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蹦跶的二狮

【双花】生死与共14

不坑……蜀黍,我们不坑!

第一章 

上一章

 这篇文的总目录 
 

14

就在一个保安于笼子门口蹲下来探头张望的那一瞬间,张佳乐猛地蹿出拿项圈套住了他的脖子,侧身躲过那人挥来的一拳,左肩点地滚出了笼子。他顺便从保安腰后偷走一把手枪,起身时已经稳稳地瞄准了笼外的另一个人。那人猝不及防地掏枪,而几乎同时,张佳乐扣下扳机,击中了他拿枪的手。

 

“别动!”张佳乐一边拿枪对准了他的眉心,一边向前挪动几步伸出右脚勾住那把掉在地上的手枪。他脚踝一撇,枪顺势滑进了自己左手。就在张佳乐稍微松了口气的时候,他身后那个被项圈套住的保安怒吼一声,左腿盘上他的腰间,右腿勾住了他的脖子,使劲地往里绞。张佳乐行动忽然受到控制,身形明显一滞,而另一个保安趁机对着他的脑袋飞起就是一脚。空气里被带动的风刚吹到脸边,训练有素的身体没有经过大脑思考就替张佳乐做出了反应,右手在反转了一个枪花对准身后,“嘭”的一声,左右手同时开枪。

 

盘在张佳乐身上的两条腿猛然脱力,而他身前的那发子弹却打偏了,仅仅擦伤了目标的腰部。张佳乐脑袋向后一仰,太阳穴堪堪躲开身前保安攻来的那一脚,脸却依然被对方的膝盖撞到了。

 

“操,打人不带打脸的!”张佳乐气急败坏地给那人脚踝处补上两枪,跌跌撞撞地起身就往门外跑。那个被项圈套住了的保安刚缓过劲来,铁链撞着笼子乒乓直响。一枪把人直接崩了多省事啊,说起来也算是正当防卫吧……张佳乐最终还是觉得保安同志们还是挺无辜的,总不能真把人弄死。

 

他跑出房间的时候,走廊上的警报器就转着红光响了起来。张佳乐觉得有些奇怪,因为一路上并没有遇到太多的人。难道说现在是深夜凌晨之类的?之前的迷药彻底地紊乱了他的时间概念,毕竟有时候人昏迷一小时感觉和过了半天一样久。刚才那样一顿折腾下来,痛归痛,张佳乐觉得自己还是有力气的。这么说来,之前感到的体力不支或许是迷药的副作用,那一针肾上腺素也算是白打了,所以时间未必过去了很久!想到这里张佳乐心里又涌起了希望。

 

就在这个时候,他路过的一扇大门忽然被推开,一个带着护目镜身穿白大褂的愣头青探出了脑袋,满脸疑惑。他一把拉住张佳乐,有些局促不安地问道:“我是新来的实习生,请问这是火警吗?”

 

“不,这是有危险人员入侵的警报。”张佳乐看着他那呆头呆脑的样子就乐了,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工作人员怎么一个比一个蠢。

 

“那也要疏散吗?我这个实验都做了一晚上了,现在最好不要走开……”实习生忽然注意到了张佳乐肩头的伤口,脸色唰得变了,结结巴巴问道,“那个危险人员搞的?”

 

“不不不,”张佳乐连忙摆手,从实习生头上摘下护目镜戴到自己头上,灿烂一笑,“我就是那个危险人员。”话音未落他就蹿进实验室,随手偷了一副乳胶手套,碰到什么瓶子就拧开盖子往空地上撒,五颜六色的试剂淌了一地。乱吧,越乱越好,霸图和轮回那边总该有点行动了吧?最后当张佳乐从实验室另外一头冲出来的时候,两把枪别在腰间,左手拿着一把摩擦点火器,右手搂着一罐密封保存的硝化甘油,那两三个还在做实验的非战斗人员谁也不敢靠近他半步。张佳乐同志对这个威慑效果十分满意。

 

另外一边,孙哲平摸黑开了几个小时夜路,终于在清晨与猎寻的具体坐标重合了。可信号所在之处是一片停车场,别说张佳乐人了,孙哲平连猎寻这颗子弹也没找到。猎寻的信号本是三个小时更新一次,好消息是在过去的六个小时里信号坐标有百米内的移动,所以张佳乐带着信号源移动的可能性很大。看来以后GPS定位还得用三维的,省了这上天入地地猜,他没好气地一拳砸在了车门上。

