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蹦跶的二狮

【双花】生死与共 13

大家好!还有人记得这个故事吗XD。窝来更新啦!

第一章

上一章

作品目录

本章Trigger warning:可能有恶心(?)场景出没。

 

13

孙哲平脑子此刻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还好这家伙是个愣头小鬼,一下就得手,比他预想的轻松了不少。他飞快地和杜明对换了衣服,由于体型差异杜明的衣服在他身上绷得略紧,怪难受的。孙哲平从他的裤袋里摸出手铐把杜明和长椅下接地面的铁柱锁在一起,顺便摸走了他车钥匙和基地通行ID。

 

或许是因为有紧急情况,开会的人开会,出任务的出任务,孙哲平压低了脑袋一路走出去并没有遇到什么人,偶尔路过两三个也都面色凝重来去匆匆,压根没有人注意到他。凭着记忆孙哲平一会儿就找到了杜明来时开的车,刷卡出基地,一路通畅顺利。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孙哲平一边开车一边把杜明裤带里的东西全部摸了出来摊在了副驾驶座上。一堆没用的小工具,就连把枪都没有。哦,除了一个钱包。孙哲平捏了捏觉得还挺厚实,然而略略期待地打开一看才发现里面全是绿色的一元纸币。忍住了骂人的冲动,孙哲平打开钱包里的卡夹,果不其然都是一些积分卡打折券那种并没有什么卵用的东西。卡包透明的那层夹着一张相片,却不是杜明本人。

 

那是张一寸证件照,水蓝色的底片上一个很精神的女孩子唇角微微上扬,她有着齐耳短发和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照片底下有一行用记号笔写下的小字:My little sunshine。孙哲平并不认识她,而当指腹划过相片微凉而光滑的表面时,他心底莫名一堵——那些被随身携带的笑颜,默默无言地陪着多少人走过了多少岁月,又看过了多少风景?而他决定用这辈子去珍藏的一瞥惊鸿,却永远只能悄悄埋在心底。曾经出于各种安全相关的考虑,他和张佳乐的所有合影早已销毁于多年前某个夜晚。一时间,那些在心中无处安放的思念,混合着此时由张佳乐失联而引起的狂躁,令孙哲平狠狠咬紧牙关,用力踩下了油门。

 

开出轮回基地十几分钟以后车里的传呼机亮起了绿灯,似乎是基地来电,孙哲平想了想,按下拒绝接听,顺便关闭了这辆车与轮回基地的定位反馈。

 

张佳乐会在哪里?现在的科技明明这么发达,然而一旦丢失了追踪仪器,要藏一个人如此方便。比如说,张佳乐现在就死在对面那片废弃工厂里面,而自己开车路过都不会知道。想到这里孙哲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靠,你丫就不能想点好的。

 

很快孙哲平甩了甩脑袋,加速开出了这片阴森森的区域。

 

说到追踪仪器,霸图的定位器是被丢在现场了,然而……张佳乐身上或许还有一个定位器?孙哲平皱了皱眉头,心想只能赌一把试试了。所有轮回的车上都接通了卫星频道,虽然大部分是加密的。孙哲平试了三次找对频道号,密码倒是好记,张佳乐在百花时的军官编号倒过来。虽然这是几年来孙哲平第一次用到这串编码,竟然是意外的流畅。就好像是时隔多年之后,闭上眼依然能记起初恋情人懵懂而温暖的目光。那般陈旧而熟悉。

 

看着那个“正在加载数据”的图标,孙哲平忽然紧张了起来。毕竟这个东西是体制外的,全世界知道频道和密码的就只有孙哲平一个人,就连张佳乐本人都不知道这个东西有着GPS定位功能。

 

很久以前在百花的时候,不少缉毒任务都是在中缅边界那片不知道走丢过多少人的热带雨林里。张佳乐曾经失踪过一次,就在整个中队几近绝望的时候,有人找到了一颗他留下的子弹。它作为线索,进而帮助众人搜寻到毒枭据点,且救出了张佳乐。

