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蹦跶的二狮

【双花】生死与共 5

前文:1-234

-----------------------

接下来的几天过得风平浪静,张佳乐没有再见到孙哲平。起初张新杰还有一些担心,毕竟他看过张佳乐从百花调离时的各种报告。那两个人之间的事虽然没被人挑明,但是他心里也算清楚一二。不过张佳乐目前看起来和平时无异,训练认真,情绪稳定,张新杰想自己或许多心了。

 

张佳乐给霸图大伙的第一印象就是挺精神的一个人,外向大方不失分寸。各项成绩拔尖又与人随和,所以人缘一直不错。可是即使他能分毫不差地完成各种任务,和大家勾肩搭背地打成一片,那张混在人群里的笑脸偶尔还是会有些落寞。这种莫名的疏离或许只有林敬言一个人能懂,因为他和张佳乐一样,他们都不是霸图的嫡子。所以这几天,林敬言觉得张佳乐忽然开心了很多,那种发自内心的快乐,就连看人的眼神都是亮晶晶的。

 

训练结束晚饭之前的那段时间永远是军营里最轻松的时候,大伙三三两两地散在各处,聊天的聊天,打电话的打电话。林敬言找到张佳乐的时候,他正坐在靶场高高的栏杆上擦着抢,一条腿悠闲地垂下,有节奏地一晃一晃。

 

“你果然在这里。”林敬言上前打了个招呼。

 

张佳乐抬头,裂开一嘴白牙:“嗯!有事?”

 

“跟我来一趟,有人找你。”林敬言微笑。看着对方一脸狐疑的表情,他又补充了一句:“联盟的事。”

 

“哦哦!走!”张佳乐马上从栏杆上跳了下来。

 

“你最近心情不错啊。”

 

张佳乐转过头,傍晚的风吹过他额角的碎发,橘红色的落日照亮了他眼底无声无息淌过的的温柔。他只是安静地笑着,一路不说话。

 

“不是说联盟的事吗?”被林敬言带进格斗训练室的时候张佳乐一脸莫名其妙,然后就在他推开门的瞬间,一切疑问都有了答案,因为他听见了一声懒洋洋的“乐乐”。张佳乐顿时脸一黑,眼前孙哲平正玩世不恭地看着自己,笑得他脖子后面凉飕飕的。

 

低沉而醇厚的声音不轻不响,格斗场里的每一个人却都能听得清清楚楚:“来,张佳乐,陪爷玩儿会儿。”

 

当时在场的霸图众人闻言都愣住了。就平时吧,张新杰韩文清和张佳乐说话也挺客气的,敢情这位爷您是谁啊?!于是一窝人停下了手里的活,都偷偷地往这边瞥。

 

孙哲平漫不经心地从桶里挑了一根木棍,拿在手里掂了掂。然后他左手翻腕,木棍在空中打了两个圈,从他身后转到了右手,再被抛向张佳乐。

 

张佳乐愣愣地接住,还没反应过来为什么孙哲平会在这里,横扫的棍风就已逼到了身前。他急忙仰面躲过,手里的木棍下意识地刺了出去。孙哲平猫腰从棍下闪到张佳乐肩后,擦身而过的那个瞬间,孙哲平在他耳边嘶声问道:“为什么要躲着我?”

 

“我没有!”张佳乐左肘向后撞去,侧身险险躲过了孙哲平飞起的右膝。他右手移至木棍前段,将木棍横于胸前,生生接下孙哲平的迎面一击。张佳乐虎口被震得发麻,向后小退了两步。妈的,竟然还玩真的了!他在心底暗骂。孙哲平的攻势极猛,有条不紊,而张佳乐虽能勉强将攻势一一化去,但是边守边退,很是狼狈。

 

木棍快打相撞所发出的脆响如同战前的鼓点,越来越急,越来越亮。霍霍的风声里,孙哲平低吼:“你到底在躲什么?”

