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蹦跶的二狮

【双花】生死与共 12

 前文

爆炸发生的时候,张新杰载着孙哲平的车已经开到了几个街区之外,原本是为了避免太多人一起堵在门口,看着可疑。等他们往回赶的时候,救护车消防车和警车闪着红蓝相间的光从各个路口呼啸着赶到现场,尖锐的笛鸣音里人声嘈杂,然而孙哲平的耳畔却是出奇的安静。好像有人在他的耳蜗里塞了一张过滤网,让他现在只能听到一个声音——从张佳乐传呼机那边发出的电流音。可是在那一声有炸弹要撤离的预警之后,几声枪响,玻璃碎裂,紧接着就是爆炸的轰鸣,最后波澜不惊的杂音里没有一丝生气。

 

孙哲平觉得自己拿着耳机的手止不住地颤抖。

 

由于大厦边上车辆过多,张新杰在外围就踩下了刹车。他的余光扫过了一旁记录电码的草稿纸,编译并没有出错。上面白字黑字地列着地址与房间号,注明为紧急会议。难道警方能截取情报的事情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对方并且如此迅速地就设下陷阱作为反击?还是——张新杰的目光冷冷地落在了右边的人身上。

 

孙哲平此刻脸色有些苍白,面无表情,嘴唇抿成了一条线。或许是因为身边坐着联盟著名的战术大师,孙哲平现在满脑子考虑的并不是爆炸案本身,而是此时此刻张佳乐的安危。从张佳乐发现炸弹到爆炸,大概有一分钟的时间,他相信张佳乐有能力逃出去。然而逃出去以后呢?通讯器是坏掉了吗?没有起伏的电流音让他觉得很不安。

 

偏偏让人走进那个房间的还他妈的是自己。一念至此,孙哲平觉得胸口有一些窒息。闭上眼睛就好像能看到张佳乐独自走进大楼之前转身摆手微笑的模样,他的轮廓很清晰,可表情却有些模糊。孙哲平当时也没怎么在意,因为他们之间说过太多次再见,所以他从来没有想过会再也不见。

 

说了再见的就特么要给老子回来。车子还没停稳,孙哲平就迫不及待地打开车门,却被张新杰一把抓住。

 

“你——”孙哲平满脸诧异地瞪着张新杰用力抓着自己小臂的手。

 

“对不起。”张新杰从车的抽屉里拿出了一副手铐,在他面前晃了一晃,声音里不带一丝感情,“不要逼我用这个。”

 

“你怀疑我?”孙哲平忽得笑了,深褐色的眼瞳里静静地燃起了冷火,“你觉得我是故意把人引去那个房间的?”

 

“我没有说你是,但是我不能排除这个的可能性。”张新杰冷静地陈述,低头扫了扫通讯器,上面有一长溜儿来自叶修、韩文清的各种未接来电以及留言,“在排除这个可能性之前,我不能放你自由行动,也不能让你参与救援。”

 

孙哲平的气息一下子急促了起来,张新杰握紧了手中手铐,一手摸上了裤袋里的麻醉针,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然而孙哲平终究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做。他只是从牙缝里冷冷地挤出一句话:“我没法证明自己的无辜。但是不管我这辈子算计谁,都绝不会是张、佳、乐。”

 

“希望如此。”张新杰颔首,摇下车窗和那边急匆匆跑出来的轮回队员交代了几句话,然后转过头和孙哲平说道,“还麻烦你和轮回的人先回基地。”

 

孙哲平一脸“哥你逗我呢”的表情看着张新杰不说话。

 

“我知道你担心张佳乐。”张新杰叹了一口气,“但是他也是我的战友。就目下情况来看,你的配合就是对我们工作最大的支持。我们会找到他的。”

 

“有时间和我废话,还不如快去找人。”孙哲平一脚踹开了车门,头也不回地跟着轮回的人走了。

 

杜明看着孙哲平铁青的脸缩了缩脖子。他咽下一口唾沫,战战兢兢地打开车门,对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孙哲平二话不说地就坐了进去,瞬间将车里的气压一下子降低了两个等级。杜明觉得这种时候自己学习队长的无口神功才是最明智的选择,于是默默地踩下了油门。车子开始前进的时候,孙哲平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已经撑起了明黄色的封锁条,各种车辆横七竖八地停着,不同制服的人进进出出。

 

张佳乐,你到底在哪里?