 

后来张佳乐讨回那颗子弹,当宝贝一样地随身带着,还傻乎乎地给它起了一个文艺到让孙哲平身体不适的名字——“猎寻”。

 

“笑什么笑!”他还能记得那天张佳乐恶狠狠地和自己说,“没它我就找不回来啦,当然要好生供着。”

 

后来孙哲平在那颗子弹里镂空装了一块GPS芯片,让猎寻变成了一双天上的眼睛,二十四小时七天,只注视张佳乐一个人。那天是张佳乐生日,他自己亲手给人带上了那串挂着猎寻的项链,揽过他的肩膀,沉声承诺:“张佳乐,这回不管你跑到天涯还是海角,死了还是活着,我都把你找回来。”

 

“呸呸呸,你竟然咒我!”张佳乐笑得眉眼弯弯,伸手去掐他的腰,“怎么可能再丢一次!”

 

——蠢货以你的幸运值再丢几次我都不会觉得奇怪。

 

孙哲平在心底长叹一声。

 

张佳乐去了霸图以后,还留着百花时候的东西嘛?虽然先前都不见他带着,也没提到这件事,但是孙哲平总是隐隐约约觉得,张佳乐身上就是带着猎寻。哪怕半途被敌人扔掉,或许也能提供一些聊胜于无的线索。“Loading”的图标停顿了一下,然后地图上出现了一颗小红点,孙哲平觉得大脑轰的一声,自己心脏停跳半拍。

 

距离计算、经纬度和最近路线化作小红字一行行地在显示器上打了出来。红点的具体地点在隔壁城市,而地图上并没有标明具体建筑物。粗略地看起来,所处位置是一片医疗中心,边上有一家很大的中美合资医院。从这里开车过去大概有三个半小时车程,孙哲平找了间加油站,在愤然扔下厚厚一叠一元纸币以后向老板借了手机给张新杰发送了红点坐标。

 

与此同时,由于失血过多再加上近一天没有进食的张佳乐找了一间空柜子躲了起来。他之前带来的所有工具都被扔掉了,现在就连一个可以和基地通讯的仪器都没有。不过好在清理过伤口,吃了止痛片,再来了一针肾上腺素之后,张佳乐觉得自己好像半血复活了。但是他还没在过道里走上几步,就听到拐角处传来了人声。于是张佳乐急忙拧开身后的一扇门躲了进去。

 

这个房间似乎是个储藏室,虽然排气孔风扇不停地转着,屋子里依然萦绕着一股淡淡的福尔马林味。里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瓶瓶罐罐,大部分藏品都是形状诡异的肉块,走进了仔细看了标签张佳乐才知道原来它们是各种不同的肿瘤样本,偶尔玻璃容器里还夹杂着少数器官。其中有几瓶比较与众不同的样本吸引了张佳乐的注意力,一块是长了牙齿的肿瘤,但是牙床边上却还缠绕了几圈发丝,好像毛囊和牙齿长到一起去了似的。而和它并排的那瓶样品似乎更加匪夷所思,那原本是一块什么样的组织早就辨认不出来了,但是上面三个大小不一的眼球连在了一起,其他地方间歇长出了几颗牙齿。标签上细细的写了一排“畸胎瘤”,还有与肿瘤样本相对的药物引导。

 

——什么样的人吃了饭没事干要造这样的肿瘤玩?张佳乐想想就觉得反胃。

 

无心再看,他一转头,却瞥见墙角堆着一半人高的玻璃罐,立面泡着一具尸体的上半身。那具尸体左边的眼睛上面不知道被什么拉破了,露出来的大部分都是眼白,黑色的眸子像一弯月牙似的趴在浮肿的眼皮之上。张佳乐一转身就正好对上了他的目光,不禁头皮一炸。

 

这他妈的都是什么东西。

 

张佳乐不想再呆,摸上了通向另外一个房间的门把手。他轻轻地转过把手,拉开一条细缝,无声无息地潜了进去。之前觉得此间主人的恶趣味在刚才那个储藏室里已然登峰造极,张佳乐忽然觉得自己简直大错特错了。这个屋子里并排列着一间间金属饲养笼,而里面手脚被拴住的,竟然全是活生生的人类!