 

张佳乐觉得自己简直对不起现在那十几双直勾勾盯着他的眼睛。思考已然跟不上出手的速度,一切全凭身体的直觉。有破绽!张佳乐双手握于木棍底部,想都没想地向着孙哲平左颈斜斜切去,而孙哲平后脚右撤,单手拿棍挡住攻击,另外一只手借势死死抓住了张佳乐上臂,架在肩上把他翻摔在地。接着孙哲平的木棍如同闪电一般地劈了下来,却在打到张佳乐之前生生收住了力,就那么平平稳稳地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注意集中。”孙哲平撤了手里的力,后退一步。

 

张佳乐一手撑地,正打算起来,孙哲平却忽得一脚踩住了他棍子的前段,抬起另外一只脚向他头部踢去。张佳乐无奈只得松手,在地上打了一个滚躲开。他趁孙哲平在空中的腿还没落地,双手狠狠地抓住了他支撑腿的脚踝,把他也摔在了地上。然后两个人翻滚着扭打了起来。虽然张佳乐柔韧性非常好,但是若是硬拼力气,他又哪里会是孙哲平的对手。很快,张佳乐就被孙哲平压在身下,四肢被控制得死死的。他睁大了眼睛看着孙哲平一拳对着自己砸了过来。耳旁一阵风过,随着沉闷的声响,头顶的日光灯晃了一下。孙哲平在他脸侧呵了口气,慢条斯理地说:“你若不告诉我为什么,我就当你皮痒了。”

 

看着张佳乐几欲喷火的眼睛和因为窘迫而抿成一条直线的嘴唇,孙哲平忽然心情大好。

 

“孙——哲——平!!”就在这个时候,格斗室的大门被嘭得一下推开,一个穿着白衣服盯着护士帽的小姑娘跺着脚怒吼,“你的复训里有这项吗?啊?”

 

“哎妞儿你别介,这不太久没干架了手痒么,”孙哲平放开张佳乐,半跪起身,转头对在门口吹鼻子瞪眼的小姑娘吹了吹口哨。

 

张佳乐脸黑如锅底,在围观群众火辣辣的目光里也站了起来。他没好气地扫了一圈,无比不爽地喊道:“看什么看!该干吗干吗去。”

 

说着张佳乐把外衣脱了往地上一扔,气鼓鼓地捡起一瓶矿泉水,拧开猛灌。可还没喝两口,水瓶就被孙哲平毫不客气地抢了过去。孙某人还特意当着他的面舔了舔瓶口,张佳乐耳尖瞬间飙血,低声骂道:“你他妈的几个意思?”

 

孙哲平对他扬了扬下巴,笑得一脸揶揄:“我晚上还有傻逼的康复训练,你来不来陪我?”

 

“不。”

 

“那我明儿政审,你来不来听?”

 

“不。”张佳乐拒绝得斩钉截铁。

 

孙哲平不以为意地哼了一声,右手握拳,把喝空了的矿泉水瓶捏扁,塞进了张佳乐的手里,然后转身跟着暴走的护士离开了。

 

张佳乐站在原地失神良久,而霸图众不明真相的酱油君们憋不住心里的好奇却又不敢上前八卦。

 

张佳乐恍恍惚惚地想起了很久以前还在百花的时候,孙哲平也是喜欢这样在格斗场里欺负自己。每当那个时候,全队都会乐滋滋地来围观队长修理副队长,而他有时候输了就索性坐地上,指着孙哲平拿起方言开骂,反正孙哲平也听不懂。有时候他也指着人家鼻子挑衅说是男人就靶场见,然后每当他在靶场拿着枪报仇雪恨之后,孙哲平的眼里都会闪着无限的宠溺与自豪。

 

情不自禁地勾起嘴角,他总觉得自己的理智尚在寸土必争,而身体里却有些东西,渐渐地溃不成军。

 

第二天下午,张佳乐从会议室出来再次经过了霸图的疗养院。他忽然想起了张新杰无意提到过孙哲平去政审要晚上才回来,心中忽然一动。

 

经过三楼护士站,之前他遇到过的那个姑娘热情地和他打了招呼。

 

张佳乐悄悄地将孙哲平的房门推开一条缝,里面没有人,消毒水的味道似乎比上次淡了一点。他走到床头,拿起了最上面压着的那本检查记录,从头开始一页页地翻了过去。他的目光扫过一行行白纸黑字的数据,心里一沉,他几乎能想象那些血淋淋的伤口在眼前,然后随着他翻页,那些伤口渐渐愈合,组织以肉眼可以观测的速度缓慢新生。他把手放了上去,食指蹭了蹭纸面,似乎透过这些他能感受到强健有力的心跳,令人无比安心。

 

一阵风从窗外吹进来,案头的文件和雪片儿一样得被吹到了地上。张佳乐弯腰收拾,却在各种各样的检查单后翻出了几页铅笔的涂鸦。上面胡乱的点和短线交错,明显画的时候十分匆忙。张佳乐翻过几页,上面的涂涂画画似乎有不少删改,其中几个重复出现的组合还被画上了圈。

 

——摩斯码?

