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蹦跶的二狮

【双花】生死与共 6 [4.27更新原本属于7的部分]

前文 *Trigger warning: 有肉

[不看肉的GN可以直接跳7]

-----------------------

张佳乐不记得那天自己是怎么浑浑噩噩地离开病房。晚上他洗完澡从玻璃隔间的浴室里出来。迎面的镜子上凝着厚厚一层水雾,张佳乐习惯性地伸手在上面图了一张笑脸。温热的手指触碰到了凉凉的镜面,大脑里一串电流通过似的,他忽然想起了下午孙哲平留在他指尖那个意犹未尽的吻,心里泛起一阵莫名的兴奋。

 

我靠!张佳乐立马打开水龙头掬起一捧冷水往脸上泼去,试图压住身体里那份不安的躁动。就在这个时候,“吱呀”一声,卫生间虚掩的门被人推开。张佳乐一抬头,吓得魂飞魄散,裹着下身的浴巾都差点掉了下来。一时间,白茫茫的热气里,他有些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那些难以启齿的梦境。

 

“你……怎么——”张佳乐语无伦次,“违规的——”

 

何止违规了。半夜偷偷离开病房溜进基地宿舍还撬了张某人房间的锁,张佳乐忽然也觉得霸图的保安简直形同虚设,是时候找政委聊聊人生了。不过孙哲平也算是此道高手……张佳乐的思绪乱成了一锅粥,丝毫不着重点,直到孙哲平从他身后温柔地抱住了他,双手环扣着他的腰,闷声说了一句:“老子愿意。”

 

是啊。只要他愿意,世界上还有什么样的规矩拦得住他?

 

肩头一阵微痒,张佳乐从镜子里看到孙哲平的脑袋从自己左边探了出来,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半晌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空气里翻涌着暧昧的温度,而在石英钟滴答声里漏走的时间也变得愈发温柔。张佳乐情不自禁地开始思考,上一次孙哲平这么搂着他,究竟是在什么时候。

 

孙哲平的手开始不安分地在他身上滑动,最后停下在了他肋骨两侧。嘶哑的声音里卷着毫不掩饰的欲望:“张佳乐,就一句话,你要不要?”


然后发生了这个和那个 (汤不热),WordP or 不老歌

-TBC-

1. 第一次发肉就被屏蔽了我好心酸。重发一下……时差党表示从来不知道河蟹是何物。希望Tumblr好用,十分感谢欢欢的不老歌邀请码!

2. 这章于2015.4.27更新,加上的一半原本是放在第七章里的,奈何我只发外链都被屏蔽了。不知道lft的屏蔽是怎么运作的,感觉either我有特殊的被屏蔽技巧 or 某只绿坝娘深深地爱上我了。所以之前没看全的姑娘可以重新点一下链接,如果我的6一直不被和谐的话。

3. 5k字暗黑料理终于完成了庆祝毕设通过写肉的承诺(狂喜乱舞.gif)。肉炖得我无比纠结也十分开心,虽然后半段有点生硬。以后大修的时候一定会给这段动手术的,但是近期不会再写肉了,被屏蔽得心好累。

4. 下一章剧情总算可以展开了,非常感谢一路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7)
热度(40)
文盲写手|渣渣翻译|安静地做一只Fassy的迷妹
© 一只蹦跶的二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