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蹦跶的二狮

【双花】生死与共16

第一章 

上一章

“刚好我也要去看下他的脑电图。”张新杰点了点头起身,“就是还有一件事情我没有想通,他是怎么找到你的?”

 

“大概……心灵感应?”张佳乐做了一个揶揄的表情,然后在对方皱起眉头之前飞速地严肃了起来,从换下来的衣裤堆里翻出一条铁链子,抛起来落回掌心,摊开给张新杰看,“大孙以前说只要我带着它,天涯海角都能找到我。”

 

张新杰的脸顿时黑了黑:“你身上还带着霸图都不知道GPS?”

 

“我之前也不知道。”张佳乐调皮地眨了眨眼,把链子系回腰扣,“之前以为他只是哄我的。”

 

“……”张新杰觉得自己已经习惯张佳乐一和孙哲平搭上边就脱线,于是理智地决定还是等这一系列事件结束之后,再来和他来好好算账。霸图营地后面那个5公里的高地,估计够他跑上半年了。

 

孙哲平躺在医院地下室的一个房间里,周围的墙壁上都增强了电磁波屏蔽,以避免他的大脑接收到更多的信号负担。由于病房是临时改造的,面积很小,东西也堆放得七零八乱。张佳乐觉得这里似乎有些太白了,洁白的墙面,洁白的床单,白得他心头满满都是不好的预感。

 

张佳乐默默地凝视着孙哲平的侧脸,他那个角度可以看到从鼻梁到下巴那条硬朗的轮廓。他看起来好像只是睡着了……张佳乐在心底小声地安慰自己。

 

周围的监控仪有节奏地响着“哔哔”声,孙哲平生命体征一切如常,就是脑电波大部分时间呈δ波,似乎是陷入了一种极度疲劳的深眠。但是偶尔会有高频率的β波跳出,就好像在做噩梦一样,平静的海面忽然激起千层惊涛骇浪。 

 

——你看到了什么?你在想什么?

 

张佳乐看着脑电波监视仪上忽然变得密集的波形,心跳也随之快了起来,忍不住用力握紧了孙哲平的右手。然而始终,他都没有醒来。

 

——孙哲平,我就站在你身边,而你竟然都不愿意起来看我一眼。

 

自从久别重逢以来,事情起起落落。张佳乐觉得自己累极了,累得都没有力气去觉得悲伤。他靠着床坐到地上,拿冰凉的双手捂住了自己双眼。张佳乐不知道张新杰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他思绪飘邈地想了不少很久以前的事,那些年轻的背影和最近发生的事搅合在一起,伴随着之前那一顿奇奇怪怪的长篇大论,令人头脑发胀,昏昏欲睡。他也不知道自己迷糊了多久,直到恍惚间似乎有人喊了一声“乐乐”。

 

张佳乐一下子来了精神,结果一记毛栗从天而降,烟味扑鼻而来。

 

“张佳乐,听哥一句话。这人要醒来,你在不在都会醒来。醒不来你守多久都没用,还不如去干点正事。”叶修嘴角叼着一根烟,吊儿郎当地站在他身前。

 

“我操你大爷的叶修谁让你在医院抽烟的——”张佳乐话还没说完,嘴里就被狠狠塞进了一个包子,“唔唔咕叽咕噜——”

 

“出去出去出去,”叶修不耐烦地一把揪起地上的人,往门外推去,“都在这赖多久了,这里没有炸弹给你拆,要你何用?!”

 

张佳乐拿中指给叶修比了个军礼,心里骂骂咧咧的,叼着包子用力摔上门。心情烦躁,本想打枪发泄,然而张佳乐一看轮回靶场上周泽楷非人类的记录,只觉更加抑郁。最后他只好一个人暗戳戳地偷了点C4,玩起了炸核桃的游戏,炸得轮回鸡飞狗跳,众人心惊胆战。

 

“啪”的一声脆响,张佳乐身前最后一颗核桃完美地裂成四瓣,他轻松地剥出核桃仁,往天上一抛正准备用嘴接住。可核桃刚飞到最高点,就被人一手握住,然后他就看到了自己的副队正面无表情地俯视自己:“张佳乐,和你商量个事儿。”

 

“哈?”

