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蹦跶的二狮

【双花】大孙迷の空手劈榴莲

关于这个故事:某只羊说她要看大孙空手劈榴莲。

关于BGM:点我食用

Trigger warning: Po主向党发誓自己坚决没吃药。

 

又是一年毕业季,应届毕业妖张佳乐惴惴不安地前往导师办公室领考题。

 

须发皆白的老者双臂折叠横于胸前,掌下缓缓凝出一个光球。起初它只有一个拳头那么大,外圈闪烁着依稀蓝光。那个世界如同一片遥远的星云,它缓慢地旋转着扩张。千万个小球在混沌中翻滚成型,依次显露出隐约的色彩。温柔的雾气将两人笼罩,老者低沉开口:“在这世界上存在着数不清的平行宇宙,而你便要前往其中一个——”

 

张佳乐定睛一看,只见导师身前那片混沌里大部分的小球都化作了不成形的烟絮,最后只剩下一个飞快地旋转,光芒大盛。“在那个世界里,有一款非常热门的网络游戏名为荣耀,而你的任务便是拿下荣耀联盟职业联赛的总冠军。”

 

“可是……可是我的本体是一只榴莲啊。”张佳乐有些为难。因为以他现在的修为,一天只有几个小时可以化作人形,其他时间都只能以本体出现。

 

“所以,你还需要找到这个人,”老者的手一挥,空气里出现了一个三维人形,“只有被他空手劈开,你才能够永久地拥有人形。”

 

模型里的人有着高大的身体,短而黑的头发。他双目如炬,嘴角扬起了一道漫不经心的弧度。张佳乐上上下下把人看了无数遍,直到把这个形象深深地刻进了脑海里。

 

“准备好了吗?”导师微笑着问。

 

张佳乐咽了一口唾沫,举手表示自己还有问题:“可是有那么多平行宇宙,万一我走错了怎么办?”

 

“哦,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老者颔首,“如果你走错了,只有找到这个人并且被他劈开,你才能回来。”

 

很多很多年以后,在妖界高等学府的过往优秀毕业论文里,有一篇的题记写得尤为感人。“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能换来今生你从我的树下走过。我愿用千万次回眸,换得今生将你砸中。”作者是一只花妖,张·榴莲·渴望被空手劈开·佳乐。

 

天道横在,六界轮转。每月十五晚上25点01分,由于特殊的引力作用,妖界各处会出现通向其他宇宙的虫洞,届时百鬼夜行,群魔乱舞,当然也包括一些蠢蠢欲动的、人畜无害的、苦于毕业的小妖精们。通过一个月废寝忘食的研究,张佳乐使用盛济尔克坐标系,莫托塔方程和古危特斯基定理[1]终于算出了自己要去的那个空间的具体位置。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终于,次月十五,张佳乐捧着闹钟等待着指针跳到25那格。

 

[目标地图读条中——完成度70%]

 

张佳乐又检查了一边先前输入的数据,满意地看着显示器上缓慢推动的进度条,感觉自己棒棒哒!他心里忍不住激动地打起了小鼓,身上每一根棕黄色的突起都兴奋地呐喊:毕业,我来啦!!

 

可是就在进度条读到99.9%的时候,它忽然卡住了。一个报错提示跳了出来:您的支付宝内幸运余额不足,不能传送至所设置目的地。请问您还要继续吗?

 

张佳乐由于心情过于激动,不小心手滑点了确定,然后蓝光一闪,他就失去了意识。迷迷糊糊的最后一眼,他好像看见了披着霞光被白雪覆盖的皑皑山头。

 

孙·酷炫狂霸·少侠·哲平,体重一米八三身高七十二公斤,天生神力,师从昆仑山巅百花宫,是执剑长老门下的大弟子。

 

“大师兄,侠义榜又更新了,咱刷吗?”

“刷刷刷,那个叶不羞都占领侠义榜首连续三年了,能忍?”孙哲平大手一挥。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晴空如洗,樱花以五厘米每秒的速度落下,几片粉红的花瓣落在了那份雪白的委托书上。

 

委托任务:榴莲粽

委托人:吴邪

描述:十年之后,在长白山青铜门后面我没有找到小哥,但是发现了一个榴莲。现在在家里也放了两三个月了没烂掉也没裂开,我就是想请人看看,这种烂尾的结局底算个啥?!

