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蹦跶的二狮

【双花】生死与共 9

前文

--------

张佳乐一边通知了霸图正副队长,一边带孙哲平去办公室找来纸笔。韩张很快就到了,两人都是一脸严肃。

 

“你没事吧?”张佳乐压低了声音,神色里是掩不去的担忧。孙哲平摇了摇脑袋,只管埋头记录电码。张佳乐伸手抹去他额角晶莹的水珠,嘟哝了一句:“没事还哪来这么多汗。”

 

“脉冲太强了其他神经元不习惯吧,我看着能不能把信号放大倍数调小一点。”张新杰若有所思。

 

“有什么新情报?”韩文清脸色并不好看。

 

“他们即将要进行一笔交易,”孙哲平放下笔,食指扫过一行数据,翻译道,“就在这个月十七号下午三点,在这个……呃……什么什么地方……”

 

“大孙咱靠点谱成嘛?”张佳乐一手重重地拍在他的肩上。孙哲平把电码在纸上一个一个地拼出,编译出来却是一长串对不上号的英文单词,最后接了一溜数字“518000”。

 

“你没翻错吧?”

“六位数,会不会是邮编?” 

“大孙你断句断错了,这里好像不是英文是拼音……”

四个脑袋在一张A4纸上七嘴八舌地凑成一团,张新杰一边飞快地打开了电脑。

 

“518000是S市福田区的邮编,”他接着又输入了地址拼音,屏幕上红色的坐标点动了动,地图瞬间放大,每一条街道都能看得清楚,“哦,这个月十七号这儿有一家新的印象城刚好开张。”

 

“印象城?”

“In City,是百货大楼连锁。”

孙哲平嘴角泛起一抹苦笑:“十七号新的百货大楼开张?可真是会挑地儿。”

“有说交易内容吗?”

孙哲平看了看编译,回道:“代号NT-169。”

“到时候人山人海,不仅逃跑容易,还吃准了我们不敢闹大造成不必要的恐慌。”韩文清冷哼了一声。

“NT-169是什么?”张佳乐问。

“NT……NT……Neurotransmitter?”张新杰食指一下一下地敲着桌面,出神地盯着天花板,嘴里反反复复地念叨着“NT”。忽然他露出了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唇角轻轻地吐出了一个单词:“NeuroToxin!(神经毒物)”

“拦下来。”韩文清立即下达指令,拿起座机就拨通了联盟在S市特别行动中队轮回的号码。

 

轮回队长周泽楷话虽然不多,但是做事效率极高,第二天就拟定好了伏击方案和作战部署。霸图这边一小队人即刻跳上飞机,还顺便捎上了人工信号接收器孙哲平同志。

 

“张副,万一,我说万一啊,”暂时不明所以的秦牧云皱了皱眉头,对孙哲平投去了极其不信任的一瞥,“完全就没有这回事儿怎么办?”

 

孙某人冷哼一声把头转向了窗外,而张新杰推了推眼镜,一言不发。最后是张佳乐笑眯眯地打破了略微尴尬的沉默:“还能怎么办?一起揍他呗!”说罢伸手一指孙哲平。被指着的人懒洋洋地扭过头,向张佳乐投去了“回家再收拾你”的目光。

 

“话说他们到底在你脑袋里装了什么东西啊——”张佳乐一声哀嚎。孙哲平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脖子后面贴着的金属片,轻笑着说要是能听到他们的通讯也不错啊。

 

到了轮回以后,一切都按着周泽楷的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所有行动人员在十七号当天提前两个小时到达了新开张的银泰城,街道前车水马龙,到处张灯结彩。广场上飘着气球和横幅,各种促销的商家在正午的骄阳下搭起了五颜六色的小帐篷,音乐响得几个街区外都听得到。

 

由于暂时没有潜在炸弹威胁,爆破组组长张佳乐就被抓去充当了一个狙。轮回那边早就准备好了周边建筑的三维结构图,周泽楷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圈出了四个狙击点。张佳乐分到的是西边三号阻位,地点是位于印象城对面大厦18层空中旋转餐厅女厕所的第二个隔间。张佳乐在百花的时候出的大多任务都是缉毒,所参加过的城市反恐都只是演习,于是乎蹲在女厕所的马桶盖上组装着自己那把JS7.62mm步枪的张佳乐,心里不知是啥滋味。他将隔间的小窗移开了一条缝,地面上的车辆就好像小型的塑料玩具,望出去视野极好。

 

在阻击手布置好了的同时,突击组的人伪装成了游客也散落在了商场的各个层楼。张新杰和孙哲平坐镇摄像头监控中心,一边用电脑连接上了信息部的楚云秀,一边打开了近百个录像监视的小窗口,只见画面里人群摩肩接踵,川流不息。

 

“我们的目标应该穿着黄色的风衣,交易物品为一个粉色手提包。”跳动的电码如约响起,在收到信号以后孙哲平很快地在公共频道里共享信息。

 

“这种搭配听起来像个妹子啊……”杜明一阵嘟哝,目标似乎和他心中八块腹肌的光头墨镜糙汉不大一样。

 

“有先入为主的目标形象是十分危险的,他可能是任何人!”张新杰在频道里提醒了一句。

 

“这里是一层二号,好多人都拿着粉色手包。”有人报告。

“三层一号。香奈儿最新的粉色情人手包系列今天促销活动打对折,这儿人就差没把柜台挤塌了。”

