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蹦跶的二狮

【EC】一美附体C黄暴撩E是什么样的体验

其实上一篇这还是一个画风正常的故事

黄段子属于一美,角色属于叉男,欧欧西属于我。#一次失败的尝试慎入#

------

该死的,停下来。你这是在作弊。Charles在心底小声对自己说。

Erik的嘴角向右边单单挑起,一字横眉下皱纹细细漾开,湿漉漉的灰绿色眸子里毫不掩饰自己的欲望:“难道你看谁都是这幅表情,男孩?”

不要看他在想什么,不要看——哦,上帝——Charles正在努力地屏蔽对方大脑边缘系统【1】里炸开的多巴胺,并没有太在意那人说了什么。他原本可以熟练地控制自己读心的能力,只是他心里似乎还有一丝半缕隐秘的愿望,想多看一眼这个人脑子里香艳的画面。

“什么表情?”Charles随口一问。

“就好像那种……”Erik眯着眼睛扬了扬下巴,“你知道我正在想什么的表情。”

“哦?”Charles扑闪了一下睫毛,愣了半秒,然后神秘兮兮地压低了声音,“说不定我真的知道呢?”

Erik故作惊讶地抬起了眉毛:“天啊,我的意图就这么明显?”

而Charles却露出了一个调皮的笑容,双手食指中指抵住额头两边,下巴往里缩了缩,用力盯着Erik:“我不仅知道你在想什么,我还能控制你的大脑。”活像一个动画片看得走火入魔的小男孩。

“比如,我让你坐下,你就会坐下。我让你喝口酒,你就会喝口酒。”Charles一嘴苏格兰口音就像一只蹦跶着的小山羊。虽然他已经很好地屏蔽了Erik脑里的信息,但是不知为什么有些东西还是冲破了那道他努力搭建的防火墙,交缠的肉体和地上零碎的衣物在他眼前一闪而过。Charles忍不住咂了咂嘴,又加了一句:“而我让你脱衣服,你就会——”

“先生,您的鸡尾酒。”吧台的服务生在这个时候打断了Charles,将一杯冰蓝色的玛格丽特推到了他身前。

Erik笑得咧开一长排牙齿,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币拍在桌上:“我请。”

“哦,先生,不用了……”Charles忽然有点不好意思,他说这种话并不是为了来蹭一杯免费的饮料。

“太遗憾了,恐怕你还不能用你的能力来阻止我为这杯酒买单。”

Charles有些害羞地笑了笑,好像自己的小把戏被拆穿了似的。Erik从口袋里掏出了几枚硬币,若有所思地在手里反复摩挲了一会,然后他把它们扔进了收小费的那个瓶子:“所以话说回来,如果你真的能拥有一种超能力,你会选择什么呢?”

“嗯……”Charles低头抿了一口酒,水蓝色的眸子里竟然泛起了认真的光泽。“我想,”斟酌半晌,他慢吞吞地说道,“我想要这么一种能力,能让我身边的人随时随地勃起。”就好像少年时期的马丁路德金许愿要让世界和平白黑平等那样的严肃。

Erik朗声笑了起来:“哦,甜心,其实你真的有这种能力难道你不知道吗?”不信你摸摸我啊

TB估计没有C
……
嗯我就做个实验。有点雷(掩面)。

1.边缘系统,the limbic system,对一个人产生情爱冲动的时候激活的区域。(脑结构的中文看啥啥懵逼。)


上一次我试图写一个帅帅的杀手故事,结果最后变成了一篇挑战我理科生尊严的推理。哦男主也叫艾瑞克。失败了的我试图再写一个帅帅的杀手故事,结果变成了……这样。我要重新再写一个帅帅的杀手故事!(嚎)


 
评论(14)
热度(103)
  1. 流年春去渺一只蹦跶的二狮 转载了此文字
文盲写手|渣渣翻译|安静地做一只Fassy的迷妹
© 一只蹦跶的二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