 

孙哲平皱了皱鼻子,只觉得这委托书的字里行间有一股妖气扑面而来。等他御剑飞到H市见到那个榴莲的时候又过去了一周。那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榴莲,但是热带水果为什么出现在了长白雪山?几个月过去了这颗榴莲又为什么不腐不烂?这一切的背后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只见孙道长气沉丹田,缓缓运力。就在他的掌风劈到之际,榴莲的顶端忽然惊慌地立起了一根呆毛,接着整颗榴莲“嘭”得一下就消失了。

 

“道长真乃神人也,”天真无邪同志看得目瞪口呆。

 

与此同时,消失多年的张起灵在赤道边上的一个小岛上连打了三个喷嚏,他眯起眼抬头看了看明晃晃的阳光。就在不久前,他感受到自己所在的空间发生了微妙的扭曲,他似乎和一个什么东西交换了位置。但是……好像……那是……一只榴莲……吧?一定是自己太累了,张起灵一屁股坐在了浅金色的沙滩上,任海浪吐着白色的泡沫舔过自己的脚尖。

 

在回到了妖界之后,张佳乐很是郁闷,他又埋头核对了自己的各种数据和建模,以确保第二次万无一失。为了储蓄更多的幸运值,他还去妖界孤儿院打了几个星期义工。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就在第二次地图读条结束的时候,屏幕上忽然跳出一条提示:“您所选的地图因为荣耀职业联赛暂时人满,系统将对您进行随机传送。”

 

张佳乐一口老血喷在了屏幕上,然后再一次失去了意识。等他醒来的时候,自己正蹲在一颗松树的阴影之中。张佳乐环顾四周,在不远处看到了一块木牌,上面写着“百亩森林”。细碎的阳光透过了纵横交错的枝桠与叶片,在地上投下跳动的光斑。空气里弥漫着氤氲水汽,松针混着泥土的芬芳扑鼻而来,张佳乐身边的一朵粉色小花忽然抬起了脑袋,调皮地对他眨了眨眼。

 

张佳乐无奈地思索着如何才能找到自己那位孙·移动传送点·不记得了·什么的,耳畔却响起了一阵令人十分不愉快的“嗡嗡”声。他睁开眼,只见一只小蜜蜂在自己头上好奇地打转,忽然觉得自己右眼直跳。“蜜蜂大哥,我可不是朵花儿!”张佳乐一边说一边瞥向自己身边的小粉红,可小花非常机智地将自己缩了起来装死。

 

最后小蜜蜂还是停在了张佳乐身上,吓得某妖浑身的刺都竖了起来,大吼一声:“我真的不是花!”小蜜蜂也被吓到了,一着急就狠狠地把屁股上的那根针扎进了张佳乐的脑袋上,于是一声惨叫划过森林上空,大地抖了三抖。

 

在乌鸦飞过,树叶飘落,尘埃落定之后,小蜜蜂病恹恹地从张佳乐身上滑落,一切又归于平静。这个时候,远处忽然传来了笨重的脚步声。一只毛茸茸的小熊穿着红色的衣服正气喘吁吁地往这里跑来,他浑身上下都是暖洋洋的金黄,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终……于找到你了!”孙·维尼·哲平·熊跑到张佳乐身边,上气不接下气。

 

张佳乐一下子激动了!这服务真贴心!快送老子回去!

 

然后维尼孙蹲下从张佳乐身边捡起那只奄奄一息的小蜜蜂,像宝贝似的捧在掌心里:“我一路追着你跑呢,怎么飞得这么快。”

 

张佳乐的内心在滴血,大哥敢情您看我一眼好吗?!

 

“说好的蜂蜜呢?”维尼孙看起来很失望,整张脸都皱成了一团,眼里水汪汪的。他戳了戳小蜜蜂的肚子,半死不活的蜜蜂扭了扭屁股,针头指向张佳乐。

 

“这里面有蜂蜜?”维尼孙终于正眼瞧了瞧那个榴莲。张佳乐觉得这辈子自己都没有那么渴望被打开过!他看着维尼孙拿舌头舔了舔嘴唇,眼里闪闪发光的,然后他对着自己举起了毛茸茸的熊掌——

 

“啪”得一声,张佳乐却纹丝不动!

 

小熊的爪子上出现了数个血孔,它们慢慢撑大,最后变成了一张张小口。黑色又细小的舌头发着“咝咝”声从血口里面探了出来,缠住了小熊的手臂。掌心上的伤口迅速撕开,连成一片,只见鲜红的肉里吐出了无数只密密麻麻的眼睛,黑色的眼珠上下翻滚。

 

这个时候,小蜜蜂的脸上绽开了一个阴暗又扭曲的笑容,它尖声冷笑:“我在那个榴莲上施加了巫婆诅咒!”小熊眼里闪过了委屈和惊慌,不知所措的样子。

 

“卧槽老子打一开始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东西!”张佳乐一下子炸了,四周瞬间妖风大盛,子弹连发的声音再一次打破了森林的宁静。被掀起的尘土中站起了一个战士的身影,酒红色的长发扎在脑后,随风飘荡,他的手里拿着一把霰弹枪,腰间别着数个榴弹。

 

张佳乐哼了一声,狠狠地在小蜜蜂尸体上又补了几脚,又吐了一口唾沫:“我呸!都怪你的诅咒!害得我都回不去了!”