 

似乎是感受到有人进来,离张佳乐最近的那间笼子里的人转过身,咿咿呀呀地叫着爬了过来,手脚链噼里啪啦地响着。他的眼神迷离而毫无焦点,眼球不受控制地上下颤动,粘稠的唾沫从嘴角淌下却毫不自知。

 

不远处站着一个抱着记录本的女孩子,实验室白大褂,水蓝色的乳胶手套,黑框眼睛马尾辫,看上去好像只是一个大学生。

 

“你是……?”她闻声抬起头,有些疑惑地皱起了眉头。

              

什么尸体横飞的场景他张佳乐没有见过,可是他却是被眼前的场景前所未有地恶心到了。但是不管这是哪里,张佳乐都觉得自己来对了地方。他现在需要的,只是与外界的联络。其他笼子里的人似乎也感受到了外人的到来,纷纷从阴暗处爬出来拉着铁栏杆,有的开始敲打摇晃,有的吱吱呜呜不知道喊着什么。

 

“你不要刺激他们,这样会影响实验数据的。”女孩子露出了一脸很苦恼的表情。

 

不过是个小丫头而已。张佳乐心想,一边大步流星地向她走了过去。

 

“你……你别过来!不然我喊人了!”似乎是注意到了张佳乐眼底喷薄而出的愤怒,那个姑娘有些紧张地后退了一步。

 

“虽然总是有人和我说不能打女生,”张佳乐一只手就制住了女孩所有的挣扎,另外一只手看似轻巧地敲上她的后颈,“但是那些……”

 

“……都是你的同类啊。”他看着顺着墙壁缓缓倒下的女孩,轻声地说完了上一句话。然后张佳乐翻遍了整个房间,却依然没找到一个能和外界联络的仪器,电脑连的全是内网,什么操作都需要密码。

 

而那个穿白大褂的姑娘在被击倒之前还是拉响了报警器,张佳乐不敢再多耽误时间。他急匆匆地打开了来时的房门,故意撞翻了那间屋子里的两个玻璃罐,然后回来一头钻进了一间空的实验饲养笼,学着边上的实验品一样,抱膝缩成球躲进了角落里。其实这也不算最糟糕的情况,如果没有人进来,估计他也无法从这里逃出去,张佳乐默默想着。

 

不一会,门口就来了两个保安打扮的男人。他们在安置好那个实验员姑娘之后,两人四处张望了一下果然追进了那间储藏室。张佳乐松了一口气,手下意识摸到自己后腰,裤带袢上缠绕了细细两圈金属链,触手冰凉。他紧紧地握住了那颗链子之间的子弹,靠在笼子里长出一口气。

 

——说好了啊大孙。天涯海角、无论生死,你都会找到我。

 

不一会,脚步声转悠着又回来了,张佳乐背后一凉。

 

“话说,昨天不是放出去了一个么?”隔壁房间里传来了男人的声音,“刚好像没看到空笼子?”

 

“是吗?没注意。”另外一个男人已经走进了这个房间,“我去看看,开始新实验了也不一定,前几天新进了一批药。”

 

张佳乐又往阴影里面缩了缩,原本几个止血了的伤口又崩裂开来,浑身发虚,使不上劲。他一手死死握住了笼子里项圈,精神高度集中,时刻注意着地上人影子的变化。

 

-TBC-

 

本章剧情总结:二乐残血单刷本,大孙还在找入口,奶爸他还没上线。

 

另外,对畸胎瘤感兴趣的小盆友可以百度一下,不过googleimage “teratoma”效果更佳!

 

其实本文的重点是杜明小天使那一刀一元纸钞啊!


 
评论(11)
热度(26)
文盲写手|渣渣翻译|安静地做一只Fassy的迷妹
© 一只蹦跶的二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