 

这里是省里比较大的一个医疗中心,周边有两所医科大学,好几家公立或是私立的医院,生化科研单位更是林林总总。太阳才刚刚升起来,不过医院附近已经很热闹了。装着油条豆浆鸡蛋饼的小推车一辆辆地停在路边,香气逼人。票贩子手里捧着广告牌子在街上吆喝,挂号的队伍已经从屋里排到了屋外,赶着去查房的医生披着白大褂行色匆匆。

 

孙哲平重新打开了轮回那辆车的定位系统,去路边买了早饭,顺便和摊主唠起嗑来。在这附近卖了十几年油条的大叔告诉孙哲平,那片停车场下面似乎是隔壁中美合资医院的临床试验研究所。

 

医院这种地方,扮成清洁人员比较好进入吧?孙哲平一边计划着,一边感到有什么东西从他脸上滑下,落在衣襟上绽成一朵深红色的小花。他愣了愣,下意识地抬手蹭了蹭鼻尖下面,食指上一长条鲜红。

 

“小伙子,多喝点水,这时候容易上火流鼻血。”大叔很体谅地递去两张纸巾,顺便再卖一份安利,“俺老婆在隔壁街上卖绿豆汤,你要不要去买杯清清火?”

 

孙哲平抓过纸巾胡乱地抹了一把脸,道了声谢,起身摆摆手就离开了。

 

兜兜转转了大概二十分钟,张佳乐才找到上去的楼梯。走上一层楼后刚推开门,张佳乐就发现自己胸口亮起了一颗红外小点,立刻停下脚步。那是一个长方形的大厅,连接着三条走廊,四面没有窗户,墙上悬挂着各种名家名言,或是成列着仪器模型,头顶一盏玻璃吊灯,光线很昏暗,似乎所有的光源都处于节能模式。这个房间很高,大概有四米多,可以看到再上一层的部分走廊,张佳乐琢磨着那个拿着枪瞄准自己的人应该就躲在楼上暗处。这里的隔音效果非常好,背后的铁门一关,楼下的警报声几乎都听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皮鞋敲击在大理石地板上的声音,不急不缓,从远到近。张佳乐瞬间进入备战状态,皮肤机敏地捕捉着空气里每一丝气流的动向。那是一种狩猎的感觉,但是猎物是他。

 

不远处的昏暗里走来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他在离开张佳乐十几米的地方站定,很友善地打了个招呼:“你好。”

 

张佳乐舔了舔干裂的下唇:“有人拿枪指着我,一点都不好。”

 

那人笑得一脸无害:“我也不想伤害你,只是想问你个问题。”

 

“蓝翔,爱过,不是你。”

 

那人微微皱起了眉头:“先生,你配合一些会让我们彼此都好过。”

 

张佳乐眼底余光扫了扫那个在自己左边胸口游走的红点,拿起手中的硝化甘油搂紧怀中,耸肩道:“你敢开枪,我就把它砸地上。”

 

那人眯着眼睛看了看张佳乐怀里的东西,不以为意地说道:“一升硝化甘油,撑死让你炸掉一面墙。”

 

“那就够了。”张佳乐嘴角裂开一个不屑的弧度,走了几步贴住一边墙面,“你知不知道这后面埋了什么管道?”

 

其实张佳乐自己也不知道他身后是不是真的有管道,但是刚才在楼下实验室他看到了给本生灯用的煤气口,还有专门的氧气通道。果不其然,他在那人的脸上读到了犹豫不决。

 

忽然,所有的灯一下子全部熄灭了,整个屋子暂时陷入了完全的黑暗。张佳乐一时间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直觉让他立马放下手里的硝化甘油,凭借着刚才的印象就是撒腿就跑。几发子弹打了过来,但是全部打偏了。张佳乐还没跑出几步,就被人一手搭上了肩膀,想都没想就一拳攻了上去。这招十成十地砸在了目标身上,那人吃痛低呼了一声“我日”。

 

张佳乐一下子愣住了,那样熟悉的声音。意外,惊喜,和内疚一瞬间在张佳乐胸中炸开,幸福来的太突然,然而时间紧迫,容不下他再多说些什么,任凭那人拉住自己的手一路狂奔。

 

很快走廊两边的应急灯又都亮了起来,张佳乐打量了几眼身前保洁员打扮的人,却发现他身上什么都没带,不禁埋怨道:“孙哲平,你还行不行?!怎么多余的装备都没给我带一份?最起码拿个急救包吧?你是不是太久没出任务了……”

 

“操,张佳乐你行不行?!屁话这么多,被黄少天附体了吗?”孙哲平回头恶狠狠骂道。

 

张佳乐有一些焦虑:“我说真的大孙,其他人在哪里?”

