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蹦跶的二狮

【双花】一颗双花味的比比多味豆

>> 大孙生贺预热!顺便投喂狗欢算作一颗多味豆。4/12√

>> CP只有双花,其他的自由心证。

 

中国是一个很奇妙的地方,拿了冠军的万众瞩目,拿了亚军就无人问津。中国队在世界荣耀邀请赛总决赛上惜败对手,与冠军失之交臂。一行人下飞机的时候,就连平日里闹哄哄的记者都比他们离开的时候冷淡了不少,什么样尖酸刻薄的问题都毫不留情地扔了出来。噼里啪啦的闪光灯下每一个人都努力保持着职业微笑,免得哪个表情细节被饥渴于稿费的记者拍了去再大做文章。

 

接下来就是一场注定艰苦卓绝的记者招待会了,这种事情领队和队长肯定是逃不掉得,然而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各自心里盘算着谁是那第三个出席的倒霉蛋。就在王杰希已经做好英勇就义的思想准备时,叶修竟然点名选了周泽楷。轮回队长有些诧异地睁大了眼睛,支支吾吾地蹦出一个字:“我……”

 

没等人把话说完,叶修一只手就重重地拍在了他的肩上:“小周,好样的!一会儿就要你这样。”

 

周泽楷愣愣地闭上嘴巴,脸稍微红了红。众人在他们三走出房门时忍不住发出一阵低笑。他们的那间休息室里有一个大屏幕,上面可以看到新闻发布会现场。上来就是喻文州身为队长对责任的大包大揽,然而,索克萨尔作为最后团队赛第一个死亡的角色,喻文州温吞吞的一句抱歉显然没能缓解下面记者的口诛笔伐。叶修有一搭没一搭地忽悠着记者绕圈子,都是一些让人觉得听上去很有道理然并卵的内容,周泽楷同志负责专心刷脸拍照,偶尔“嗯”几声表示复议。

 

和叶修溜圈子是没有前途的,逼周泽楷开口也是没有未来的。稍微机智一点的记者被忽悠了一大圈回来又开始炮轰喻文州了,有人问道:“既然大家都知道手速慢是喻队的硬伤,容易被集火死,那为什么在决赛这么重要的场合索克萨尔还是决定参赛了呢?”

 

休息室里的某剑客听到这个问题果断不淡定了,王杰希一把揪住了差点没打开门冲出去的黄少天。

 

“凭什么都是队长一个人的错啊?说说场面话的那些傻逼记者特么也信了?”黄少天愤愤不平地甩开了王杰希的手,“没保护好索克萨尔那是每、一、个、队、员、的、错、好吗?哎哎你说叶修这个凑不要脸的怎么就尽知道拉跑话题呢也不帮我们队长说两句话!小周也是,就是上去拍照的吗?这种时候长得帅没用啊,要像我这样能说才行好吗?刚才真应该让我去的,看本剑圣分分钟废了记者的录音笔啊——”

 

张佳乐在黄少天的喋喋不休中窝进沙发,百无聊赖地玩起了手机。习惯性地点开了微博,这两天荣耀相关的话题简直火爆极了。有的人在刷中国队简直丢脸,拿这么多的钱还打不好一个网络游戏。也有人站出来说上几句公道话,说决赛上并没有任何个人或是团队的重大失误。反正这种时候跟风骂人的跟风,自诩高手的还要冒出来点评几句最后的那场团赛,指名道姓地评头论足,什么样的牛鬼蛇神都有。然后随之而来的就是脑残粉和脑残粉之间的掐架,反正好一场血雨腥风。

 

真是辛苦去开新闻发布会的那几个家伙了。张佳乐无奈地笑了笑。

 

就在他打算退出微博APP的时候,无意间扫到了话题热度排行榜。其中竟然有一条被顶上了前十#没拿冠军都是张佳乐的错#。手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张佳乐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好奇点开那条话题,然后他就被一长串又一长串的蜡烛刷频了。然而他的眼里来来回回的就只有七个字——“都是张佳乐的错”。

 

“不是的。”一个细小的声音在他心底忍不住无力地辩白,“我是团赛第六人,上场的时候场面就已经失去控制了。”然而,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解释。

 

是啊。为什么要解释呢?

