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蹦跶的二狮

【双花】生死与共 7

前文

[由于LFT老是block我,如果觉得这章内容跳了的小伙伴请回头看看上一章,如果觉得这章前面内容重复了请原谅我后面有更新。]

--------------------------

张佳乐伸手把花洒拧到最大,温热的水流哗啦啦地将靡乱的罪证销声匿迹,而空气里久久弥漫着那属于他们的味道。最后,他被孙哲平横腰抱起。孙某人一脚勾开卫生间的门,把人直接扔到床上,张佳乐对把洗床单全弄湿了这件事表现出了强烈的不满。等两人把身体擦干,穿完裤子,宿舍已经熄灯了。

 

张佳乐的床被架得很高,下面空出来的地方堆了几个箱子,但是床并不宽敞。所以为了防止自己滚下去,孙哲平靠着墙缩到了角落里。张佳乐在挣扎了半天之后,终于找到了一个舒服并且适合聊天的姿势,他往孙哲平面前一坐,顺便把脸埋进了他的胸口。困意迷迷糊糊地上涌,可张佳乐觉得拿现在用来睡觉简直就是犯罪。于是絮絮叨叨地和孙哲平讲起了他走后发生的事,自己还是百花队长的时候,大闹政委办公室的时候,还有刚来霸图的时候……

 

“有时候觉得自己挺对不起百花的,还把邹远那小子赶鸭子上架了。”张佳乐叹了口气。

 

孙哲平摸了摸他的头:“霸图既来之则安之,百花都是过去的事儿了。”

 

“嗯!”张佳乐看着孙哲平侧脸勾出锋利的轮廓,笑得单纯如孩童,“无论在哪里,信仰、责任、和心中的荣耀,这些永远都不会变。”

 

“要是我没回来呢?”孙哲平笑了。

 

“那我也要联盟还我一个真相。”张佳乐一手轻轻抚过他眼角因笑而皱起的纹路,一手将孙哲平的掌心贴到自己胸口,“而在这里,有一个你从未离开。”

 

孙哲平搂着怀里的人,就好像一只贪吃的小熊抱着一桶就快溢出来的蜂蜜。他低头吻了吻张佳乐的眼角,胸腔里跳动的满足沿着血脉流向四肢百骸——那是久违的,难以言说的幸福。

 

这个时候,房间里忽然响起了一阵来电提示声,张佳乐转头四处寻找声源。孙哲平拿下巴蹭着他的脖颈示意不要理会。而张佳乐知道这个铃声是基地专属,都这个点了,想必是重要的事。张佳乐伸出食指轻轻地抵住了孙哲平的下唇,做了一个“嘘”的口型,然后双脚勾住了孙哲平的腰,以尾椎抵住床沿,仰面倒翻下去,在地上的一堆衣服里胡乱地摸索。

 

孙哲平玩味地盯着他那如同泥鳅一般柔韧的腰部,一只手百无聊赖地在张佳乐小腿上摩挲。闷闷的声音从床下传来,听起来打来的人是张新杰。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他感到张佳乐浑身肌肉忽得一紧。床下的人颤声问了一句你说什么,再然后语调便复平静。

 

“航班号再重复一遍?”

 

“好。我马上到。”

 

张佳乐挂了电话以后半天也没爬上来,不知道在摸什么东西。

 

“怎么了?”孙哲平拍了拍他的腿。

 

“我改主意了……”张佳乐忽得腰腹发力,蹭得一下从下面翻起。孙哲平下意识地往后一缩——因为他感到了杀气!张佳乐的双脚从他腰后离开,膝盖内扣压住了他的腿,一把抢直直指向孙哲平的眉心。

 

“哟,这才刚睡完,就要谋杀亲夫?”孙哲平不怒反笑,索性拿额头抵住了枪口。冰冷的金属那头传来了隐约的颤抖。他太了解张佳乐了——在真正要伤人的时候,他的手是永远不会抖的。很多时候手里拿着枪,只是为了让他心里多一份安全感。所以现在,这个电话应该让张佳乐,觉得非常不安。孙哲平透过窗外的微光看着眼前人抿得苍白的唇线,在心里思量着。

 

“我没逗你玩。孙哲平,”张佳乐几近咬牙切齿,“D7316——你都知道些什么?”

