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蹦跶的二狮

【黄喻】再来一颗黄鱼味的比比多味豆

>>【投喂狗欢系列】、【黄鱼味比比多味豆系列】、【不甜不要钱系列】

>> 多味豆3/12完成,25%读条完毕!第一颗第二颗点我食用

>> 其实我的喻黄或者黄喻只要不上床都是无差(手动再见

 

黄少天生病了。由于从微草主场回来之后熬了一个夜又淋了一场大雨。秋冬的雨似乎格外毒些,这人一回来就迷迷糊糊地发起了低烧。喻文州给他冲了一杯VC泡腾片,第二天烧是退了,但是胸闷鼻涕咳嗽一样不少。

 

咳嗽是干咳,咳起来扯着嗓子疼。黄少天只觉得大概有一斤浓痰压着自己的胸膛,它们堵在气管里却一口都吐不出来。那种喉咙口有东西哽着又弄不掉的黏腻感难受极了,但是这并不能阻止黄少天同学的话唠大业,所谓男儿流血流汗不闭嘴。可是第三天清晨,黄少天悲伤地发现,自己嗓子哑得几乎不成样子,一说话就停不下咳嗽。

 

当喻文州把早餐和药端到黄少天床头的时候,某个人清了五次嗓子直到喉咙口传来了尖锐的撕裂感也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喻文州同情地看了他一眼,在床边坐下,拿手背碰了碰他的额头。还好,应该没有发烧。

 

黄少天撑着自己坐了起来,拿过托盘搁在自己的膝盖上。他在白粥里搅了几下勺子,却发现里面除去米粒什么都没有,有些嫌弃地努了努嘴。

 

“你还在咳嗽,喝海鲜粥不好。”喻文州解释道。

 

黄少天嘶哑地发出了一声听不出是什么话的嘀咕,推开粥就开始拆胶囊的锡盒。

 

“不吃饭不能吃药。”喻文州一把拉住了他的手,柔声道,“先喝点粥垫着。”

 

黄少天没好气地翻了翻眼睛,舀了一勺子粥吹半天。

 

“别吹了,我试过的。不烫。”

 

于是黄少天心一横,拿起碗一股脑把粥都灌进了肚子里。

 

“我看要不今天休息一天?”

 

“你这一脸悲愤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因为肺燥而红扑扑的脸颊打趣道,“隔壁的某些人还巴不得能请一天假呢。”

 

“别瞪我,瞪我你也不会马上好起来。要是你觉得身体可以,下午来参加配合训练就好了,反正上午也没什么重要的事。”

 

黄少天用力地摇了摇头表示不同意。今天可是有指导赛的。这种既可以PK玩又能欺负新人的事情怎么可以不参加呢!喻文州好像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拿食指轻轻地戳了戳他的额头,笑道:“还想打指导赛?你就给我安心养病吧。我先复盘去了。”说着他起身就往门外走。

黄少天想说些什么表示反对,一把拉住了他的小臂。然而他刚张开嘴,咽喉深处干涩瘙痒,又引他一阵咳心咳肺。喻文州转过身,只见黄少天咳得眼泪鼻淌惨兮兮地淌了一脸。他有些狼狈地拿右手指着自己喉咙摇了摇头,接着又指向自己的爪子,一个劲地点头,意思是废了的那是喉咙,又不是爪子。

喻文洲若有所思地看了看自己的爪子,然后摆出一脸“无论如何你都给我在床上老实躺着”的表情,从桌边拿起一卷不少男生宿舍都会出现的迷之卫生纸,向黄少天怀里扔去。脸上闪过一丝暧昧不明的笑意:“老实床上呆着,要不然队里配合训练也别来了。”

 

——哦,喻文州,我生病了你很嚣张啊。

 

黄少天没好气地扯出点纸擤了擤鼻涕,心想,等病好了再来收拾你。

 

复盘结束之后是各自单独训练的时间,喻文州趁机出门逛了一圈,捎了两只雪梨和一小袋川贝母回来。他记得自己小时候每次咳嗽,母亲都会炖一碗冰糖蒸梨给他吃,不仅入口甘甜,还是一味清肺止咳的良药。于是喻文州心血来潮,网上搜了个菜谱决定一试。