 

“张佳乐一个人拉低了整个队伍的幸运值所以才输的#蜡烛”

“那场团队赛就不应该让张佳乐上场#蜡烛”

“给五亚小王子点个蜡烛#蜡烛”

“#蜡烛#蜡烛世界第二张佳乐。”

……

 

张佳乐自虐性地一条接着一条看了下去,修长而苍白的手指忍不住一丝丝地向内紧缩。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身边人吵吵闹闹的声音好像变成了耳畔一层朦胧的膜。从第一眼看到时的委屈,到愤怒,再到迷茫。真的是因为我在所以大家拿不到冠军吗?荒诞无稽的念头似乎在一瞬间变的无比真实,毫无逻辑的负罪感涌上心头,令人如坐针毡。直到叶修一个毛栗狠狠敲在了张佳乐的头上,他才反应过来新闻发布会已经结束了。“乐乐,别玩手机了,吃饭去!”

 

张佳乐站了起来,已休眠的手机屏幕再次亮起,无意看到发件人[大孙]的楚云秀顿时眉开眼笑:“叶神,乐乐急着和某人发短信呢。”

 

“我看是急着和人调情吧,”叶修无所谓地活动了一下肩膀,懒洋洋地说道,“就差一边比赛一边发短信了,走走走,先吃再调。”

 

“靠,谁在调情了。”张佳乐愤愤不平。

 

楚云秀挤眉弄眼地撞了一下他的肩膀,凑在他耳边小声说了一句:“张新杰告诉我你没买和他一起回程的车票哈。”

 

“刚好来次B市,多呆几天,不可以吗!”张佳乐直接按下休眠键,把手机扔进兜里,大步流星地甩开了笑得花枝乱颤的楚云秀和翻着死鱼眼的叶修。但是离的远了些,他又忍不住把手机打开看了看,是孙哲平发来的短信:“几点结束?我来接你。”胸口蓦地淌过一股温流,一颗烦躁的心终于缓缓地沉了下去。

 

到底不是什么庆功宴,再加上倒时差,一桌人都兴致不高。凉菜上满了一桌也还是没人动筷,沉默久了竟还生出几分尴尬出来。

 

“愣着干啥,都吃啊!”叶修自顾自地夹起一片酱鸭,“你们这是还没被外国伙食恶心够是吧?”

 

“吃吃吃吃吃!”黄少天半途一把夹住了叶修的筷子,把酱鸭偷入自己嘴里,夸张地嚼了嚼,挑衅地扬起嘴角。被他这么一搅合,气氛终于活络了开来,果然大家一开始比手速,就什么都忘了。剩下喻文州一个人坐在筷子横飞的桌前,笑眯眯地抿了一口茶。毕竟没有拿到冠军,没有什么需要喝酒庆祝的,大家都回归职业选手本色,汽水果汁灌了一桌。

 

等菜都被瓜分得差不多了,吃饱了的叶修闲着没事,晃了晃高脚杯里盛着的水向张佳乐举杯,笑得一脸揶揄:“乐乐,五亚恭喜啊。”

 

“亚军这种东西,哥才不稀罕呢。”张佳乐也笑眯眯地抬起手中的苹果汁,毫不客气地回敬道,“倒是要恭喜叶领队你,人生中第一个亚军,可喜可贺啊。”他特意地强调了“领队”和“第一个”这两个词,一脸“这个亚军是哥帮你拿的,不用谢”的表情。

 

叶修大笑,两人同时将杯里的东西一饮而尽。

 

“虽然没有拿到冠军有些遗憾,但是这段时间和大家一起合作我觉得非常开心!”苏沐橙微笑着站起来举杯,“在下个赛季又变成对手之前,沐橙再敬大家一杯!”