 

小熊呆住了,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人不说话。张佳乐单膝点地跪在了他面前,几近热切地抱住了他的肩,边摇边喊:“带我回家!”

 

维尼孙歪着脑袋举起了自己的爪子,满脸都是苦恼:“你知道怎么解除巫婆的诅咒吗?”

 

张佳乐皱了皱眉头,仔细地思考了一下。忽然脑子里灵光一闪,他想起了自己年前上的那门由著名教授格林先生教的《异度空间童话论》。犹豫半晌,他捧起了小熊的爪子印上深情一吻。

 

那一瞬间似乎很快,又似乎很漫长。快得只够张佳乐闭上双眼,慢得又好像光年外的一滴水砸进寒潭,涟漪慢悠悠地一直泛到他的心上。小熊掌心的伤口开始缓缓愈合,手臂上交错着的黑色舌头逐渐干枯,被风一吹就变成了碎屑飘落了下来。

 

维尼孙裂开了嘴,爪子向张佳乐脑袋摸去:“谢谢你!”

 

张佳乐对小熊挤了挤眼睛:“谢啥啊,告诉你一个秘密哦——”

 

就在小熊的手触碰到张佳乐的瞬间,那个一身武装的弹药专家消失了。维尼熊听到了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声音,里面满载着笑意:“在另外一个世界,我们还要一起拿冠军呢!”

 

张佳乐再一次回到了妖界,第一件事就是给虫洞维护协会写了长长的一封投诉信,声泪俱下地控诉了“地图人满随机传送”这个设定的坑爹性。不过这点小挫折并没有打击到他,张佳乐看着屏幕上的那行大字“胜败乃兵家常事,大侠请重新来过”始终深信:再传送一次,自己又是一条好汉!

 

不过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永远是残酷的。第三次传送,由于网络一下子彪了延迟,只有一部分的张佳乐被传送了出去。这次他虽然去了正确的世界,但是他变成了一块榴莲酥。在被导师救回来的时候,剩下的记忆并不完整,他只记得那个自己出现的餐厅好像叫蓝雨,有一个人在他身边叨逼叨了几个小时也没把它吃了。

 

重新被导师拼装起来以后的张佳乐住了一个星期的院。那天他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里阳光和煦,海风温柔,他张口呼吸着海边的腥咸。然后那个人从自己的树下走过,他假装漫不尽心地砸下去——正确的世界正确的时间正确的人,一切都是那么完美。

 

然而,生活总是还要继续,这个业呢,也总还是要毕的。第四次。张佳乐身心俱疲。他抱着“这次又会出现什么奇怪的事呢”的心情,再一次输入了传送数据。人总是会在期待满满的时候失望,而在生无可恋的时候发现惊喜,对于妖来说,这亦是永远不变的真理。这一次,张佳乐出现在了一个类似俱乐部的地方,他一下子激动得都要波动了!

 

不远处有一群男生正凑在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

“队长,队长轮到你啦哈哈——”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心话吧队长!”

一群男孩子闹腾着起哄。

“大冒险。”孙·这次终于对了·百花队长·哲平拽拽地扬了扬下巴。

 

“那你就去把那个榴莲空手劈开!”一个孩子指向了阴影里的桌子。

 

“那还不是小意思,”孙哲平轻笑起身,一群人拥着他向张佳乐走了过去。孙哲平一手握住手腕转了转,随后把手高高扬起。

 

“停!”就在这个时候张佳乐大喊一声,被吓了一跳的孙哲平左手稳稳当当地停留在了榴莲上方一厘米处。榴莲顶上爆出一声脆响,一道口子裂开,乳白色的柔软伸展而出,吮吸住了他的手指。

 

“喂,你!我们一起、去拿个冠军吧?”

 

-END-

 

孙:为啥老子每次看到榴莲都得劈啊?

张:因为你的色定就四100%空叟劈牛粘呐!

孙:谁想的设定?说出来老子一定不打它!

张: @青棠兔子羊 

 

1.盛济尔克坐标系,莫托塔方程和古危特斯基定理,在妖界量子物理学中统称为盛莫古危系统,不过想必是难不倒乐乐的!(你滚

2.我好想次榴莲酥

3.同上

4.同上

5.感觉我再也不能安心地码正剧了。

6.有时候我总是会忍不住想,人要经历过多少次失误才能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遇见正确的人?又或许,这一辈子我们眼中的真实,便是在那无数种可能性中,早已被做出了的选择。

 

 


 
评论(7)
热度(47)
  1. 青棠一只蹦跶的二狮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青棠欢
      每个残(魔)暴(性)的故事都有一个腥(疯)风(癫)血(至)雨(死)的开始……  某年某月某日,阿
文盲写手|渣渣翻译|安静地做一只Fassy的迷妹
© 一只蹦跶的二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