 

张佳乐先是一惊,然后有些愧疚,到底不是做电子通讯工作的,这些东西背过考过太久没用也就渐渐忘了。他在被圈出来的组合里勉强认出了一个“3”和一个“1”,分别是三个点加两道横,和一个点加四道横,比较好记。而且这两个数字还是连在一起的。这到底是什么呢?念及到孙哲平今天的政审,他心里隐约有些忐忑。张佳乐一个人正想得出神,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房间的门已被人推开。

 

“张佳乐?”他身后传来了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张佳乐同志忽然觉得脊柱一凉,整个人都绷紧了跳着转身,稀里哗啦撞倒了床头一堆药品。

 

孙哲平穿着一身正装,略略诧异地看着他:“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张佳乐忽然觉得舌头打结。因为老子以为你还没回来所以想趁机偷看一下你病历这种事情我怎么有脸说呢!!张佳乐小朋友内心吐血三升。

 

孙哲平有些好笑地看着他,也不说话。自顾自地放下包,脱了外衣。张佳乐上上下下地打量他那一身行头,得出结论孙哲平穿着西装并且没有一颗扣子是松开的样子怎么看都很奇怪。

 

孙哲平无意间瞥了一眼张佳乐手里抓着的那纸,眼里忽得闪过了一丝慌乱,却快速恢复了平静。张佳乐非常敏感地抓住了那双眼里一瞬间的异常,心里咯噔一下,不动声色地又把那几张不明所以的涂鸦放回了原处。

 

“我无聊画的。这鸟不拉屎的破地方,网都不给老子连一个。”孙哲平搔了搔脑袋,说得特别真诚。

 

这种欲盖弥彰恶劣的技巧,简直太熟悉了。张佳乐不禁有一些恼火,上前跨出一步,压低了声音:“你为什么要解释?”

 

孙哲平愣了愣,随即冷笑,声音里透着说不出的疏离:“谁派你来的?联盟还是政委?”

 

被言语间的冷漠深深刺痛,张佳乐委屈地抄起那几张涂鸦狠狠拍在了孙哲平的胸口:“我他妈的就不能自己来啊!”

 

孙哲平从来不是一个会伪装自己的人,眉宇间的阴郁还没化开,嘴角扭曲的弧度就把他的内心全数出卖了,一脸开心得不得了却还要赖着装生气的样子。

 

真是要命。自己怎么会觉得眼前这别扭的表情可爱得不行。张佳乐在心里哀叹一声,用力地甩了甩脑袋。他无奈地发现自己刚才好不容易攒起的怒气值,正在一点一点地下降。心里某一个地方莫名地软了下来,张佳乐轻声说:“没关系的。”

 

他低头盯着眼前人黑色的皮鞋,像安抚人一样,慢慢得,一字一句:“你还没准备好开口的所有事情,都没关系的。”

 

孙哲平忽然觉得胸腔里的血管如同藤蔓一般绕住了自己的心脏,触角似的向内紧缩。雪白的A4纸页从张佳乐手掌和孙哲平胸口之间滑落,而他指尖随之抵住了他胸口跳动的温热。张佳乐抬头,声音不大却无比坚定:“我永远都会相信你。”

 

——所以,请不要骗我。

 

孙哲平对上了他的眼睛,那里是如同冰雪消融一般的清澈。就是那一瞬间,他在心里默默起誓,这一辈子都不会辜负这样的目光。孙哲平缓缓抬手与那只按在自己胸前的手重合,宽厚的掌心握住了他修长的指骨,然后他低头,在张佳乐指尖上温柔地印下一吻。


-TBC-

1. 每周六更新一章是我的deadline梦想。三次元忙成了狗好不容易周五晚上才有时间硬是吐血把这章码出来了……可能各种错字语法不通逻辑有问题请不要介意,我明天再修OTL

2. 我总是嫌弃自己英语单词量少,写这章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中文单词量也不够用啊。泪流满面。




 
评论(14)
热度(39)
文盲写手|渣渣翻译|安静地做一只Fassy的迷妹
© 一只蹦跶的二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