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蹦跶的二狮

【EC】【翻译】Windows Without Glass - 没有玻璃的窗

都说十个EC九个虐,这篇就好甜的啊!
原文作者:Yahtzee        渣翻:二狮
授权:作者说大家都可以翻只要和她说一下就行啦,我留言ID用的是Aveline
背景:天启之后

  “她的名字叫Nina。”Erik坐在别墅敞开的窗前。替换的玻璃窗还没有运到,夜风转着小圈儿游走过走廊,捎来了每一个角落里的窃窃私语。“当然,我不说你也知道她叫什么,但我就是希望能够亲口告诉你。我曾经想过那么多次——亲口告诉你的画面。”


  “我也希望你之前就让我知道。那样我会有多高兴,为你高兴。”Charles靠在一张医用轮床上,这是他临时的床。直到现在他神经里还跳跃着记忆中的痛苦。他想这就好像天启金字塔上金光闪闪的纹路——燃烧着难以想象的炽热如同蛇一样扭曲着向上延伸。但是他体内残余的不适感和Erik的肝肠寸断比起来就不算什么了。“我希望我以前能见过Nina。”


  “本来你迟早会见到的。”明亮的月光勾勒出了Erik脸上的轮廓,“原本我想,等她长大了,我会带她来见你。”


  Charles在Erik的脑子里见过Nina。他想象着那个深色头发的女孩就那样站在他的学校门口,小鸟们在她脑袋上飞来飞去,就好像庆典里空中曼舞的五彩纸屑。纵使他和Erik之间有再多的愤怒,纵使过往那些不可挽回的心碎永远模糊了他们之间的羁绊,Charles知道他永远都会欢迎Erik的孩子来到他的学校,那会让他感到无与伦比的快乐。


  Erik继续说道:“有时候我嘲笑你对这所学校的构想。但你在这里所成就的事——给我们这样的人一个和同类相处的机会,教会孩子们去使用他们的天赋——这是我们真正需要的。这是一个很特殊的地方,Charles,全部归功于你。”


  Charles只是简单地道了声谢。他始终觉得Erik和他一样,也是这所学校的创始人之一,但在过去十年,的确是他让学校变成了如今的模样,再次给学校带来了生机。


  哪怕像现在,学生们正在新建的、还没任何家具的房子里撑起帐篷,躲在睡袋里说着悄悄话。Hank和Raven正在前门台阶上说话,假装他们没有在接吻。夜行者又梦到了马戏团。Charles的精神轻轻地拂过每一个人的意识,只是为了确保大家都安全。


  Erik低声呢喃:“有时候在晚上,我会担心Nina的未来,我会感到害怕。但是我总是告诉自己,Charles会是她的老师,Charles会保护她,Charles会确保她好好地长大。”


  “我当然会。”Charles觉得吞咽有些困难,“我不应该放弃和你的精神连接,我应该一直保持联系……”


  “是我叫你不要联系的。”Erik把脑袋靠在空空荡荡的窗框上,“而你只是尊重了我的选择,别为了这个责备自己。”


  Erik的内疚好像这间屋子里的风,无声无形地在他们身周盘旋着。“Erik,你也不应该为了这个责备你自己。”


  而对方什么都没说,只是耸了耸肩。然后两人之间一片沉默,虽然痛苦,却不让人觉得尴尬。在谈起上次的分别之前,他们都需要这段沉默来整理各自的思绪。


  在华盛顿的那件事之后,Erik将那个头盔永远地搁去了一旁。Charles几乎是瞬间就感知到那个画面——头盔缓缓地沉入了海底,被漆黑的海水吞没。他不知道这是不是Erik丢弃头盔的方式,但这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Charles知道Erik不再抗拒他的精神,是Erik受伤的灵魂需要他,是就算Erik永远不会搬来学校,他们之间也可以持久地建立精神连接。


  在那之后的两年,Charles联系过Erik——幻影,低语,甚至出现在他的梦里。他们能几个小时不停地聊天,偶尔拌嘴,或是下棋。


  然后他们做爱。


  脱离了身体的性爱比“真实的”性爱更让人觉得愉悦,尽管Charles觉得身体的接触不再定义性爱的真实与否。有些人挤在床上翻滚扭动数小时,也不曾真正地触及彼此的灵魂,等他们醒来,除了最原始的快感之外,什么也没有得到。然而,神交的时候,精神上的亲密才是身体欲望的钥匙,感情交织在一起的刺激是手指或是舌头永远无法触及的。何况,神交还可以跨越肉体的极限——有时候他们两能让高潮的感觉逗留几个小时。太会玩了教授


  但是,在把大部分感情和精力都花在Erik身上之后,Charles很快就意识到问题来了。和别人的关系不再是他生活的重心,而且他也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备课。有些人因此对他颇有微词,特别是Hank。


  Erik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他在波兰一个新朋友都没交,还因为整夜缠绵于Charles的脑子里第二天工作迟到。


  终于有一天晚上,他和Charles说:我们可以拥有彼此。或者,我们可以拥有自己的生活,但我们不能两者皆有。


  Charles不想承认但是他觉得Eriks说的对。


  “那之后第一年我用Cerebro去偷偷看过你。”Charles坦白道,“我看到你和朋友在一起——还有一次,和Magda。我想我一眼就看出了她是你的妻子,因为她在你心里的位置。然后我就不再偷看你的意识了,所以没能见到Nina。”


  最起码不是以Erik女儿身份看到的,或许在千千万万的变种人中,在Cerebro无数闪烁着的红色光点里,他曾经触碰到过Nina的思维,要是他当时看的更仔细一点就好了。


  “你难过么?我结婚了。”Erik问道,“还是说你会为我感到高兴?”


