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蹦跶的二狮

大眼儿与眼

1. 盗墓黄和护宝喻在地下挖到了一具画着一对大小眼的棺材,并且为了“是否上交国家”争执了起来。

 

2. 实验课王杰希拿起一管大肠杆菌问E.coli的E是什么的缩写,生物课代表方士谦想了想说E stands for eyes。隔壁实验桌的张心杰同学不小心听到了以后浑身难受并在心里默念了三遍Escherichia。

 

3. 微草广场上传销组组长王杰西套着一身独眼小黄人的外壳在原地转圈。这只小黄人的眼睛原本是可活动的球球,然而它不幸被卡住了,王杰希用力一推,于是眼球弹了出来,吓跑了一地小盆宇。

 

4. 没有人问为什么蓝雨送来的生日蛋糕上两颗樱桃大小不一样。

 

5. (画风好像变了?)世邀赛集训上,团队赛的配合是国家队目前最大的瓶颈。由于角色设定的本身,有些职业天生就好搭配在一起,而有些配置总是略显尴尬。这是他们的劣势,同时也是他们的优势。那些好搭配的职业在一起,在很大程度上也暴露了他们的打法。所以问题是如何将战术玩的在人意料之外,又合乎情理之中。隔壁心脏组就“如何将魔道学者最大效率地融入战术体系”讨论得热火朝天,王杰希一言不发,手指在键盘上劈啪作响。

 

忽然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叶修俯下身,懒洋洋地说道:“是时候解开封印了,魔术师先生。”

 

“不会太乱来吗?”王杰希垂下了目光。

 

叶修扫了一眼训练室,用力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别太小瞧人啊王队,他们跟的上你节奏。”

 

最终,王不留行还是以变幻莫测的身形天马行空地出现在了赛场之上,他强势地突破,创造了一次又一次抢攻的机会。灭绝星辰飘洒着细碎的银光,扫把所到之处,或是烈焰火海,或是霜雪雨下。

 

此时此刻,在离赛场尽万公里的地方,退役多年的方士谦看着电视屏幕,魔道学者尖尖的黑帽子和随风扬起的斗篷在地图上时隐时现。虽然王不留行的外观装备和过去大有不同,就连银武都已经升了不少级,但是他依然在这个飘忽不定的身影里看到了第三赛季那个以不可挡之势冲破了新秀墙的少年。王不留行的每一个动作都牵动着他的心情,电光石火之间他再次感受到了曾经场上的热血沸腾,好像那把有着魔力的扫帚所飞向的地方,就是万丈荣光。

 

——你看,不管过去了多少年,不管为了微草做出了多少妥协,总是会有一些坚持,永远不曾改变。

 

王杰希飞快地调整视角,键盘上飞舞的指尖在场上编织成一个接着一个纵横交错的迷局。“你最舒服,最擅长,最习惯的方式”——不过如此吧。王杰希嘴角勾起一丝微笑,太久没有打得如此畅快过了。王不留行迅速地改变着方向,连续躲开了对面枪炮师的攻击,接着又是一个俯冲突破了对面鬼剑士的阵法,满天星辰碎如雨下,打破盲阵的黑暗,而在他的身后,战斗法师凌空跃起,而更远处枪王的碎霜已然锁上了他们共同的目标。

 

6. 王杰希早上起来打开手机,果断地被从五湖四海发来的“生日快乐”刷屏了。其中有一条QQ留言,长长长长的看不到尽头。“王大眼,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X10086!”

 

晚上他刚推开自家房门,几个拉花同时炸开,细长的纸条和五彩的荧光粉糊了他一脸。王杰希打开灯看着窝藏在房里的那群微草队员,各个脸上洋溢着真挚而热切的笑颜。“队长队长,生日快乐!”

 

大家闹完的时候夜也已经深了,高英杰在帮他清理出最后一袋垃圾之后打着哈欠道了晚安。王杰希被灌的也有些醉意上涌,关了灯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他转头看了一眼地上堆着的生日礼物,抓了抓脑袋,总觉得好像少了一些什么。

 

睡意朦胧间,有人敲了敲门,随后“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竟然忘记关门了……王杰希揉着眼睛坐了起来,只见来人斜斜地倚在门框上,手里握着一只高脚杯。银白的月光隐约照亮了玻璃容器里深红的液体。他将杯脚抬至眉梢,颔首,轻声笑道:“抱歉,来晚了。生日快乐,我的魔术师。”

 

-END-

2015.7.6 单亲好爸爸生日快乐。

还是没好意思把我画的大眼杆菌放上来(深沉

最后,重要的事情:

我是粉真的。

我是粉真的。

我是粉真的。


 
评论(14)
热度(35)
文盲写手|渣渣翻译|安静地做一只Fassy的迷妹
© 一只蹦跶的二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