 

“我和其他人讨论了一下,觉得孙哲平这样一直昏着,对他脑子也不好。”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刚好肖时钦那边开发了一款新的仪器,我想试试和他进行意识交流。”

 

“意识交流?”

 

“就是在睡眠中进行脑电波同步,没准能知道他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张新杰说道,“其实之前也没有试过,但是这里最了解孙哲平的人是你,所以我们认为让你进入他的意识,是最合适的。”

 

“什么……叫做……进入他的意识?”

 

“就好像是,通过同步脑电波来感受他的感受,看到他的梦境。”张新杰解释道。

 

“如果失败了呢?会伤害到大孙么?”

 

“理论上来说不会伤害他,但是可能会伤害到你。”

 

张佳乐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肖时钦那边连夜把仪器运了过来,有时候张佳乐觉得这些科学家挺无情的,一个个看着仪器就两眼发光,各种摆弄,却完全不搭理他和孙哲平,那两个躺在床上的大活人,哦不,百花药厂出品的小白鼠。直到张新杰在他身上贴满了连着线的金属小片,张佳乐忽然开始觉得有些紧张:“如果失败了,对我会有什么伤害?”

 

“你不想做了?”

 

“不不不,先打个预防针嘛。”张佳乐咧嘴。

 

“其实唯一要注意的是,估计也不会发生——你的意识体在同步以后不能在孙哲平的意识世界死亡。我们会有语音提示,跟着我们语音走,应该就不会有问题。”

 

张佳乐好奇道:“如果死亡会怎么样?我不可能就真死了吧?”

 

“不会。但是你可能也会陷入醒不来的昏迷,因为你的大脑会认为自己已经死了。”

 

“……”

 

“所以,你千万不要作死。”一边方士谦拍了拍他的脑袋,“拜托了!”

 

“准备好了么?”张新杰调整了一下手里的麻醉,针头滴出的液体在头顶白光灯下亮得刺眼。张佳乐微微眯起双眼,咽了口唾沫,点了点头。

 

被针头刺入的地方酸痛无比,然后整个人就好像沉入了静默的水底,光线缓缓变得昏暗。不知道为什么,张佳乐脑子里忽然跑过了一句“Don'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然后他又想起了孙哲平以前总是喜欢嘲笑自己的英语发音不够标准,和一些其他只属于他们两的小细节。

 

——来吧大孙,再纠正我一次。醒来,我们一起加油!

 

虽然四肢不受控制,但张佳乐此刻依然可以清晰地听到来自外界的声音,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就好像在那些他看不到的黑暗角落里,处处都装了一个音箱,而自己的灵魂就在其中飘荡。他可以听到摆弄仪器线的声音,听到方士谦在一旁说张佳乐体征稳定状态很好,

 

“张佳乐,告诉我们你现在看到了什么?”张新杰问。

 

“这里很黑,四处散落着一些光点……”张佳乐听见自己说道,他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又似乎还醒着,因为他还隐约感受到了真实世界中自己嘴唇的动作。

 

“好,我现在再给你注射的东西会帮助你更快地同步脑电波,放松。” 

 

随着冰冷的液体沿着血管在自己体内缓缓扩散,张佳乐来自现实世界的感觉彻底变得麻木,而他意识所在的那个空间忽然活了起来。银白色的光点开始调皮地闪烁,增长,它们组成各种各样的形状然后再分散,最后在黑暗中铺成了一条光路。张佳乐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在空中飘荡着的幽灵,没有感觉,也没有重量。

 

“随便走走吧,但是记住你走过的路,万一生变就原路返回。”张新杰的声音再次响起,但是音量小了很多,好像自己戴上了消音耳塞。

 

“不怕,就只有一条路。”张佳乐笑了笑,世界上再路痴的人也不可能在这里迷路。

 

张新杰的声音忽然变得飘忽了起来,时大时小,每一个字后面都蒙着厚厚的回音,就好像来自另外一个时空。

 

“副队,你说话我听不大清。”张佳乐反馈了一句,就沿着那条长长的银河继续深入。他一路左顾右盼,白花花的光线在这个空间里随意地扭曲交错,每一缕弯都折射出整套可见光谱的色彩,交织在一起,幻化成各种光怪陆离的异象。那是他这辈子都没有见过的景色,一时间看得有些痴迷。

 

等张佳乐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大约有好一会没有听到张新杰的声音了,不禁停下了脚步,试探性地又喊了一声:“张副?”