  “两者皆有吧,而且感情还都很强烈。但是我想,高兴的成分要比受伤更多一点。”


  “真的?”


  Charles点了点头。肢体上轻微的动作让他的头又疼了起来,窗外吹来的凉风在皮肤上似乎变的尖锐:“我能感受到你心里深深的满足和愉悦。我的老朋友,我永远不会因为有人能让你快乐而嫉妒。我唯一希望的是你现在还能那样快乐满足。”


  “Magda——”Erik的声音断了一下,“她总是能发现别人身上的美好,她甚至发现了我这种人的好。就像你一样,Charles。”


  不一样。她所给你的那种宁静、富足的生活,我永远都无法给你。


  Charles想自己并不嫉妒,他仅仅是希望先前能见到Magda。他想感谢她——感谢她深爱着Erik,感谢她给了Erik这么多,感谢她圆满了他对Erik所有的希冀和期待。


  虽然……只是很短很短的一段时间。


  “和她们正式地告别,会让你感觉好一点么?”Charles柔声问道。


  “你是说,你会创造她们的幻象,就好像她们现在就站在这里一样?”


  “我可以撤离自己的精神。”Charles当然需要在那里投影,但是他可以保证Erik几乎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不。”Erik最终还是从窗前转过了身,“反正只有我一个人,假装她们都在没有任何意义。”


  “听你的。”


  Erik向Charles所靠的轮床又走近了一步。夜风吹起了他的短发,Charles腰际浅绿色的毯子扬了起来。他用温暖的手摸了摸Charles的头,然后拂过他的脸颊:“你还疼吗?”


  “好多了。”


  “所以还是疼。”


  Charles忍不住笑了:“是的。但已经不是很疼了,我觉得今晚大概终于能睡个好觉。”


  Erik皱了皱眉眉头:“你最近睡不好?”


  Charles没回答,只是耸了耸肩。


  “是因为很疼么?”Erik的表情有些颤抖,“还是在埃及发生的那些事过于——”


  痛苦?吓人?Charles不想用词来形容它,除了世界上最美妙的那个——结束了。“大概两个原因都有吧。”


  “在他来抓你的时候我真的就应该反他——”


  “Erik,你当时的意识不完全是你自己的。”天启也有一点控制人思维的能力,虽然没有Charles的那么强大。他一直有在潜意识里操控着他的四骑士,让他们几乎不能独立地思考。灵碟和天使当时深陷绝望,无法抗拒天启,而Ororod对一个变种人英雄、变种人守护者强烈的渴望压倒了她属于自己的意识。


  而至于Erik,当时早已被悲伤和愤怒埋葬,任何人都可以煽动他去拆了地球,所以对天启来说更是小菜一碟。


  但是最终Erik还是回到了Charles的身边。他们再次走到了一起,并肩作战。所以,过去的一切都可以被原谅。


  “我要怎么才能补偿你?”Erik低声问道。


  回学校来。留下来。陪着我。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一条通往幸福的道路,让我带你走另外一条。Charles想。


  但是他知道请求一件绝无可能的事情并没有意义,于是只轻轻地说了一句:“帮我睡个好觉吧。”


  Erik挑起眉毛,比起调情这看起来更像是个玩笑:“像我们以前做的那样么?老朋友,我怕今晚我们谁都不太行。”


  Charles笑了:“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或许终有一天他们会再次做爱——他们依然对彼此无比坦诚,他们之于彼此独一无二——但不是现在,因为Erik的伤口太新、太疼了。更何况,那也不是Charles现在需要的安慰:“我是说,就陪陪我。”


  到目前为止房间里只有一件家具,园丁小屋里拿来的一座破沙发。Charles想如果Erik把膝盖弯起来,或许能在那上面睡个相对舒服的好觉。可Erik却选择了和Charles一起挤上那张轮床,空间正好只够两人。Charles往边上挪了挪好让Erik贴着他躺下,这样当Erik双手环过他的腰时,是那样自然,就好像他从未离开过一样。


  在一片寂静里,两个人的思绪缓缓沉入黑暗之中。Charles的意识浅浅地停泊在Erik的精神之上,恰好能让他们进入彼此的梦境。很快,他们一起出现在了星空之下,注视着一个深色头发的小女孩跑过学校的草坪。她银铃一般的笑声如同夏夜里的萤火虫,流淌着、旋转着将他们包围,千千万万点金色的光斑将那个梦境彻夜照亮。


  -END-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053037
最后一句真是美哭了,但是直译出来总觉得……少了点啥。OTL所以自己稍微动了点刀?
嗯……所以教授的变种能力其实是花样滚床单?
虽然我很喜欢Nina,但是快银小天使哭晕在厕所啊(不

  


 
评论(4)
热度(139)
文盲写手|渣渣翻译|安静地做一只Fassy的迷妹
© 一只蹦跶的二狮 | Powered by LOFTER