 

高脚杯从一桌四周高高低低地举起,世邀赛国家队的最后一次聚餐也就在清脆的玻璃碰撞声里结束了。张佳乐托张新杰把他的行李带回霸图,一个人戴着墨镜轻装上阵从偏门离开,成功躲过那些候在门口嗷嗷待哺的记者。他又打开手机看了看大孙之前发来的短信,思考了片刻决定还是自己打车过去。忽然想到孙哲平好像快过生日了,而自己在B市也就呆几天,留不到十七号。一念及此,张佳乐顺途在味多美捎了一块小熊形状的起士蛋糕,又买了一对27的数字蜡烛。

 

孙哲平一个人在奥运村边上有一间高档公寓,当他打开门看到张佳乐的时候有些惊讶,略带责备地说了一句不是说了我去接你,怎么就自个儿跑来了。

 

“都来了几次了还能走丢啊。”张佳乐翻了翻眼睛,“再说了门口全是记者,一个人溜出来方便。”他也不和人客气,和回自己家一样地换了鞋。

 

“哎我瞧瞧,”孙哲平锁上门,一手揽过张佳乐的腰把人转向自己,眉眼间顿时扬起浅浅的笑意,轻轻弹了弹他的脸颊,“这不没瘦吗。老抱怨你们伙食差,你丫之前逗我呢?”

 

“去你的,”张佳乐一把打开了孙哲平的手,“那么高的热量,只要吃上一口都瘦不了。”说着他把手里的塑料袋提到孙哲平面前晃了晃,说道:“对啦,提前祝你生日快乐!”

 

“都多大人了,还过生日。”孙哲平短促地笑一声,揉了揉张佳乐的头发,“你休息过了没有?行李呢?”

 

“没!有!”张佳乐哀嚎一声,一头钻进孙哲平房间,毫不客气地抱着浴巾浴袍冲进浴室,“行李扔给张副了。我先冲个澡啊。”

 

关上了的浴室房门忽然又被打开,张佳乐探出半裸的上身和脑袋,向孙哲平抛去了自己的手机:“喏,里面有苏黎世的照片,你要是无聊可以看看。密码没变!”

 

孙哲平打开手机,愣了一会然后在密码界面输进了0817。Iphone“咔嗒”一声,解锁的声音。

 

张佳乐同志拍照片的技术他实在不敢恭维,高楼大厦旅馆食物之流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然而他素来有把帅哥抓拍成怂逼的特殊技巧。什么死鱼眼的联盟男神周泽楷啦,抠着鼻屎的荣耀教科书叶修啦,互相揪着头发打架的孙翔和唐昊啦等等一系列毁形象图片。最重要的是,张佳乐好像总能找到放大王杰希眼睛差异的最佳角度,或许是因为微草抢了百花两年的冠军吧。不过作为百花曾经的队长,孙哲平忽然忍不住想打开美图秀秀,放大一下王杰希的右眼,来研究一下双眼对称的微草队长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然而,其中任何一张照片要是被传到网上去……估计……啧啧。孙哲平脑补了一下以张佳乐为男主演的血腥暴力镜头,情不自禁地摇了摇头。

 

或许是因为平时都很忙,照片并不多。孙哲平很快就看完了,而浴室里哗哗的水声还没有停。退出相册以后习惯性地点开了微博,屏幕还默认停在之前张佳乐离开的页面。孙哲平第一眼的反应就是“卧槽这特么谁发起的话题站出来老子保证不打死你”,然后又瞬间沉默了下来,胸腔里隐约泛起一阵淡淡的无奈与心疼。满眼皆是一条又一条的“都怪张佳乐”,孙哲平不知道张佳乐是怎么看下去的,反正他是直接退出了微博客户端,还差点没把微博给卸载了。

 

但是张佳乐已经看过了。

 

所以他还好吗?