 

“诶?”孙哲平同志一时真的没有反应过来,而他一脸的迷茫却让张佳乐瞬间暴怒。

 

“你的那些纸!圈着的摩斯码是7316……”张佳乐冷笑,那对连在一起的“3”和“1”一下子接通了他记忆里的片段,断断续续地拼成了一条线索,“D7316,吉隆坡飞往北京的空客330。”

 

他掐上了孙哲平的脖子,吼道:“你他妈的这会不想说也得说了!”

 

孙哲平沉默半晌,支支吾吾地吐出了几个字:“出事儿了?”

 

“孙哲平,”张佳乐的声音轻了下来,而每一个字都带着十分的寒意,“那架飞机上有292个人。”

 

“我——”孙哲平显然也是愣住了,“我不知道那是航班号。”

 

他瞪着张佳乐闪烁不定的眼睛,吞吞吐吐地说着自己也觉得匪夷所思的话:“那是我听到的声音,好像有人在我脑子里敲着一串一串的电码,所以我就把它们记下来了。被圈出来的是这两个星期反复出现的节奏……”

 

“我觉得自己精神没问题,心理考核都过了。”孙哲平补充。然后他看着张佳乐的眼神从愤怒到诧异再到充满了怀疑,忽然觉得这句话说得自己都不信。

 

张佳乐垂下了拿枪的手:“他们……没在你脑子里装东西吧?”

 

孙哲平犹豫了一会儿说:“不知道。但是身体里没有金属所以肯定不是芯片,张新杰都把我都照了两遍了。”

 

“这事他知道吗?”张佳乐问。

 

孙哲平双手揉了揉太阳穴,顺着额角撸过平短的头发,皱起眉头摇了摇头,说不出的纠结。

 

“对不起,大孙,是时候让大家都知道了。”张佳乐跌跌撞撞地跳下床,走进卫生间洗了把脸,然后顺便捡起孙哲平的衣服往他脸上一扔,“走,开会去。”

 

他俩来到会议室的时候,屏幕上陆陆续续的已经来了不少人。由于气氛过于严肃,甚至没有人注意到张佳乐和孙哲平是一起进门的这个细节。微草那边在播放一段录音,嘈杂的电流音里传来一下又一下的金属撞击声,一个男人对着传呼机嘶声吼着张佳乐听不懂的语言。远处隐约传来了女人的尖叫,然后录音口重重地撞到了一个什么东西,发出“嘭”的一声巨响。紧接着又是一连串刺耳的电流音,再也没有了人声。

 

王杰希将这短短37秒的录音播放了三遍,直到喻文州提问:“他喊的是什么?”

 

“是马来语。‘疯了,全都疯了!’”叶修翻译道,“‘不要咬你自己。哦,不,也不要吃我。不要吃我。’”

 

众人面面相觑。

 

“这个是我们收到的最后一条消息,”王杰希垂眼,又重复了一边不久前发生的事。当天傍晚北京时间19点整,亚航X D7316 航班载273名乘客与19名机组人员从吉隆坡国际机场准时起飞,前往北京。

 

22点37分,D7316起飞三个半小时后,机长向地面发出备降申请,原因为有乘客疾病突发,需要紧急医疗。

 

22点48分空中交通管制台联系好了最近的备降机场与医疗团队,而飞机却偏离了备降航线。机长请求紧急迫降,声称飞机已有近一半的乘客开始互相啃食,情况完全失去控制。

 

22点52分,飞机与地面失去联系。

 

23点05分,D7316于民用雷达上消失。

 

由于近几年来全球航空恐袭事件频发,民航管理也加入了军用力量,所以微草空军是最早接到这一消息的。由于事态特殊,对外消息一概封锁,上交联盟处理。

 