 

孙哲平眼神一亮,连忙单独找来了三楼离香奈儿专柜最近的监控录像,张新杰在对讲里下达指令:“所有黄色风衣的人都不要放过。”

 

在这么混乱的人群里偷偷地往人衣服上粘定位器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很快张新杰的屏幕上亮起了一颗又一颗的小绿点,标记着所有穿着黄色风衣的人,暂时所有的潜在目标都还在商场的正常范围内活动,没有人离开。

 

大概又过了十几分钟,孙哲平揉着太阳穴在iPad编译程序里敲着电码,转译器里拼出了一句“I AM READY”。

 

“他说他准备好了,发现目标了吗?”孙哲平在公共频道里沉声问道。

 

公共频道里一片沉默。

 

“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张新杰看着屏幕说出了自己的担忧,“如果接头人收到的信息和我们一样,那他也不可能一下子找出交易的人,一定漏了点什么。”

 

孙哲平舔了舔嘴唇没说话,然而五分钟以后他又接到了新的信号,不禁皱起眉头:“交易已经成功了。”

 

“等一下!”张新杰忽然喊到,指着画面的一角,“这是个模特儿吗?切去可以看到她的监控。”

 

孙哲平将香奈儿专柜四周的监视器全都转了一圈,最后停在了一个可以看到那整个模特的视角,轻声骂了一声娘。画面上赫然是一个穿着明黄色风衣的女模特,她身体微微向左倾倒,一手叉腰,另外一只原本应该拎着包的手里已然空了。

 

张新杰问道:“刚说准备好的时间是什么时候?”

“两点三十一分,”一边说着,孙哲平直接将录像倒到了两点二十五分开始重新播放。果不其然,在那个时间点模特手里还拿着一个粉红的手包。

 

“这个人,他在模特的包里放了东西!”张新杰指着屏幕喊道。孙哲平迅速地暂停,并在隔壁镜头里找出了这个人的正脸,截图,放大,即刻传送给了信息分析部。

 

“兵分两路,我去拦人,你去查谁买走了那个包。”张新杰说这句话的时候,录像里店员小姐从模特身上取下了手包。孙哲平点了点头,连忙向三楼奔去。

 

很快的,楚云秀根据人物三维建模在百货大楼所有的录像里找出了这个人全部的行踪:“就在两分钟之前他去了地下车库,车牌号是——靠,看不清楚。”

 

张新杰连忙在频道里更新情报:“交易已结束没有成功拦住。所有阻击手做好准备!”听到这句话张佳乐一下子打起了精神。

 

“他向出口E走了!”楚云秀喊道,“雪佛兰紫红色的SUV!”

 

“三号。”阻击手频道里周泽楷冷静的声音传来,一如既往地惜字如金,“报告路况?”

 

“再重复一遍,目标开着雪佛兰紫红色的SUV。”

 

张佳乐透过放大十倍的瞄准镜紧盯住了E出口,很快地便看到了一辆赌在了出口的紫红色SUV。“目标锁定,视角100%。”张佳乐眯起了眼睛,子弹上膛,“路上堵得要命,哦等等,他走了公交车专用通道。还好是红灯!”

 

“打GPS追踪,”张新杰道,“人太多了。”

 

“靠你们不早说!”张佳乐嘴里抱怨着,但还是手速如飞地在枪管前段装上了GPS追踪贴的发射器。如此一来打中目标的不再是子弹,而是一颗极小的金属跟踪器。

 

孙哲平笑着说了一句,乐乐,手别抖啊。

 

“手抖你妹!”就在红灯跳成绿灯,目标车辆重新开动之前,张佳乐一颗定位器正中靶心。

 

与此同时,三楼香奈儿专柜,抓着店员一顿盘问的孙哲平和身边成双成对你侬我侬的各色情侣显得是那么格格不入。年轻的店员似乎被孙哲平的急切吓到了,结结巴巴地说是有一个姑娘强烈要求想买模特身上的那个包。虽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还是给人拿了。然后她显得十分为难:“人这么多我怎么可能记得长相啊!好像是个长头发,大波浪那种。”

 

无奈之下孙哲平又追去了收银台查付款记录。“请问您有相关证件吗?”收银的姑娘不动声色地上下打量了孙哲平一眼。孙同志一摸口袋眼泪掉下来,只好向附近的便衣请求援助。

 

另外一边,轮回已经派出了一辆车跟着追踪信号走了。

 

“车主今年31岁,是一家外企的IT工程师。”楚云秀从数据库里找出了这个人的各种资料,“啧啧,往盐田开了啊,那儿是科技区吧?”

 

“莫要打草惊蛇,争取跟到他的目的地。”张新杰道。

 

“明白,现在我——”对讲机那边传来了江波涛的回复,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切断,追踪器上的小红点在瞬间消失了。

 

“怎么回事?”

“小江?收到请回复!”

 

半晌对讲机那边才传来了回复,江波涛的声音干涩嘶哑:“我们的目标闯了红灯被一辆货车撞飞了。”

 

-TBC-

 

过度卡得no more me剧情写的什么鬼!!!

什么时候才能好好谈恋爱啊啊啊啊跪求明天赶论文手速如飞OTL

垂死病中惊坐起这周我还没更新 TwT 快夸我!

 
评论(11)
热度(30)
文盲写手|渣渣翻译|安静地做一只Fassy的迷妹
© 一只蹦跶的二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