 

孙哲平看向浴室的目光里掺杂进了几丝担忧。虽然张佳乐看上去元气满满活蹦乱跳的样子,但是他真的一点也不在意吗?要说没有拿到冠军没有失落,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可张佳乐不愿意谈及,那他更不应该主动提起。孙哲平并不知道,过去的那些和冠军擦肩而过,或是网络上的舆论压力,到底是让张佳乐变得更加坚强,还是愈发脆弱。但是他知道,张佳乐并不需要他的安慰,在自己手伤不得不退役的时候不需要,在他任性地离开百花的时候不需要,现在不需要,未来也不需要。安慰既然不能让他拿到冠军,那就没有任何意义。

 

这种问题想再久也是浪费时间,孙哲平索性摆弄起了张佳乐买来的那块蛋糕。小熊的眼睛和鼻子是巧克力做的,额头上点着几坨雪白的奶油花,下面是厚厚的米黄色起士,最底下垫着一层硬硬的小麦曲奇。

 

当张佳乐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孙哲平瞪着小熊蛋糕上插着的那一个大大的“2”字发呆。“七呢?怎么就插了一个……”他一边拿毛巾搓着头发,向孙哲平走了过去。

 

孙哲平向他摇了摇手中空荡荡的塑料袋,一脸无辜。

 

“靠!我明明买了两根蜡烛!”一声哀嚎划破小区宁静的夜空,惊起了树丛里的一群麻雀。

 

“算了算了,我们就当庆祝一下国家队喜得亚军吧。”孙哲平大手一挥,却暗中细细观察着张佳乐的脸色。那边一记眼刀狠狠甩来。于是孙哲平笑着搂住他的腰,把人拉到身侧,柔软的嘴唇轻轻地碰了一下他的耳垂:“谢谢你。”张佳乐挑起一边眉毛,而嘴边的笑意却出卖了他佯装的生气。他从孙哲平口袋里摸出打火机点燃了蜡烛。

 

张佳乐身周的水汽都散发着一股清淡的苹果香,刚洗完头水珠顺着他耳后的发梢滴到胸口,一道亮晶晶的曲线穿过锁骨往下,最后无声地溶进了毛茸茸的浴袍里。孙哲平觉得自己简直移不开眼睛,所谓秀色可餐,那什么小熊蛋糕有什么好吃的简直弱爆了。他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

 

跳跃的焰心下面很快就聚了一小汪蜡泪,眼看着就要滑落滴进蛋糕里了,被看得莫名其妙的张佳乐推了推他,不耐道:“看什么看啦快许愿!”

 

“我把这个愿望让给你。”孙哲平把小熊蛋糕推给了张佳乐。

 

“是你的生日哎,我的愿望又不会灵。”就在张佳乐抬起眼的那一瞬间,他对上了孙哲平坚定的目光。

 

“会灵的。你的愿望就是我的愿望。”说着,孙哲平一手缓缓抚过张佳乐发际直至后脑,然后在他眼角印上了一个温柔的吻。张佳乐愣了愣,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弧度,闭上眼,毫不客气地把蜡烛吹灭了。蛋糕的味道没什么特别的,就是甜。孙哲平素来不喜甜食,倒是张佳乐火速把他那份给吃完了,也不知道这个蛋糕到底是给谁买的。

 

张佳乐瞥了一眼孙哲平碗里剩下的半块蛋糕,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孙哲平一时兴起,拿食指蘸了点小熊额头上的奶油,刮到了张佳乐的鼻尖上。张某人一张脸顿时皱成一团,他伸出舌头,想把奶油舔掉。可是张佳乐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粉红色的舌尖也只是在鼻子下沿扫来扫去,怎么都够不到那点奶油。孙哲平笑了,但张佳乐急了。他对准孙哲平袖口就想去蹭掉奶油,却被识破意图一把拦住。孙哲平俯身舔掉了他鼻尖上的奶油,然后不由分说地送进了他的嘴里。那是一个比奶油更加香醇,比起士更加浓厚的吻,缠绵悱恻,绕在一起的舌头如同纠结在一起的藤与树,汲取着共同的养分,呼吸着彼此的味道。直到不小心牙齿磕碰产生的疼痛让两人都回过了神,孙哲平恋恋不舍地又舔了舔张佳乐下唇。

 

如果一直是这样吃蛋糕,孙哲平觉得再甜自己都能吃下一百个。

 

“乐乐啊,光吃蛋糕是不是太无聊了。”孙哲平脸上扯出了一个暧昧不清的笑容,一手滑落到张佳乐腰际。

 

“哦?那你还要吃什么?”张佳乐一手勾住孙哲平的肩膀,笑眯眯地把脸凑了过去,故意停在了离他嘴唇还有几厘米的地方。就在孙哲平要低头吻下去的时候,张佳乐忽得向后猛缩,笑得一脸小人得志,好像在说“爷我是你想吃就吃的嘛?”