 

蓝雨宿舍的公共休息室自带一间小厨房,不过由于平日里俱乐部伙食太好,这间灶台是常年无人使用的,冰箱里堆的也全是饮料零食一类的东西。听说其他有妹子的俱乐部经常会出现爱心甜点比如烤曲奇,巧克力蛋糕,椰汁西米露之类的食物,尤其是在深夜的微博或者朋友圈里。然而,蓝雨庙小厨房里出产过的唯一热食估计就是各种口味的泡面了。不过,可喜可贺的是最起码他们还有一个拯救众宅男于饥饿之中的泡面锅。

 

喻文州在水池里冲干净了厨具,哼着小曲泡了一小把川贝。珍珠似的白球吐着细小的气泡缓缓沉进碗底,慢慢涨开。雪梨米黄色的皮上有着无数个浅褐色的斑点,他不禁想到了外国白人孩子小圆脸上的雀斑,忍不住轻轻地笑了一下。喻文州拿出手机又看了一遍攻略,把梨子洗干净以后切掉了它还带着柄的顶端。他白皙的手上沾着晶莹剔透的水珠,纤长的食指轻轻地搭在刀背上,节骨分明。

 

下一步是去掉梨芯。喻文州以前也没有干过这种事,犹豫了一会,最后决定左手握住雪梨底部,右手拿着小刀对梨芯戳进去。他这个动作不小心被路过的保洁大妈看到了,于是走廊上传来惊呼一声:“队长!”

 

喻文州闻声茫然地回头,只见大妈着急地向他飞奔过来,手里的扫帚扔在了地上:“刀不是这样拿的哇,你这样不小心可就戳到自己左手掌心里面去了!”

 

喻文州脑补了一下刀尖穿过梨子然后用力刺进自己掌心的血腥场面,下意识地移开了左手。大妈说的很有道理,他竟然无言以对。“哎呀队长,您这双手可金贵着哪,别这样拿梨子,来,要这样握。”大妈一边说,一边做了一个示范。她虽然没有打过荣耀,但是也知道这群孩子都是靠手吃饭的。虽然听说自家队长是个“手残”,可好歹现在还有一双白白嫩嫩的手。这玩刀子要是一个不注意,就成名副其实的手残了。

 

监督着喻文州安全挖出梨芯之后,大妈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埋怨道:“我说喻队啊,你这要吃什么和食堂说一声嘛。让他们做就成了,你亲自拿什么刀哪!”

 

“一份心意,别人代劳的总归不一样。”喻文州嘴角勾起一个柔和的弧度,笑得就好像手中清淡的梨香一般清爽。

 

“哎哎,别伤着手就好。”保洁大妈拍了拍喻文州的背,便回去干活了。

 

然后喻文州继续按照攻略的步骤,把浸泡透了的川贝碾成细小的颗粒,和冰糖一起灌进雪梨中间那个刚被挖出来的小洞里。念及黄少天爱吃甜食,喻文州特意多加了一些冰糖。然后他把最开始切掉的顶部又盖了回去,把雪梨放在一个小白碟上,在泡面锅里垫上蒸架,设好时间隔水炖四十五分钟。

 

喻文州端着蒸好的冰糖川贝雪梨走进黄少天宿舍的时候,就看见白花花的纸巾可怜巴巴地堆了一地,黄少天抱着被子对着墙壁缩成了一个球。听见有人进来,他扭着翻过身。

 

“你好点没有?”