 

记忆里爆炸后焦黑的断肢和某个人明亮的笑靥重叠在了一起,孙哲平不禁紧紧握住了拳头。然而他相信张佳乐,相信他每一次都能从滚滚浓烟里走出来。神采飞扬或是满脸狼,笑得一脸得意或是咬牙切齿地骂着娘。与此同时,他也对张佳乐的队友们深信不疑,尤其是那个或许有些死板,头脑却是一流且绝对严谨的副队长。所以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孙哲平长出一口气,闭上眼睛。原本向外伸展的思绪全部都缩了起来,好像神经元的树突开始向内生长,互相挤压。

 

那些给过他痛苦与希望的电码……或许不是一个无心的意外,而是一场处心积虑的阴谋?然而就连方士谦和张新杰都无法解释的电码,到底是从什么时候,通过什么方式,钻进了自己的脑子里?孙哲平并不喜欢捣鼓在美国被抓的那些回忆,药物和疼痛让记忆变的缥缈而扭曲,然而,那些所有他想知道的答案,是不是就藏在这些晦暗不明的角落里?胸口气息一滞,孙哲平忽然意识到,即使他丝毫不愿承认——原来一切的担心和隐约的恐惧,正是因为现下他唯一不信任的人,就是他自己。

 

“我永远都会相信你的。”脑海深处忽然有人蹦出了一句,声音不大却无比坚定。

 

——会傻不拉几毫无保留地相信我的人,果然只剩下你了呢。孙哲平无奈地笑了笑。不过张小花同志,如果被别人拐走了,可不能去帮着数钱啊。只有被我才行。

 

回到轮回基地以后,孙哲平被送进了一间关嫌疑犯的屋子,但是由于表现出了良好的配合,暂时手脚自由。孙哲平什么事情都特别想得通,比如现在吧,反正自己一时半会什么都做不了,愣着干着急还不如休息一下。想着他就靠上长板凳躺了下去,抬起右手挡住了明晃晃的光线。

 

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迷迷糊糊的他忽然听到了外面房间门打开的声音和急切的脚步声。

 

“张佳乐前辈找到了么?”有人压低了声音问。

 

孙哲平立马清醒过来,聚精会神地竖起耳朵。

 

“张副队猜的不错,他确实是直接跳窗跑到了对面大楼,但是我们找到的只是传呼机和定位器没有找到人。地上有血迹,但是看位置应该是从玻璃窗里撞进来时受的伤,但奇怪的是并没有其他的打斗痕迹。”

 

孙哲平猛地睁开眼睛。睫毛扫过了遮着光的小臂,却一直挠到心里,痒得他浑身难受,差点没忍住要蹦起来冲出去。

 

“血迹确定是张佳乐前辈的了?”

“还没有,但是血型是一样的。”

“没有打斗痕迹?定位器被丢一边?一点线索都没有?”

“哎现在事情有点多,紧急会议呢,我先走了你看好这个人啊。”

“没事,他睡着呢……”

……

 

然后房间外面的门被关上了,孙哲平不易察觉地深吸一口气,继续保持着原来的睡姿,而大脑里是前所未有的清明,几个不同的可能性飞快地一一闪过。通讯仪器如果被撞坏了可能会被遗弃,然而定位器被遗落就很可疑了。或许是撞进去的时候掉了没发现?然而张佳乐怎么可能这么不细心。如果说张佳乐是被人带走了,没有打斗的痕迹就说明他当时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是因为撞进去的时候伤到了?还是本来就有人在那里守着?就算早预料到有人会跳窗,对方具体进入哪个窗口都有可能性,所以目的应该不是“守人”。带走张佳乐并不是原本的计划之一,而是突发情况。对方或许只是在观察爆炸,然而也有可能是和爆炸案没有任何关系的不法分子。话说回来不管是哪种可能性乐乐你的运气都也太好了吧……

 

不过这还可能只是一个障眼法?毕竟通讯机和定位器是非常重要的线索,特别容易就被人找到。或许与张佳乐的打斗发生在了别的地方,而事后有人特意将这两件东西转移到了那里来掩人耳目。不过张新杰定会上下搜索那一整幢楼,也不知道有没有其他线索。

 

要是我在现场就好了。孙哲平眯起了眼睛,里面亮起星点不顾一切的寒芒。

 

“前辈?”杜明忽然看到孙哲平从长椅上滚到了地上,双手抱着脑袋缩成了一团。他手忙脚乱地打开了隔间的门,上前试图将人扶起,而孙哲平紧闭着双眼,浑身颤抖。

 

“你是不是……又听到了那个什么东西?”杜明小心翼翼地问道,然而下一秒他只觉得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TBC-

 

我觉得“到了暑假我就可以好好码字了”这种事情简直是我狗生最大的错觉。#手动再见#。每天实习上下班路上就要两个小时,再加上买菜做饭刷锅洗碗锻炼和家人朋友说几句话回到自己房间在电脑面前坐下的时候脑子里简直累得冒泡只想睡觉。T-T。虽然已经放暑假了,但是现在不仅更新速度缓慢还不能保质保量地修改实在是太抱歉了,然而每周我总还是会努力更一篇的(捧蜡烛)。

 

在地铁站门口和流浪汉窝在一起蹭网码字也是拼#手动再见#。我现在觉得一边忙工作一边还能保持更新的文手们简直是太棒了,谁能教我how tobetter manage my time QAQ。


 
评论(10)
热度(31)
文盲写手|渣渣翻译|安静地做一只Fassy的迷妹
© 一只蹦跶的二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