“所以现在飞机是失联了?”喻文州问。

 

“不,”王杰希面无表情,“我们已把目标清除。”

 

“什么——?!”张佳乐一掌拍在桌子上站了起来,“你们这是——”

 

他把草菅人命四个字狠狠地咽了回去,激动得浑身发抖。孙哲平一手搭住他的肩膀,把人按着坐了下去。所有人都面色凝重地看着屏幕,长久的沉默。既然微草会如此行动,必然是上面的意思。

 

“你有没有想过,让这样的一架飞机降落,”叶修慢悠悠地吐出一口烟,勉强压下了眼里的伤痛,“会造成多大的恐慌?” 他拿食指敲了敲桌子,继续说道:“海洋上高空解体,搜救队有几天好忙了的。还好在中国海域,黑匣子一定得是我们的,不能给外媒说三道四的机会。”

 

喻文州皱眉:“所以对外封锁,修改数据,这事就打算这么瞒下来了?”

 

“对于知情者,那一发防空导弹就是我们宣战的态度。”王杰希冷冷地说。

 

“宣战?”楚云秀一声冷笑,尖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心里都有谱了嘛,啊?”

 

“从上次发来的影像来看,患者脑内奖赏通路被高度激活,类似精神性贪食症[1]。”张新杰顿了一顿,“而另外一个患者大脑里安多芬片[2]的分泌量异常之高,所以或许因此他完全感觉不到疼痛。”

 

“自发性精神疾病几乎不可能如此极端,所以我们目前的理论是药物刺激,”方士谦补充道,“我们推断这几起暴食事件都是通过药物诱导使患者看见食物便过度激活脑奖赏通路,而该药物能同时刺激脑下垂体分泌大量安多芬。”

 

“如果这个推论成立,那药物没准就被混进了飞机里的公用饮水。”叶修颔首,若有所思,“那片海域还得封锁捕鱼。”

 

“说起来,上次那两个人之间倒是没有找出任何共同点。唯一值得注意的是那个乞丐之前常年乞讨的城市距离出事地点大概相隔了几百公里,”楚云秀在电脑面前噼里啪啦地打字,拉出几页资料。

 

“来来来,还有什么?”叶修又恢复了之前懒洋洋的态度,往靠椅上一躺,“有线索的都别捏着藏着呗。”

 

张佳乐闻言看向了身边的人,而孙哲平选择性地无视了他的目光。最后被某人盯得坐立不安,孙哲平哼了一声站起,拍了拍张新杰的肩:“陪我回一趟医院。”

 

被点名了的人有些不明所以。“我忽然想起来,之前忘说了一些事儿。”孙哲平双手插在裤袋里,平静地眨了眨眼。

 

张佳乐转头看了看两人离开的背影,心一下子又揪了起来。他忽然听到叶修喊了自己名字,又回头看视屏。叶修扬了扬手里的烟,笑着道了一声谢,眼里闪着狐狸一般狡猾的光。

 

“原来你也早怀疑他了,”张佳乐笑得不知是讽刺还是悲凉,轻声道,“所以才拉我入伙的吧?”

 

叶修弹了弹烟灰,嘴角扬起一道精打细算的弧度。“我找不准孙哲平的弱点,而你——”他眯起眼睛,“或许就是。”

 

“叶修,我不是你用来对付他的筹码,”张佳乐微微握起了拳头,目光清冷,“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不再看大屏幕,他转身大步流星地走了。

 

-TBC-

1. 神经性贪食症(Binge Eating Disorder):反复性暴食,但是现实生活里这个病没有吃人那么夸张。

2. 安多芬(Endorphin):结构类似吗啡,人脑分泌的天然镇痛剂。

3. 又度过了忙成狗的一周。祝大家五一快乐!

4. 感觉我又黑了一遍马航。

 

 
评论(19)
热度(26)
文盲写手|渣渣翻译|安静地做一只Fassy的迷妹
© 一只蹦跶的二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