 

“……”黄少天张了张嘴,然而并没有发出什么声音。

 

“来,尝尝这个。”喻文州小心地把陶瓷碟子递了过去。蒸透后的雪梨变成了湿漉漉棕黄色。黄少天好奇地看了雪梨一眼,掀开它顶上的小盖子。湿润而饱满的梨肉里含着一汪透明而粘稠的液体,几缕温热的水汽铺面而来。黄少天鼻子塞得严重,所以并闻不出什么味道,但是那甜而不腻的梨香依然隐隐约约地擦碰了一下他的嗅觉神经。黄少天精神不禁为之一振,拿起勺子挖了一小口。

 

“慢慢吃,当心烫。”

 

甜甜的梨肉并没有被炖得太软,咬起来还有一点点脆脆的感觉。当柔软而温热的梨块滑过饱受战火摧残的喉咙,肺部每一根阻塞已久的毛细血管似乎都跟着颤抖了起来。由于闻不出什么香气,食物的味道也跟着显得单薄。但是那种甜甜的感觉,硬是丝丝缕缕不依不挠地从舌尖钻进了他的心底,带着稍微有些烫口的温度。黄少天抬头,对上了喻文州沉静的双眸,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需要说话。

 

真想扑上去亲一口!黄少天觉得心里好像有一万条小鱼在快乐地吐着泡泡。不过想到自己还在感冒,也只好作罢,毕竟传染给喻文州就不好了。那就在帐上再记一笔吧,等病好了再说,要连本加利地亲回来!

 

“下午也休息吧,不缺这一天两天的,”半晌,喻文州低声说道。他温柔的目光里流转过几丝爱怜,手轻轻搭上了黄少天的肩膀。鬼使神差地,黄少天竟然没有异议地点了点头。毕竟有些关怀,哪怕看上去是过分的保护,总是令人不忍辜负。

 

下午是队内配合训练,喻文州一走进房间,就被一群队员团团围住,七嘴八舌地炸开了锅。

 

“队长队长,”卢瀚文举着双手上蹿下跳地喊着,“我们也要吃冰糖蒸梨!”

“是啊,喻队就给黄少一个人开爱心小灶,太偏心了哦!”徐景熙附和。

“这样不利于队友团结。”郑轩翻着死鱼眼却说得一脸正经,李远在一旁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喻文州向后缩了一缩,双手五指张开举过头顶做投降状,笑得一脸无辜:“可是那是因为黄少感冒了呀,你们又没感冒。”

 

然后咳嗽声就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卢瀚文捂着自己脖子一脸快要断气了的样子,其他几个人也是瞬间咳得东倒西歪。喻文州忍不住笑出了声,说都别闹了。

 

“可是黄少感冒得这么厉害,我们压力山大啊。”郑轩正色道。

“预防大于治疗嘛队长!就好像要是能微操躲开伤害就不用我奶啦!”

 

喻文州在心里小声嘀咕了一句真是拿你们没办法,说道:“既然都这么想吃,我一会和食堂说下今天晚上的汤换成冰糖雪梨水好了。大家预防一下感冒也是好的。”

 

“不!我们就要吃队长做的!”卢瀚文依然不死心,小拳头握得紧紧的。

“哦,那我一会不指挥了,给你们蒸梨去?”喻文州歪了歪脑袋。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人说话。

喻文州很满意这句话所带来的沉默buff,于是轻轻拍了拍手,说道:“不闹了,都回去训练。”

 

中途休息的时候,喻文州靠在电脑椅上活动了一下颈椎。如此安静的团队训练每一个人都有点不大习惯,没有了满屏的文字泡喻文州甚至产生了一种自己视角变宽阔了的错觉。他无意转头,一眼就看到了窗边那个空荡荡的机位,或许往那个方向看去早已变成了一种习惯。宽宽的显示屏黑着,鼠标垫旁边静静地趴着一只小狮子。下午偏西的阳光透过玻璃明晃晃地洒进了训练室,眯起眼睛都可以看清那些在空气中上下浮动的光尘,喻文州懒洋洋地伸了一个懒腰。

 

与此同时,明亮而温暖的阳光也照进了另外一个房间,黄少天移开压在额头上的小臂,微微睁开眼睛,忽然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END-

大家是不是和我一样觉得这颗多味豆小了一点呢!在思考了很久以后,我觉得那是因为黄少不能说话!(……

 
评论(10)
热度(52)
文盲写手|渣渣翻译|安静地做一只Fassy的迷妹
© 一只蹦跶的二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