 

偌大的空间死一样的寂静,就连自己走几步路都没有发出声音。张佳乐猛然心觉不对,转头正琢磨着要不要按照之前张新杰嘱咐的那样原路返回,然而他方才所走过的地方,那条光路开始塌陷。从黑暗中的远方开始,向张佳乐所在的方向一路摧枯拉朽而来,千万颗星星似的光点如同瀑布一样坠落,然后在半空中炸成一片朦胧的光雾。

 

张佳乐觉得一时间天旋地转,眼前的世界再度扭曲,熟悉的晕眩让他一时无法思考。等光线再次亮起来时,他发现自己身处一家高档的咖啡厅。四座好像都是外国人,他们轻声交谈着,偶尔发出几声低笑,但是他听不清那些人在说的话。

 

然后一转头,他就看到了孙哲平坐在窗边的一张小圆桌前。那是一个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孙哲平——西装革履,雪白的衬衫上整齐地系着一条暗红色的领带,少了几分痞气,难得正经。他的手肘撑在桌上,十指交叉,抵着下唇,漫无目的地看着窗外。

 

“大孙?”张佳乐试探性地喊了一声,意料之中得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于是他胆子更大了一些,在孙哲平面前摆了摆手,人就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他恍然意识到,这或许就是部分孙哲平在美国时的记忆。

 

午后的阳光静静地打在孙哲平脸上,浓密的睫毛投下一排阴影。不一会儿,他低头看了看表,微微皱起眉头。就在这个时候,对面走来了一个大腹便便的亚洲男人,脸上堆满横肉,笑得虚情假意。两人寒暄几句就切入正题,于是张佳乐瞬间觉得自己那可怜巴巴的英语词汇量捉襟见肘。

 

桌对面的男人不知递过来了一份什么文件,就在孙哲平垂眼的那一刹那,侵略的气息如同刀刃在空中划过一道寒芒,却又在他抬头的瞬间安然归鞘,又变回了典型孙哲平式的慵懒,一脸“你们爱咋咋,和爷有鸡巴关系”的表情。

 

忽然场景又一次发生了变化,白天成了夜晚,孙哲平正站在一幢高楼的顶层,一脚踏着楼顶边缘的突起,衣角在夜风中猎猎飞舞。他身边有一个白发苍苍的亚洲老人,身形佝偻,穿着一身暗色的中山装。张佳乐忽然想起了孙哲平那个任务里曾经发出过求救信息的科学家。

 

孙哲平飞快地在手机上输入着什么,然后抬头看了看夜空,背对着老人说道:“直升机那边稍微有些耽搁,但是很快就应该来了。”那个眉眼和善的老人颤颤巍巍地上前走了几步,却忽得从袖中抽出一把匕首。

 

“当心!”张佳乐忍不住大吼,尽管他也明白这件事情早已发生了,而且孙哲平什么也不会听到。与此同时,那把匕首狠狠地扎进了孙哲平的右肩,他猝不及防地转身,眼里尽是愤怒与无法相信。就在这个时候,楼顶的入口亮起了一排手电的强光,脚步声凌乱,听上去有好几个人。

 

老人平静地喃喃:“直升机不会来了,一切都结束了。”

 

当一群保安冲上来的时候,孙哲平都没有还手,几十层楼高的屋顶,根本无处逃脱。

-TBC-

啊不好意思上一章可能写的太复杂了,等我全部写完了再来把它改的简单易懂一点吧(?maybe)。现在暂时先写完,要不然我怕自己就坑了T T

不过我感觉下一章可以完结(?!)

 
评论(12)
热度(19)
文盲写手|渣渣翻译|安静地做一只Fassy的迷妹
© 一只蹦跶的二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