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蹦跶的二狮

【双花】又是一颗双花味的比比多味豆

>>荣耀大草原,狮子孙X松鼠乐

>>狗欢的多味豆5/12√ 蛇精预警√ 双花only其他自由心证

>>不要问我为什么长在针叶林里的红松鼠会遇到草原上的狮子。听说每一次相遇都是久别的重逢(shenmegui

 

那又是一年初秋,橡果各个长得圆滚饱满,却还没有完全成熟。葱茏了一整个夏天的叶子接二连三地染上了黄色,一阵风过就顺便带走几片。橡树爷爷已经很老了,他枝叶繁茂,根系交错,也不知道在这片荣耀大陆上扎根了多少年。听说他爬得最远的那缕根系一直从百花谷延展到了智移马山深处,那里有一颗成了精的王不留行,包治百病。

 

正午的阳光正好,橡树正迷迷糊糊地听着根系末梢从各地带来的八卦,进入了一种似睡非睡的状态。忽然,他左边的枝头猛地抖了三抖,橡树一个激灵醒了过来。窸窸窣窣地,尚自浓密的叶子堆里探出了一个尖尖的脑袋,小耳朵后面竖起两簇又长又翘的红毛,一双黑不溜秋的大眼睛亮晶晶的。

 

“乐乐,今年这么早就来了呀?”橡树爷爷慈爱地问道。

 

那是一只小松鼠,背上火红色的皮毛好像清晨地平线上的那轮朝阳,要烧起来似的,而他的腹部雪白,就好像是把冬天的雪都藏进了怀里,施了咒语永不融化。他蹦跶着蹿过几枝树干,一路打量着橡果们。终于找到一枚喜欢的摘下,抱进怀里,心满意足地在树梢上坐了下来。乐乐开心地踢了踢空气,毛茸茸的大尾巴有一搭没一搭地晃着,说道:“是呀,是时候开始为过冬准备食物了!”

 

他们红松鼠们似乎一整年都在为囤积食物而来去奔波,勤奋地不得了,但是其实根本的原因是,红松鼠们的记性比较差,备好粮没过几天就忘了藏在哪里,所以迫不得已又得开始找吃的。然而好处是,遍地都有同类们藏好又忘了的粮食,所以真到冬天了也不会挨饿。

 

乐乐拿爪子小心翼翼地蹭掉橡果表皮上粘着的泥土,直到把它擦得油光蹭亮。他很中意这枚橡果,忍不住又亲了亲。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有点虚胖的猫头鹰突然落在了乐乐的那条枝杆上,猛地一抖,他怀里的橡果掉了下去。机敏的红松鼠急忙扑了下去,没忘回头狠狠地瞪了那只头上还顶着叶子的猫头鹰一眼。

 

不巧的是,橡树爷爷前面就有个小坡,果子掉到地上以后就骨碌碌地滚了下去。乐乐跟在身后一路狂奔,说来也奇怪,乐乐可是这一带跑速最快的红松鼠了,可橡果就好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越滚越快。每次乐乐的鼻尖都快碰到它了,橡果就会猛然加速,又和他拉开一段距离。

 

快了!加油!就差一点!乐乐此时一双眼里就只剩下了那颗橡果,四只爪子又加快速度,不过前面好像有个什么很大只的生物?!那是啥管他呢!后脚用力,乐乐猛然腾空跃起,向前一扑,又在地上打了个滚终于又紧紧地将橡果揽进了怀里。橡果!耶!

 

然而他的世界却一下子变暗了,好像……还……暖暖的?呃……啊?乐乐右眼上面的那撮毛不受控制地跳了跳,他忍不住悄悄地往边上探出脑袋。于是,只见一颗红色的、尖尖的松鼠脑袋,从棕黄的毛发下钻出,对着某只威武雄壮的狮子咽了一口唾沫,然后又飞一样地缩进了狮子的腹底。

 

这货没有看到我没有看到我绝对没有看到我!乐乐扑在橡果身上打了一个哆嗦。

 

“我呸!你再抱着我也孵不出一只鸟来!”橡果吐槽道。

 

“卧槽原来你也成精了?!你有合法成精证吗?”乐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狮子从肚皮地下摸了出来。他的尾巴被揪着,脑袋倒挂,在狮子面前无力地晃了两下。乐乐扯出一个夸张的笑脸,亮出一对闪亮大门牙,小爪子捧着橡果给狮子递了过去。

 

——喏,把我放下来就给你吃果果。

 

或许是因为正午吧,狮子正好有些困。他皱着鼻头嗅了嗅橡果,丝毫没有兴趣地放下红松鼠,百无聊赖又带着几分高傲地扭转了头。乐乐如获大赦,抱起橡果撒丫子一溜烟就跑远了。

 

听说那天晚上,一只蓝色的蝴蝶停在了某颗被藏好的橡果上,苦恼地抽出了一根藏在里面的红线。他长叹一口气,月老考试又失败了。蝴蝶看着皎洁的月色发呆,思考着下次应该把红线偷偷塞进哪里呢?