 

“我还以为你把自己洗干净别有深意呢。”孙哲平调笑道。

 

“哦。”张佳乐忽得垂下眼帘,“大孙,我有点累了。”

 

“真累了?”

 

“嗯,真累了。”他把脑袋埋进了孙哲平的颈窝,双手环住了他的脖子喃喃道,“苏黎世下午上飞机,没睡着,到国内又是一大早,都快两天没睡了。”

 

孙哲平一听顿时心疼得不行,直接抱起人往卧室走:“那先休息一会吧。”

 

卧室里空调打的很低,他给张佳乐盖上了被子,俯身在人眉间落下了一个晚安吻。或许是太困,张佳乐一下子就睡着了。孙哲平关掉床头暖灯,靠在枕头堆上好好享受了一下此刻房里的静谧。张佳乐清浅的呼吸声有规律地回响在耳畔,空调的风吹得他面上冰凉,然而身边是一伸手就可以触及的温热。孙哲平合上眼,觉得自己吸入的每一口气息都是久违的宁静、满足与幸福。

 

迷迷糊糊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孙哲平是被身边翻来覆去的声音弄醒的。眯了一眼床头的闹钟,才不过凌晨三点。他一回头,就对上了一双在微光中水汪汪的眼睛,心头蓦地一跳。

 

“时差睡不着?”他听见自己嘶哑地问了一声。

 

张佳乐没有回答,只是又把脸凑近了一点,微微调整姿势拿小腿勾住了孙哲平的膝盖,脑袋枕到了他的胸口。

 

“我这一辈子好像许过好多愿望……但是它们一个都没有实现。”张佳乐如同梦呓一般地轻轻启口,也不知道是说给孙哲平听,还只是自言自语。他平淡的语调几乎不带感情,就好像在叙述一个与他无关的故事。

 

“就像小时候我想去看那颗星星上的玫瑰花。”

“就像我希望你的手能好起来一样。”

“就像我希望你能回百花。”

“就像我想拿个冠军……”

“其实我只是想和你一起拿个冠军。”他的眼底闪过一丝令孙哲平猝不及防的脆弱。

 

“张佳乐,闭嘴。”

 

“大孙,其实我从来都没有什么好后悔的。”张佳乐漂亮的眼眶里隐约泛起了一丝水光,“但是为什么,总是会有一些遗憾……”

 

“都特么叫你闭嘴了。”孙哲平一个翻身把人压在了身下,急躁地用嘴唇堵住了他接下来所有的话,在对方急促的喘息声里攻城掠地般扫荡。直到怀里剧烈的颤抖变得平静,直到绷紧的肌肉缓缓放松,直到单方强势的入侵得到了对方苦涩而温柔的回应。孙哲平拿下巴抵住张佳乐微微下凹的锁骨,紧紧地把人搂在怀里。

 

半晌无语,他把人搂得更紧了一些,声音低沉而嘶哑:“乐乐,那些都不重要。”

 

手并不重要。

冠军也没那么重要。

重要得是,在那么大的世界里,有一隅天地能让你我相拥,岁月静好。任它苍穹之外星河浩瀚,日月轮转;任它荣耀战场之上兵刃相向,百家争鸣。

 

-END-

炒了半天也没炒好的一颗豆。(哀怨脸)

你们猜。我这个爪速还有没有黄少天生贺了(梗都没想好)。

 

 

 

 
评论(14)
热度(69)
文盲写手|渣渣翻译|安静地做一只Fassy的迷妹
© 一只蹦跶的二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