地介意,介意这么多年来情报上的不对等。他忍不住地想,为什么叶修非要现在才同意告诉自己?是因为自己,在大孙回来以后,才终于有用了吗?

 

孙哲平在三年前远赴重洋,任务便是以打探情报为主,营救那位科学家为辅。上面选人的决定也没别的,只因为孙哲平三岁到八岁都呆在美国,英语虽然没他那京片子说起来溜,外国人的口音是一点都没有的。联盟给他做了新的身份和护照,而在中国的各种数据库里,大概除了联盟的档案,“孙哲平”这个人的存在已经被彻底地抹杀。他以NeuroForce中国合作伙伴的身份成功打入内部,定期传回情报,直到他终于联系上了那个写信的科学家。而那个科学家的精神似乎长期被药物控制,情绪十分不稳定。最后他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走漏了消息,导致当地应接孙哲平的线人被杀,而科学家自己也跟着自杀了。

 

从此以后孙哲平下落不明,而使馆方面长久地没有接到任何求救信息。国内这里甚至有人怀疑他不是死了就已叛逃。

 

都什么人啊。真他妈的没良心。张佳乐在心里忍不住骂。总之,好事是孙哲平有胳膊有腿地回来了。但是孙哲平那操蛋的态度!想到这里张佳乐又忍不住牙痒。没有半句解释,还有那漫不经心的挑逗,能忍?!或许对孙哲平来说,国内的时间静止了三年,再回来的时候什么都没变。而对他来说,从孙哲平离开了的那一天起,一个人扛起百花的每一天都如同头顶酷暑,脚踩薄冰,整个人都打散重来了一边。那些割在灵魂里的伤口,血止住了还有疤呢。

 

孙哲平这次回来的事还没有在文档里更新,所以具体发生了什么他暂时也不清楚。国内每年都有那么几例骇人听闻的精神病患者案例,不少症状都在事件X里被提到,但是目前还没找出这些案例之间的联系。BioForce在中国几大城市的分公司也是安分守己地混迹于各类科研市场,根本查不出任何异状。所以,现在大概所有人都虎视眈眈地盯着孙哲平带回来的最新情报。

 

纷杂的思绪整得他头疼。阖上眼睛,眼前又浮现出了那个菜场里血腥的画面,和啃食自己的乞丐那双无神的眼睛,他胃里轻微地抽了一抽——事件X是真实存在的,张佳乐,谁有空来照顾你那点小情绪?

 

走廊上的灯闪烁了一下变暗,病房门缝里的白光一下子变得漆黑。张佳乐这才意识到熄灯了。这个时候走廊上路过了一个值夜班的小护士,她一脸不满地皱起了眉头,上前踢了踢张佳乐的鞋,用口型示意:“走啦!”

 

张佳乐听话地起身跟着护士离开,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走出病房区,护士轻声告诉他:“316号房那个,身体底子很好,你不用担心。”

 

张佳乐抓了抓头,说他倒不是担心这个。

 

小姑娘埋怨地看了他一眼:“那看你愁眉苦脸的,熄灯了还赖着不走。”

 

“他是……”喉头颤抖,却没了声音。

 

——他曾经是我最爱的人。我的男人。细小的声音在脑海里坚定地响起,卑微而骄傲。

 

最后张佳乐无奈地笑了:“他曾经是我最好的战友,就是三年多没见没联系了。”

 

“哎,那现在不是见着了么,别多想!”护士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一指值班休息室,“中校,要喝咖啡么?”

 

张佳乐苦笑着摇了摇头,这种喝了会手抖的东西他是从来不碰的。三楼晚上就那个小姑娘一个人值班,简直无聊透顶。这好不容易撞见了个能说话的活人,于是她兴致勃勃地拉着张佳乐进休息室去看了那台崭新的咖啡机,一脸幸福地告诉他那是上个月上面发的,夜班必备。

 

张佳乐笑呵呵地敷衍一句你们辛苦了。他实在没有什么心情闲聊,随便找了个借口就走。

 

“哎,你可别嫌我话多,”小姑娘在楼梯口对他挥了挥手,“人还在就不错了,你也开心点!”

 

张佳乐回宿舍后第一件事就是钻进了浴室,水有力的冲击终于让他放松了绷紧的神经。还是自己想太多了吧,他轻轻揉着自己太阳穴,直至酸胀。他在心里一边又一边地质问自己:大孙还活着,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你到底在纠结什么?

 

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快饿死的人,而现在霸图给他了一碗泡面,他一开始欣喜若狂,可没开心多久又开始期待能打上一个鸡蛋,最好再来几颗菠菜。

 

张佳乐把水龙头往最红的那端拧去。滚烫的水流沿着肌肉得轮廓游走过他的身体,狠狠地刺激着每一个烦躁不安的毛孔。轻微的刺痛逼着他正视自己那些蛰伏已久,而始终不愿意承认的期待。那些蠢蠢欲动的欲望,只需要他稍加放纵——不。不能放纵。张佳乐深吸一口气仰面对上了淋浴器,那种把心交出去再撕开一次的痛苦,他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

 

没有期待就不会有失望。

没有承诺就不会有毁约。

没有依赖就不会有痛苦。

 

所以,张佳乐,大孙是回来了,可你又能怎么样呢?醒醒吧,百花早就回不去了。而未来的日子,是在霸图。在你安心地做张佳乐之前,别忘了你肩上的责任,联盟的期待。他在热腾腾的水雾里睁开眼睛,忽然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

 

那夜他睡得特别沉,没有枪林弹雨的交火,也没有纷乱冗杂的人事。他拥着厚厚的被子,好像搂着深爱的情人。

 

-TBC-

 

  1. 扫描隧道显微镜:应该还是目前最先进的可以观察到原子,并操纵原子的显微镜吧。(趴)

  2. BioForce这个公司是不存在的。Ebola outbreak是疫苗人体实验泄漏这个也是编的,抽血基因检测这个倒是真的。我不是美国黑,只是故事需要一只boss

  3. 下周答辩TUT



 
评论(9)
热度(32)
文盲写手|渣渣翻译|安静地做一只Fassy的迷妹
© 一只蹦跶的二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