 

除了吃橡果和啃嫩叶,乐乐偶尔还喜欢偷一些鸟蛋。那些太大的鸟蛋他并不喜欢,因为扒开一个小口子探进去再出来就会粘上一脑袋的透明液体,所以他只偷和那些雀类的蛋,就比橡果大了一点点。很多年以后,乐乐练出了树干上独门绝技“百花式扔蛋”,各种各样的鸟蛋一股脑往下砸,蛋清蛋黄如同百花齐放,覆盖三百六十度毫无死角。当然,这是后话了。

 

好不容易等到鸟妈妈飞走,潜伏多时的乐乐蹑手蹑脚地靠近了那个心水已久的鸟窝。由棕黄色枯枝和泥巴黏在一起的小碗里静静地躺着五枚鸟蛋,麦色蛋壳上点缀着青灰色花纹和黑色的斑点,乐乐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对着未来的鸟宝宝们伸去了罪恶的双爪。我就偷一个,你还有四个!他一边在心底给自己壮胆。

 

可是他刚捧起那颗最大的蛋,一只虚胖的猫头鹰再次准时地从天而降,狠狠地砸在了乐乐所站的树枝上。红松鼠一个手滑,鸟蛋从几米高的大树上坠了下去。

 

“卧槽你是谁啊!身为一只猫头鹰大白天你不好好睡觉每次都来坏我好事你图什么啊?”乐乐浑身上下的毛都瞬间炸开了,整只松鼠一下子变得毛茸茸圆滚滚的,体积好像膨胀了一倍。可是猫头鹰闭着眼睛没有说话,以一脸欠揍的表情无视了乐乐的咆哮。

 

鸟蛋嘛,肯定砸碎了……乐乐探出脑袋往地下一看,刚刚瘪下去的毛又瞬间炸了起来,只见一双琥珀色的眼睛正直勾勾地从下面与他对视,里面闪烁着晦暗不明的光芒。乐乐四下扫了一圈,只见那颗鸟蛋正安安静静地躺在树下狮子茂密的鬃毛里,中间裂了一道口子,渗透了蛋清的毛发由棕黄色变成了深褐色。

 

这货不是上次那只狮子吧不是吧不是吧不!可!能!是上次那只吧!乐乐在心底爆发出一声哀嚎,表面上故作镇定地向树下挥了挥自己那可怜巴巴的小爪子:“哈罗!”

 

“怎么又是你?”狮子低声问了一句,看上去有一些小意外。

 

——卧槽!还真是!

 

就在这个时候,那只虚胖的猫头鹰不耐烦地腾起一脚,把松鼠乐从树干上踹了下去。猫头鹰嚼了嚼口中的烟草,啐向一边,嘴里神叨叨地念道:“爹啊,这下再不成可别怪哥不够兄弟了啊……”

 

松鼠乐刚好掉进了狮子脑袋上松软的鬃毛里,就像一头栽进了一团暖暖的棉花糖。“呃……对不起啊,都怪那只愚蠢的猫头鹰!”乐乐爬起来,一边连声道歉,一边手忙脚乱地清理着狮子头上的犯罪现场。挑出蛋壳碎片容易,蛋清蛋黄什么的就没那么容易整干净了。乐乐灵机一动,把蛋清当成了发胶用,顺便给狮子撸出了一个杀马特的发型,视觉效果十分清奇。

 

狮子趴下把脑袋靠在了前爪上,觉得松鼠好像在自己头上做按摩似的,舒服地哼了两声,懒洋洋地问道:“那你打算做点怎么来道歉啊?”

 

“诶?”松鼠乐把脑袋探了下去,倒着和狮子对视一把。

 

狮子差点没瞪成一双斗鸡眼,侧了侧脑袋把乐乐放了下来:“我看和你挺有缘的,要不,和我一起去外面走走?”

 

“外面?外面是哪里?”红松鼠好奇。

 

“外面就是地平线后面的地方啊。”狮子站了起来,“我听说智移马山里躲着一颗会看相的药材,天山蓝雨湖边有一只银色的狐狸守着一把尘封千年的古剑,霸图火山的岩洞里有着会打铁的石头人,兴欣之原上藏着永不熄灭的火种……”狮子低头看着小小的松鼠,认真地又问了一遍,“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乐乐抓了抓脑袋,有些兴奋又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那天狮子驮着松鼠,一路走到百花谷和智移马平原交界的地方才歇了脚。满天繁星闪烁着神秘而又充满诱惑的微光,好像在用没人听得到的音量窃窃私语,直到地平线上亮起了一道泛着黛青色的灰白她们才渐渐退去。

 

一片荒烟蔓草在晨光里勾勒出了一条黑色的剪影,偶尔有几株高大的树木突兀地拔地而起,枝叶横向展开好像是一捧永远不会被风吹走的云。天际第一缕阳光给伏在荒地上的狮子全身镀上了层薄薄的金色。他迎着晨风站了起来,昂首挺胸,一脸睥睨天下的恣意。随着狮子茂盛的鬃毛微微摆动,他脑袋上又竖起了另外两撮红毛,和一条长长的大尾巴,在太阳的照射下火红如焰。

 

“日出!”乐乐一下子来了精神,欢呼着把尾巴拍打到了狮子的脸上。

 

“出发!”

 

狮子刚迈开脚步,乐乐闷闷地吱了一声:“再往前走就出百花谷了诶……”

 

“舍不得?”狮子闻声停下了脚步。

 

乐乐有些恋恋不舍地又回头望了百花谷一眼,然后转身对着一望无际的荣耀大陆豪情万丈地喊道:“不!走吧!”说着他俩爪子各揪了一缕狮子脑袋上的毛,好像握着缰绳似地喊了一声“驾”,而狮子瞬间健步如飞,有如君王。

 

“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空旷的原野上,回荡着松鼠兴高采烈的喊声,然后他俯身在狮子耳边小声打了一个嘀咕,“还有橡果和鸟蛋。”

 

-END-

 

>>上一颗双花多味豆(剧情没啥关系,豆系列打广告

>>一句话总结这个故事:乐乐不小心溅了大孙一身奇怪的液体,然后大孙在清理的时候被撸得很舒服,决定和乐乐来个组合。(x

#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个故事如此鬼畜都是因为催稿的那只狗 @青棠  啃掉了我的智商和节操#


 
评论(8)
热度(30)
文盲写手|渣渣翻译|安静地做一只Fassy的迷妹
© 一只蹦跶的二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