 

“不知道。”孙哲平轻哼一声。

 

“……?!”

 

“以后再给你解释……”哪来的多余装备啊老子从轮回逃出来就已经很不错了好吗?!然而很快,张佳乐就没有心情再问东问西了,因为前面的路口也追来了几个人。孙哲平在张佳乐打出的掩护下一路抢攻,杀出一条血路。有些默契好像是早已融进了骨血中的利刃,尘封多年在出鞘的瞬间也依然光芒万丈,锋利无比。

 

直到最后一颗子弹飞出,打破了一边走廊上的陈列窗,玻璃碎片四下飞散。张佳乐再次扣紧扳机,没有枪响,没有高温划过枪管,他一颗心猛然沉了下去。似乎是感受到了身后人如芒刺一般竖起的紧张,孙哲平一把握住了张佳乐持枪的手,压低声音说了一句:“没事。”

 

就在熄火后的瞬间,带着警棍的保安一哄而上,把两人团团围住。上面说,都要抓活的。

 

张佳乐与孙哲平背部紧紧地贴在一起,各自负责180度的视野。身后是另一个人的温度,张佳乐能明确地感受到那颗心脏跳动的节奏,急速而有力,兴奋却沉稳,与自己心头产生共振。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觉得这一系列莫名其妙的事件都是值得的,只为了此时此刻,时隔若干年的,再一次携手并肩。

 

两人的汗水沿着脖子滑下融为一体,刺激得张佳乐肩膀上的伤口一跳一跳地疼。他总觉得自己交付给对方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后背,生死,信任——总还有一些更多地东西,他自己说不清道不明,却真真实实存在的东西。这几年来,张佳乐和很多人都做过搭档,一连串的进攻与互相掩护在无数次演习之后由陌生变得默契。任何人只要穿上同一个队伍的衣服,那彼此便是可以生死相托的兄弟。张佳乐有无数个兄弟,而孙哲平始终都是特殊的那一个,会给他带来生理上的安定和精神上的平和。

 

就像很多年前,张佳乐第一次踏足真枪实弹的战场,孙哲平一巴掌拍上他的脖子后面,粗声粗气地说道:“把你的身后交给我,管好老子的命。”那一掌拍散了他最后一丝犹豫,从此以后,只要手中有枪,身边有他,张佳乐便觉得自己无所畏惧,无所不能。

-TBC-

大家好这里是流浪了两个星期终于回到学校并且弄坏了电脑还丢了存文U盘的金鱼脑狮。窝写了一个BUG。关于乐乐被抓了多久,乐乐这边我似乎写长了,然而大孙那边写短了(……

这里来理一下timeline(主要是因为智障的作者自己都不记得剧情了……

把东西放进模特包里的那个路人甲开车从商场逃跑的时候已经是A日下午,然后发生了车祸。乐乐被炸跳房子应该是当日下午5点左右。大孙睡了一觉,所以听说找不到乐乐了应该是当天晚上了(我之前写的貌似是大孙傍晚才出轮回基地,已修改),所以连夜开车到达猎寻信号点附近是凌晨3-4点,半夜不好行动,到天亮才真正踩到点。而乐乐也差不多在3-4点的时候醒来了,那个黄毛刚party完喝太H(我之前给他打上了虚弱debuff,乐乐当时应该就是伤有点糟,有点晕,还挺饿,但是晕是因为迷药而不是真的体力不支,所以后期还能活蹦乱跳)。

所以这个故事告诉了我以后写什么都要一口气写完,要不然就得跪键盘。我说要写完这个坑爹的故事已经说了很久了,都从周更变成月更了我真是对不起大家……现在是5w多一点,目测6w5左右完结。


 
评论(16)
热度(26)
文盲写手|渣渣翻译|安静地做一只Fassy的迷妹
© 一只蹦跶的二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