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蹦跶的二狮

【伞修】星辰大海

——致所有把生命献给宇宙,伟大的科学家们。

 

那天叶修敲开了嘉世航空中心老大的房门,手里拿着厚厚一刀草稿纸:“我要回收太阳观测者三号。”

 

这几年陶轩越发地不待见叶修了,这个曾经名动一时的轨道计算大师,在博士毕业论文发表轰动科学界之后,科研成绩一直平平,还整天冒出一些暗黑的脑洞,不仅烧钱,也没出什么成果。当然,叶修自己觉得出成果的最大阻力还是钱不够。陶轩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无奈地问道:“为什么?就让它一直呆那传输数据不是挺好的么?”

 

“这两天我仔细看了看苏沐秋当年的设计,觉得这个探测器只用来观察太阳实在是太浪费了,再好好改造一下,前途无量啊。”

 

“你是说他那个半成品?”陶轩斟酌道,“叶修,知道你们俩感情好,但是让那破玩意儿升天已经很给面子了。你就连太阳系都飞不出去,他搞的东西根本就没有用武之地。”

 

“从这几个月的观测数据上来看,我觉得太阳系里很可能出现了一个虫洞。就在海王星外柯伊伯带以内,那里的引力场最近频出异常。”叶修摊开了手里的文件,“如果真的是一个虫洞,我们就可以直接出太阳系了。”

 

“得了,我现在需要的是科研经费!人们自称‘发现虫洞’这么多年,早就骗不到钱了。”陶轩把叶修的文件推到一边,声音里透着极度的厌倦与不耐烦,“叶修,你这几年有没有好好写过经费申请?你就不能挑靠谱一点的科研做?”

 

“我要回收太阳观测者三号。”叶修坚定地重复了一边。肯定句。

 

于是就这样,叶大博士凄凄惨惨地被赶出了嘉世航空中心,而取代他的是一个刚毕业的毛头小子。叶修同志抱着一行李箱的草稿纸跑去了隔壁兴欣太阳观测实验室,成功找到了一份修电脑的工作,并有意地向老板介绍了自己的设想。

 

“好,你要是能给我把轨道算出来,我们就回收。”老板陈果颇有兴趣地翘起了二郎腿。据她所知,太阳观测者三号因为在发射的时候计算出现了一点失误。而这个小误差被距离无限地放大了,所以现在探测器所处的位置其实十分尴尬,这也是为什么在任务结束后无人问津的原因。然而她显然低估了叶修那个能在公式里翻云覆雨叱咤风云的脑子。一个多月之后,一份完整的回收计划被送到了陈果面前,兴欣的女老板不得不对这位专修电脑的员工刮目相看。

 

太阳观测者三号原本是苏沐秋的博士毕业论文,他做的是航天自动化,设计了一个可以自动检测周围环境而改变的探测器——被称为“千机伞”号计划。然而这个工程由于苏沐秋的意外身亡而被迫停止,后来他实验室的师弟接手这个任务,稍加改造却变成了一个太阳观测仪,但是“千机伞”号原本的功能完全没有被挖掘。

 

然而,关于太阳观测者三号的回收,从企划到落实,就花去了整整九年的时间。当探测仪在天上绕了五十亿公里的弯,终于成功冲破了大气层的阻挠,挂着降落伞一头扎进沙漠里的时候,叶修觉得自己好像迎来了一个多年未见的故友。这些年来,叶修精确了虫洞的定位,再一次于科学界声名大噪,获得了许多赞助和经费。同时,他也仔细吃透了苏沐秋的设计,并设计出了一整套具体的修整方案。

 

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少年的音容笑貌都有些模糊。但是叶修依然清晰地记得他拍着“千机伞”号时铿锵有力的豪言壮语:“它会飞的比所有探测器都要远!”

 

而那个虫洞,就是我们走出去的唯一机会!叶修对此充满了信心。

 

除了无需燃料以光能续航,和配备了极高分辨率的望远镜之外,“千机伞”的核心在于它超群的人工智能。它可以根据当前所在的环境而自动改变形态,以规避一些宇宙中无法预知的伤害,同时也能够在穿越虫洞后遥控失效的情况下有选择性地进行数据采集工作。由于那个虫洞不知通往何方,在“千机伞”号进入它超强力场的那一瞬间,探测器就走上了一条电脑无法模拟,笔纸无法计算的轨道。在苏沐秋原本的构想上,叶修又新加入了几种环境预测,现在一共有十二种不同的形态。

 

在兴欣实验室大家的帮助下,“千机伞”号的修整很成功,终于在十三年后重返太空。叶修亲眼看着它随着运载火箭以近宇宙第三速度的高速发射成功,然后按照着预定的轨道飞去。

 

接下来又是一个漫长的十年,探测器中规中矩地传输回信号和资料,偶尔拍下有几张让人惊叹的照片,但是一路安然无恙便是最大的安慰。直到有一天邱非有些急切地敲响了他办公室的大门:“叶老师,‘千机伞’号的信号消失了!”

 

 “最后一次收到信号是在哪里?”叶修一激动差点撞翻了桌上的咖啡,抄起一本文件夹就往控制中心跑。

 

“已经路过了海王星……”邱非指着模型图说,“但是还没有到达柯伊伯带,要不然我们应该在几个小时前就收到信号了。加上传输延迟,具体的失踪时间应该已经是在一天之前。”叶修急忙翻出了那些推算多次的草稿对照,发现信号消失的地点与自己预测的虫洞范围只有几百公里的误差。

 

信号稳定了这么多年的“千机伞”号探忽然消失了绝对不是意外!接收器上除了常规的背景噪音外是死一样的寂静,却在叶修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就算阅尽人生百态如他,也忍不住激动得双手颤抖——虫洞,是虫洞!而在此之前,人类的探测器也不过刚刚飞出太阳系而已!

 

根据设计,虫洞强大的引力场将第一次唤醒沉睡多年的“千机伞”号。灰白的头发下那双日渐浑浊的眼眸一时水光婆娑,叶修紧紧地握住了手里一叠草稿纸。

 

——去吧,沐秋。替我去看光尘浩瀚,替我去看星辰大海。你将会成为人类历史上那双看得最远的眼睛,那是光走了千亿年的距离,那是你最美好的年华,和我最真挚的期盼。如果说还有什么遗憾,那就是等“千机伞”号再次传回信号的时候,地球上就再也没有我了。

 

而在几万光年之外,从虫洞里穿出来的“千机伞”号刚刚苏醒,展现出了它全新的形态。燃料箱自动脱落,巨大的太阳帆如同伞一般打开,无镜头望远镜睁开的眼睛,四周尘埃气体采集器也开始运作。在黑暗而静谧的宇宙里,它如同一个观光的旅客,缓步前行。它的身后,一颗恒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温度极高的内核向外膨胀,不停地喷射出尘埃与气体壳。它如同一只展翅的蝴蝶,有着银白色的主干,不同颜色的气体在翅膀上描绘出繁复的花纹,梦幻般的紫粉里夹杂着几缕冰蓝。而在它的身前,那是一处恒星的摇篮,巨大的能量里气体云折叠坍缩,孕育着无数个崭新的星系。

 

荣耀航空联盟的主席或许不知道,这个受众人瞩目的“千机伞”号探测器里还夹带了不少私货,比如兴欣实验小组所有人的合影与签名,一张写着“包子到此一游”的小纸条,一颗苏沐秋送给自己妹妹,直到过期也没被舍得吃掉的巧克力,还有一段来自黄少天同志的自我介绍,其滔滔不绝一定让外星人听了就不想和地球人做朋友。而在其中一个独立的空间里,固定物体用的绑带因为年岁久远而失去了作用。那里静静地漂浮着一个装着骨灰的小木盒,和一本陈旧的笔记。微弱的光线透过观察窗溜了进来,照亮了笔记本上古老的署名与日期。在那些潦草的字迹里,记载了两个数理天才的年少轻狂。

 

“叶老师,它还会回来么?”邱非怔怔地看着空荡荡的屏幕,忍不住轻声问道。他听说“千机伞”号最强大的功能,是在资料储存容量满了以后,它能够根据一路采集的引力场数据,演算出一条返回虫洞的轨道。这是叶修写了十几年的程序,几近把他关于轨道计算所有的智慧都转化成了代码。这也是一个他从未说出口过的承诺,无论那个少年的梦想飞去了多遥远的地方,“千机伞”号内最后的一道程序都会为他指明一条回家的道路。

 

“我还是觉得这个计划太托大了。”在程序被复查了一千零一次的时候,张新杰依然摇头,“变数太大,万一算错了就回不来了。”

 

“万一算错了啊……”叶修笑了笑,忽然想到了一些小时候的事情。那时候他和苏沐秋两个人半夜跑去山上看星星,原本叶大师想秀一手人工指南,没想到忽然乌云密布,天降大雨。

 

“卧槽!叶修你行不行!都是因为听了你的鬼话才没带GPS我一定是昏了头!”雨夜里的少年气得直跳脚,“你有本事说GPS指南太low那你有本事现在告诉我东南西北啊?!”

 

“星星都被云遮住了,这还怪我咯?”叶修很无所谓地耸了耸肩,顺手揽过对方的腰,懒洋洋地说道,“有啥的,大不了一起迷路呗。”

 

“回不来就回不来了,大不了一起迷路呗。”荣耀联盟最负盛名的轨道大师给自己点了一根烟,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却忍不住裂开嘴角,笑得像一个孩子。

 

-END-

>> 灵感来自于NASA轨道大师Robert Farquhar,永远不会再回家的新视野号,和哈勃望远镜传回来美丽得无与伦比的照片。然而我真的什么都不懂。

>> 投喂狗欢多味豆X8(胜利在望!摸我毛!让我蹬脸!夸我好狮!

 
评论(12)
热度(55)
文盲写手|渣渣翻译|安静地做一只Fassy的迷妹
© 一只蹦跶的二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